手中端着一份课表的资料,穆川边看边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这时,他先取出笔,在《外功基础》后面画了个圆圈。

    这门课,是他必选的。

    在初入武院的时候,他最感兴趣的,就是姚义昌教授的《民武研发》。

    不过,想报这《民武研发》,首要的前提是需以甲等成绩,通过《内功基础》和《外功基础》。

    在上半年,他已经顺利修习了《内功基础》。

    这门课,并不会特意地教任何内功,而只是讲内功的一些基本原理。通过这门课,穆川受益匪浅,对他之后参悟各种内功而创出《发奋图强功》提供了很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“正好,我的《精门体》还没开始正式修炼,可以一边学习《外功基础》,一边锻炼《精门体》,两相叠加,可以达成一个很好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又过一会儿,他在《建筑构造》后面也画了个圈。

    “以前和地鼠学习了打地道的技巧,但是现在我发现,由于我对建筑构造这方面知识的短缺,导致了有时候我会比较抓瞎,有力无处使,所以这门课,我选一个吧。只是可惜,《入门机关术》我还报不了,不然的话,或许上次我就能直接找到牧宅的机关所在。”

    在目光扫过《入门机关术》的时候,穆川耸耸肩,露出遗憾之色。

    这门课因为设计的知识比较多,是一门一年期的课程,他现在没法报。

    “《护甲制作》?这个不用说了,选上,李海讲师跟我特意交代的。”

    又选了几门半年期的课程,穆川停下了笔。

    “先这样吧,感觉差不多了。教授的课程,我仔细看看有什么合适的。”

    “《捕快特训》,成丨都府名捕蔡珩一开授?这个好像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穆川的目光停留在《捕快特训》上,只是很快,他还是遗憾地移开了目光,“可惜了,如果我上这门课,将来就可以更轻松地对付捕快,但是这门课程的前提是要选修《办案要诀》,《现场追踪》,我达不到要求啊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穆川一路挑挑拣拣。

    但是合适的还是少。

    教授的课程往往需要前提。

    而能达成条件的,他又往往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突然,在目光扫过一个课程的时候,穆川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《药功真抄》,梅水岩教授开讲?这个好啊!我就需要这个。”

    这《药功真抄》,传授的是对药物的使用。

    比如,在对肩部进行锻炼的时候,如何配置药物,保护肩部,以达到降低损伤和提升锻炼效果的目的。

    当初,穆川初入嘉定府,就曾在码头结识了一孙姓男子,名叫孙志。

    其因为修习《壮肩功》,却形成了对养肩药物的依赖,为此每月都所费颇巨,颇为苦楚。

    当时的穆川,表示自己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如果他能学习这《药功真抄》,或许对自己将来研究民武,有所帮助。

    另外,他还要修习《精门体》,这门他自己研究出的外功,因为是个大杂烩,涉及到了人身的方方面面,所以如果他能针对性的,对身体的各个部位配置更合适的药物,那么《精门体》的修炼,一定能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“最关键的,是这《药功真抄》不需要医术基础,因为它本身也并不是一门教人如何行医治病的学问,而只是关乎药物对身体的调理作用,对武人来说,最为合适不过。”

    在《药功真抄》后面打了个圆圈,穆川的选课就算是完成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却一点也不觉得轻松。

    因为《药功真抄》还有入门考核,考的是对药物的辨识,作为一个这方面的门外汉,穆川是有自知之明的。

    如果让他现在去考核的话,绝对是通不过。

    但是好在,离这门课程的入门考,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可以准备。

    将自己选的课通知了一下李笑,让他传达给院里后,穆川就去找了夏一月。

    “什么?远游你报了《药功真抄》?你没跟我开玩笑吧?”听完穆川的来意之后,夏一月姣好的眉目上显出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一月师姐?用得着这么奇怪么,那《药功真抄》可没有对医术基础的要求,我可以报没问题啊。”穆川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是能报没问题,但你知不知道,这门课比较火爆,而梅水岩教授定下的规矩是每次考核的前十名才能通过,为了显出差距,这门课的考核是比较困难的,即便是一些冷门的药草,也会涉猎。所以如果你没有相应的药物基础知识,想在半个月内脱颖而出,我说实话,希望渺茫。”夏一月泼着冷水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……”穆川的脸色立刻变得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还是换一门吧,反正武院给的选课时间是三天,你还可以进行变动,如果报了又没能通过,那岂不白白浪费时间。”夏一月劝道。

    “一月师姐,你能再给我详细讲讲那门课的考核过程么?”穆川却还是不死心。

    “你想钻空子?可惜,那考核过程还真的没什么漏洞。”夏一月耸耸肩,又给穆川讲解了一遍详细的考核规则。

    听着听着,穆川的眼睛却在发亮。

    “一月师姐,我想在这半个月内,多记忆一些药草的知识,你能不能帮帮我?还没开始就直接选择放弃,这可不是我的风格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吧,我房间内,有一本药草图鉴,等我拿给你。”

    夏一月蹬蹬蹬地上了楼,很快,就拿着一本厚厚的书藉返回了一楼的客厅,递给了穆川,“你好好记熟,抽空再去药店进行辨认,有什么不解的就来问我。”

    将手中的药草图鉴翻开,数了数页数,再望着那密密麻麻的字迹,穆川的嘴角不由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现在放弃还来得及呦,别到时候,苦记半个月,最后却没能通过,全做了无用功。”夏一月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吧,多谢一月师姐了,我回去用功。”

    穆川却还是依然故我。

    有点始料未及,夏一月望着穆川离开的背影无语地眨了眨眼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