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,穆川第一时间联系了妹妹。

    “湄儿,你现在在哪呢?”

    “我还待在太和城呢,等我帮李师傅和竹芸妹妹安顿好了,就打算闭关,好好参悟《彩云仙游诀》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你帮我一个忙,我现在报考了一门《药功真抄》的教授课程,但入门考核需要考验药草辨识,不如这样,你去找百草门弄一些这方面相关的书藉备着,等到了要考核的时候,我有不懂的问题,你就翻书给我找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!我还以为有什么事,原来你找我就是为了让我帮你作弊!哼,我没空,哥哥你自己想办法去!”穆湄以鄙夷的语气说着。

    “咳咳,这个嘛,我也不想,可是真的没有办法,半个月的时间实在是不够啊。你是不知道那本书有多厚,我看着都眼晕,就帮帮我嘛。”穆川可怜巴巴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可问题的关键,我对这药草辨识,也一窍不通,就算我到时候翻书帮你找,恐怕时间上也来不及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跟我一起学?合两人之力,半个月的时间,应该也勉强够了。”穆川又道。

    “没兴趣……再说了,何必用这么笨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好主意?”

    “有!我不懂,可我的朋友懂啊,你告诉我考核的时间,我提前去找小蘑菇,到时候,现场有什么考核,我直接问小蘑菇不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!我怎么没想到,还是湄儿你聪明!如此一来,基本上这个考核就十拿九稳了,我就算不学也能通过,嘿嘿。”穆川喜不自禁。

    “作弊却这么高兴,哥哥你没救了,我先去忙了。”穆湄又叹气似的取笑了一句。

    却是让穆川,很无奈地咧了咧嘴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虽然考核肯定能通过,但是他还是得学。

    毕竟对于药草的知识,课上肯定还是要用到,他要是一问三不知,到时候可就露馅了。

    这次的作弊,只能说是一个权宜之计。

    于是,穆川还是陷入了埋头苦读之中。

    连着两天就没怎么出去,掏空了脑力去记忆药草图鉴上的知识。

    到了第三天的时候,穆川这里,却来了一个他并不怎么想见的客人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皮肤白白净净的胖子,穿着一身宽大的棉袍,圆脸上,衬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,此时那眼神中,正透露着惋惜,尴尬,关怀,茫然,种种复杂之色。

    穆川放下了手中的书本,与他相互对视。

    场面一时沉默。

    不是不想说,只是一时间,两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“坐吧。”过了一会儿,穆川先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远游,你还好么?假期的时候,我来找过你好几次了,可是你一直不在……”皮辰垂下眼眸,语声很低沉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现在课也选好了,就等步入下半年学业的正轨,只是,一想起那柳曼青的嘴脸,我就忍不住心生恨意。”穆川咬了咬牙,还是忍不住将心中的不快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距离受到欺骗和羞辱的那一天,虽然已经过了挺久,可对他来说,却始终如昨日那般历历在目,无法忘却。

    “我,我不知道,我也问了柳师姐,但她什么都不肯说……”皮辰的脸上显出迷惘之色。

    那天的事情,对他打击也很大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一直变现得很温文和蔼,具备大家闺秀风姿的柳曼青,竟然对他们两个实行了欺骗和误导。

    虽然他培养的七叶碧玉兰顺利通过了姬幽若的检视,他也因此成功留了下来,可他的好朋友穆川却被老师逐出了门墙,受了莫大的羞辱。

    “不说她了,我知道你很难做。”穆川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知道,现在皮辰已经正式成为了姬幽若的弟子,与柳曼青是同门的师姐弟,夹在他和柳曼青中间会很为难。

    因此,他也不想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皮,你回去吧,谢谢你的关心,我没事的。另外,你在姬幽若门下不要懈怠了,这个机会来之不易,一定要好好练琴,有时间,我会去听你弹奏新曲子。”

    “唉,好吧,那我先走了。”皮辰长叹了一声,起身道,“远游,你也别太灰心,我会找机会再多劝劝老师,或许说不定,她有一天会回心转意的。”

    穆川无所谓地点了点头,却是一点也不抱希望。

    他肯定,有那柳曼青从中作梗,此事是断无可能。

    在皮辰离开后,穆川继续看书。

    看得有些疲了的时候,他就参悟《残月阴缺功》,一文一武交相进行,时间过得很快。

    这一天,穆川缓缓地踏进了武院中,一处似学堂的所在。

    座位上,不少武生已经就坐了,在那里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不过大部分坐位还是空着,而这时候,距离正式的开讲时间,已经很接近了。

    穆川也找了角落的一个位置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其实在其它课程他也一样,总是喜欢找一个偏僻的无人角落,静静地坐着,似乎那样能远理喧嚣。

    很快,一个中年讲师走了进来,淡淡地看了众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是禹海亮,《建筑构造》这门课,由我给你们开讲,由于今天是第一堂课,我希望你们能对我大炎朝的建筑形式有一个总体的了解。下面,梁雯,你把我烧制的建筑陶器给大家分发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一个作为助讲的女性,立刻从一个箱子中,取出各种各样的建筑陶器,给众位武生分发了下去。

    落入穆川手中的,正是一个苏杭一带民居的样式。

    他摩挲了一会儿,就递给了别人,然后从别人手里接过来一个西北边疆哨塔的样式,继续观摩。

    “或许有人会不理解,《建筑构造》这门课究竟有什么用,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们,学会了这门课,就会让你们掌握一个地利。我大炎朝,城广村多,武人之间的战斗,往往也会在各式各形的建筑之中,进行展开,若是能够对自己所处的战斗环境,有一个先机般的了解,就立刻于战斗之中获取优势。此外,不论是行军布阵,野外扎营,还是进剿山匪,制服歹徒,这《建筑构造》都能够对你们有所帮助……”

    禹海亮扫了一眼众人,侃侃开讲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PS:今天发现一个很尴尬的事情,在对前文梳理的时候,发现了一个bug。就是当时我写过,曾兑换了《藏剑诀》,但是兑换完之后,我居然给忘了……忘了……忘了!

    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。我是真的尴尬,只能是先把兑换的那段情节删去,你们就当是从来没有兑换过,然后等下一次功绩够了,我再重新安排一下这个情节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