滂沱大雨滚滚而下。

    街边的民居中,有不少还未入睡的人打开窗户,或干脆走到屋檐下面,仰观着细针一般的雨幕和黑沉似末日的天空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夜雨。

    若是这场雨降临的是在白天,恐怕有不少人都会在这般声势浩大的雨水冲击下,染上一场大病。

    不过夜雨也有一样坏处,起码,有不少城中的居民,在这样大的雨势下,恐怕是难以入睡了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候,于城中的一所宅院中,却有一个少年缓缓地走出了屋门。

    他没有带雨伞,也没有带任何避雨的工具,在他走出去的时候,只是瞬间,他那一身干净的青衫,就被疯狂冲刷下来的雨水通通透透地浸湿了。

    可他却恍然未觉。

    只是依然一步一步地,就这样走入了庭院中。

    院中一颗巨大的芭蕉树,正被雨水冲击得噼啪作响,这时候,一阵狂风呼啸袭来,却将芭蕉的叶子打了起来,飞溅起雨水,落入少年的眼眶,再慢慢地流下来,就像是眼泪。

    少年默然半晌,在这风雨交织的夜幕中,又继续行走。

    雨水的冲刷,对于旁人来说,或许避之唯恐不及,可对于他,却像是能冲刷某些难以洗净的东西。

    譬如泥垢。

    人的一生,都在这浑浊的红尘之中打滚,总要染上些泥垢的。

    即便是那圣人,又如何敢说自己这一身,真的净无暇秽?

    少年将双臂缓缓地舒展开,仰起头,让自己,接受着来自上苍的这一场神圣的洗礼。

    世界上,本就没有比雨水还要神圣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它滋润大地,洗去污秽,让万物生长,天地清明,每一次的雨水降临,都是一场神圣的仪式。

    所以少年最爱的是雨。

    即便以前不是,现在也是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少年保持着这接受洗礼的动作,一动不动,直到雨收,云散,风停。

    天边一轮残月探出了身影。

    在这雨后的黑夜中,泠泠的月光却更显出一种凄凉。

    又过一会儿,少年终于放下了手臂,蹚着浸到脚踝的一池雨水,慢慢地回了屋。

    在一张洁白的蜀笺上,他手执墨笔,缓缓地写下了这样的词:

    “夜雨落蓉城,风打芭蕉泪。忍却风华少年时,金缕污泥渍。

    人间多悲欢,缺月生阴晦。自古神功必自宫,挥破红尘昧。”

    当最后一字落下后,少年蓦然心有所感,闪电般的一爪挥出,将旁边的一张茶几击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《残月阴缺功》,他终于练成了。

    世上又有几人,能如他这般,勘破红尘的迷昧呢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这一章,是文桀第一次加更(写完了已经0:40),送给大家。

    字数是不多,但本章有一首词,作一首词可比更两章还费劲啊,所以这章加更真的是诚意满满。

    为什么特意弄这么一章,就是感谢在文桀就医无法更新之时,大家对我不离不弃的支持。

    这首《卜算子·自宫》,希望大家喜欢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