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光悠悠流转。

    穆川最近的心情自然是不太好。

    又是喝药,又是饮茶,又是抚琴,使着各种办法,将养自己的心神。

    过了好几天的时间,才算是将自己的头痛给彻底治好。

    他还特意从每天中腾出半个时辰的时间,和妹妹一同修炼《双生诀》,期望能将损伤的心神修复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知道,这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

    就这样,很快就接近了《药功真抄》即将开考的时候。

    而穆湄这时候,却到了大理南部的一处所在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处林间的空地。

    绿水环绕,太阳的光芒从晴朗的天空中照下,却被高大茂密的森林遮蔽,只留下缕缕残照。

    林木的底下,却生长着一片片密密麻麻的蘑菇,它们形色各异,有鲜黄的,玫红的,蓝艳的;有狭长的,粗矮的,滚圆的。

    不过它们也都有着共同点,那就是都头顶一把小伞,在隐约的阳光照射下,就像是一个个列队等待大人检阅的可爱孩子。

    穆湄蹲下身子,观察着它们。

    这些蘑菇们,实在是有着太多的品种,别说见了,穆湄甚至连名字都说不出来几个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今天可算知道,你为什么老管自己叫蘑菇大人了,原来,你有着这么多的小孩子需要照顾。”穆湄啧啧地说着。

    她说话的对象,是旁边一个有着圆嘟嘟脸蛋的少女,一身葛衣,上面溅着泥土,像是刚做完农活。

    这自然是白蘑菇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些特别喜阴的,蘑菇大人将它们种在山洞里,你要去看看嘛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带我去。”穆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,白蘑菇就带着穆湄,走进了附近的一个山洞。

    山洞比较潮湿,没有蜡烛,却有着荧荧的光亮,那是一些正在发光的蘑菇照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发光蘑菇?”

    穆湄颇感兴趣地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山洞中,也栽植着不少蘑菇,形态与外面的那些差别挺大,其中一些,更是发散着幽蓝,碧绿的荧光。

    不过说句实话,在这种阴冷潮湿的环境下,这些荧光蘑菇,仿佛发出的是地府的冥光,有些吓人。

    “咦?这几株,我好像在那罗波山腹内见过类似的。”穆湄指了指几株发着淡绿光芒的蘑菇,说着。

    “对啊,那就是蘑菇大人从那里移植回来的。”白蘑菇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样真的行么?不是说,蘑菇一旦离开原先所在的环境,就不能再次生长?”

    “一般情况下,确实是不行的,不过蘑菇大人有自己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“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哼,小气。”

    穆湄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贪吃猫,你不是说,要闭关一段时间么,怎么有时间来看我?”白蘑菇眨了眨眼,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一会儿再说。”穆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其实是因为,穆川离考核开始还有一段时间,她等会儿才能有问题问。

    “走,再带我去看看你住的房子。”穆湄又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于是两个人,又来到了林间的一座小木屋。

    这木屋,被一簇簇的藤蔓覆盖,绿意盎然,其间还点缀着几朵鲜艳的小花,更添自然之意。

    走进了木屋,穆湄发现,这里的空间虽不大,一应陈设却很周全。

    从桌椅,板凳,到扫把,铁锅,再到锄头,木勺,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“小蘑菇,你一直就住在这里么?”穆湄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并不是。”白蘑菇却露出回忆之色,缓缓地说道,“十年前,父亲带我到大理避难,一路来到了这里,就在此安居下来,这间房屋,就是父亲一根木头一根木头地搭建起来的,包括这屋中的很多家具,也都出自父亲之手。”

    穆湄只是倾听,没有问。

    因为事情很明显,恐怕白蘑菇的父亲,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“后来,我长大了,可是,却有朝廷的捕快追捕到此地,父亲为了保护我,在与捕快的搏斗中,受了重伤,没能撑过去。他临死的时候告诉我,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,若觉得孤单,就唱一唱他小时候教我的儿歌,他就会听见。”白蘑菇的语声有些哽咽,面露哀容,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平复了一下心情,继续说,

    “由于害怕还有捕快追杀过来,我就一个人,离开了家,在山中游荡,觉得孤单的时候,就唱起父亲教我的儿歌,果然心里会好过很多。

    或许也是我的缘分,在山中游荡的时候,我无意之中,来到了‘蕈子毒君’前辈的坐化地,得到了他的传承《蕈子经》。其后数年,我就一直苦修武功和《蕈子经》,有了一些成就之后,才敢回家,之后,就一直住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穆湄将这一切,静静地听完了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,白蘑菇,还有着这么一段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也正是因为这么一段过去,才养成了她比较怪癖的性格,和喜欢唱歌的爱好。

    “小蘑菇,你应该懂药草辨识吧?”穆湄说。

    “当然,那些小家伙可不是那么好培养的,有时候也会生病。蘑菇大人经常需要去山中采药,按照《蕈子经》中独门的方法,来栽培它们,不懂医理是绝对不行的。”白蘑菇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好,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穆湄在心里跟兄长说,“哥,开始了么?”

    “开始了,第一个问题,黄精的别名是什么?”

    穆湄于是看向了白蘑菇,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黄精的别名是,黄芝、戊已芝、菟竹、鹿竹、仙人余粮、救穷草、米铺、野生姜、重楼、鸡格、龙御、垂珠。”白蘑菇愣了愣之后,才作出了解答。

    看着穆湄的目光,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第二个问题,雄黄主治什么?”

    穆湄继续提问。

    “主治,骨蒸发热,伤寒咳逆,阴部蚀烂,偏头风,腹胁痞块……”

    “第三个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第四个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白蘑菇被穆湄连珠炮般的发问弄得一愣一愣的,在满头雾水之中,一一地作答。

    也好在她功底深厚,有些问题,还真的着实有些刁钻。

    她却不知道,在成丨都上院的一个学堂中,一男子正用她的答案在试卷上挥毫弄墨,下笔如有神……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男子长笑一声,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教授,穆远游请交卷。”

    这一出声,让旁边还在埋头苦思的众位武生们,纷纷投来了愕然的目光。

    这厮是谁,答题竟然这么快?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