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房屋中,传来“扎扎”弄机杼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是一些武生,在上《护甲制作》的课。

    穆川也正是其中的一份子。

    只是比较尴尬的是,他也没想到,这门课刚到第一堂,就是让他们这帮子武生使用织机。

    这下子,可弄得穆川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由于对针线活,他基本上是从来不碰,现在直接就弄起织机,确实让他头大如斗。

    “想学习护甲制作,就从最简单的开始。若是连一件最普通的衣服都织不出来,你们也不用上这门课了,回去之后,自己先好好学习如何使用针线吧!”

    讲台之上,一个长着大胡子的男子,萧利讲师,看着众武生焦头烂额的样子,发出非常不满的声音。

    武生们,又是一阵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转眼间,武院开学已经有好几天了。

    新报的几门课程,穆川也都一一上手。

    这一天,正当穆川还在房间中看书的时候,心中,突然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哥,我有重大发现!”

    “重大发现?”穆川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对啊,重大发现,你快看我这边!”穆湄催促着。

    穆川只好放下书,运用起了《双生诀》。

    渐渐的,眼前浮现了一幕场景。

    这处地方,他很熟悉,正是水月商行所在的后院。

    庭院中,一道小小的身影,像是在练习某种步法似的,很认真地在用脚步进行腾挪。

    “嗯?小紫璇?”

    这道小小的身影,也就约摸十岁出头,小脸蛋还有些稚嫩,一双紫眸却闪闪发亮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“她这是在练轻功?等等,这个是……”穆川仔细观察了一会儿,才蓦然一惊,“这个是,彩云步?湄儿,什么情况这是,你教小紫璇练的么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我自己都没练好,怎么会误人子弟,事情是这样的,你看。”

    穆湄走到小紫璇旁边的不远处,朝着地面指了指。

    四四方方的石板上,正刻着一道道凌乱的划痕。

    “这些天,我在这里参悟《彩云仙游诀》,而《彩云仙游诀》的修炼,需要以《彩云步》作为手段,所以为了方便,我就在石板上,刻了一些《彩云步》的初级步法,方便在练功的时候,进行对照。本以为,这些划痕没人看得懂,却没想到,我练功的时候被小紫璇看见了,她竟偷偷地照着这些划痕修炼,倒也修炼得有模有样……”穆湄的语气中,透着浓浓的惊喜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这也行?当初我们看这些划痕,怎么一点名堂也没看出来。”穆川不由非常的愕然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奇怪,或许,这就是小紫璇作为天生紫瞳之人的奇异之处吧,我们两个看不出规律,却不代表她也不行啊。”穆湄感慨着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小紫璇停下步伐,擦了擦额头细密的汗水,然后转过头来,朝着穆湄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,招手道,“姐姐,我练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小璇儿你练得很好,走,咱们进屋去歇会儿吧。”穆湄微笑着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,我还要继续练。”小紫璇却摇头拒绝了,倔强地说,“姐姐,你这套步法很厉害,能让身体变得更轻,我要勤奋练习,将来帮你打坏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小紫璇又继续练功。

    穆湄心中不由触动,脸上的笑意也变得更深了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能有这份心倒是蛮好,她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?”穆川道。

    “哥,你不在的这段时间,小紫璇身体养得很不错,兰姨还教给了她一些调息的方法和外功的锻炼之法,她也炼得很好,以她现在的身体条件,已经完全可以正式开始修炼内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教她修炼《彩云仙游诀》?”

    “嗯。哥你感觉怎么样?”穆湄的语声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“可以,这丫头年纪虽小,但自小受过苦难的磨砺,心志倒远比同龄人坚定,这一点非常难得,加上天生紫眸,资质不凡,你想传给她《彩云仙游诀》的话,我没有反对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穆川慎重地思考了一会儿后,给出了自己的答复。

    “哈哈,既然哥哥也同意了,那么,我就拉上小紫璇,跟我一起修炼《彩云仙游诀》!”穆湄显得很兴奋。

    练功之路,一个人确实有些无聊,现在能拉上一个同伴,穆湄自然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嗯,练吧,不过,这门功法的底细,你先不要告诉小紫璇,也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,作为一门顶级功法,觊觎的人太多,一旦泄漏出去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穆川又叮嘱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这些我都知道,我一定让小紫璇守口如瓶。”穆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你费心了。等这丫头成长起来,一个修炼顶级功法的人,一定能成为我们的好帮手。”穆川也表示满意。

    “哥,那我现在就正式开始教小紫璇,你在旁边指点指点呗?”穆湄期望地说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穆川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反正《药功真抄》的入门考核能作弊,他倒也不急。

    “小紫璇,来,姐姐传你一套口诀,然后呢,你一边踩这个步,一边在心中念这个口诀。”穆湄朝着小紫璇招了招手,开始传授她《彩云仙游诀》。

    “彩云无定,梦逐天远,步随意走,身似云行,万端变化,十方自在……”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忽然,穆川在自己的书房中,发出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哥,你怎么了!”

    感受到哥哥延伸过来的灵觉中端,穆湄不由大惊,连忙探视起了哥哥那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我,我忽然感觉头好痛。”

    穆川抱着自己的头,发出痛苦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哥,你隔壁不是有一个叫夏一月的医生,你赶紧找她看一看啊!”

    感受着哥哥的痛苦,穆湄小脸有些发白,焦急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我赶紧去找她,为什么我的头突然变得这么痛。”

    穆川咬紧嘴唇,忍着痛苦,一边运转《乙木心诀》,一边走下楼,跌跌撞撞地去找夏一月。

    “远游?你这是怎么了?”看到穆川这副痛苦不堪的样子,夏一月也不由一惊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