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又过了一个月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穆川恨不得一个时辰能当两个时辰用。

    因为有太多武功需要修炼了,平时又要上课,给他忙得要死。

    他整理了一下目前需要修炼的武学的进度。

    《蹈浪诀》,这是穆湄不久之前兑换的功法,一直没能腾出时间修炼,进度为零。

    《软骨功》,刚刚开始。这是穆川用小比第三名的奖励在藏书阁兑换的。至于为什么兑换这门功法,是因为,普通的二流武功对他已经没多大用了,而这门《软骨功》,用来对敌虽然基本没用,但在特定场合,会有奇效。

    《残月阴缺功》,即将入门。这门功法他发觉自己有些低估了,修炼难度着实不低,可能还得再过个几日,才能将最后的一点关窍摸透。

    《彩云仙游诀》,一直由穆湄负责修炼,进度不确定,不过短时间内是不用指望了。

    《精门体》,每日都会进行锻炼,目前算是入了门。

    《精门武典》上的其它武功,有所小成,但想练至大成,还需要花费一些时日。

    《双生诀》,每日习练,恢复心神损伤。

    这一天,穆川踏入了梅水岩教授所在的栗园居。

    高大的栗树遮挡了阳光,在林荫之间,穆川静静站在那里,眉头却在微微皱着。

    这门《药功真抄》的课程,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一开始,他们这一批,总共十个武生,还被梅水岩教授叫到一起,上了两节基础课。

    可后来就变了。

    梅水岩教授让他们有空的时候单独前来。

    根据个人情况,进行因材施教。

    因材施教是一件好事,穆川也没多想,但没想到的是,他这个学习的进程不太顺利。

    他已经来了好几次了,但是梅水岩教授,只是教他一些简单的滋肝养肾,益气补血的药方知识,他几次提出要学习更高级的,都被拒绝了。

    理由是基础的还没学好。

    但穆川这几天开始正式修炼《软骨功》,他发现,修炼那软骨功,对自己的骨头造成的压力很大。

    修炼一次,恐怕没有个十天功夫都无法修养过来,进境实在太慢。

    所以他急需一些养骨护骨的法子。

    在这栗园居外面,他其实已经等待了好一会儿了,据那管家说,是因为梅水岩教授正在教授别的学生,所以让他先在外面等待。

    就这样,就在穆川等得渐渐不耐的时候,“吱呀”一声门开了。

    一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女子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李师姐好。”穆川向她抬手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这女子,他有过一面之缘,也在梅水岩门下学习,是老生,叫作李苓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的是,那李苓只是微微看了他一眼就低着头匆匆地走了。

    似乎不想多谈的样子。

    穆川讨了个没趣,耸了耸肩,不过他也注意到,这李师姐的脸上,似乎泛着一丝异样的潮红。

    向着李苓的背影看了几眼,穆川沉吟一声,便迈步向栗园居走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管家没有再拦阻他。

    穆川顺利地见到了梅水岩教授。

    他正躺在椅背上,呼吸声有些短促,正在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“学生见过梅教授。”穆川行礼道。

    “嗯,是穆远游啊,坐吧。”梅水岩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他有着一张四四方方的脸,只是眼睛有些小,头发梳理得很利落,却可在两鬓看到一丝斑白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梅教授,我这次前来,是想学习一些……”穆川恭谨地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门《药功真抄》,你莫以为,只是开个几张方子就完事了,这药材的选用,份量的多少,里面,可都含着莫大学问。年轻人不要心急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先把我教你的那些简单方子吃透了再说。”梅水岩却直接打断了穆川要说的话。

    穆川呼出一口气,拳头捏紧又放下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会儿后,在压抑的心绪中,他从怀中取下一个小包裹,上前两步,放到了梅水岩面前的桌上,开口道: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梅教授,并非学生心急,只是,学生最近开始修炼《软骨功》,骨头受损,这伤势却是无法耽搁,因此想向你请教一下,如何护骨和养骨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啊,既然是骨头受损,心急一些倒也正常。”

    梅水岩的手探过去,将那小包裹摸索了一下,脸上浮现一丝满意之色,却又说道,

    “不过呢,你那《软骨功》的秘籍带了么?我必须先看到你的秘籍,才能根据实际的情况,调配出合适的药方。”

    “学生带了。”穆川取出《软骨功》的秘籍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梅水岩接过去,翻开看了两眼,然后将秘籍放了下去,朝着穆川一摆手:“你今天先回去吧,我需要花费一些时间调配方子,明日你再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穆川脚步未动,看着那本《软骨功》秘籍,脸上浮现犹豫之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怎么还不走?难不成,你还担心我一个教授,会贪图你这区区一门二流功法不成?”梅水岩沉下了脸,斥声道。

    “教授多心了,学生并无此意,这便告辞。”

    穆川只好离去。

    走在回程的小路上,穆川的脸色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这个梅水岩竟然这么难伺候。

    他那小包裹中,可是放了不少银两啊,这样才让那梅水岩松口。

    梅水岩提出观看秘籍,穆川也没多想,他随身带着就是想到了这一层,但直接把他的秘籍留在那里就有些过分了。

    等一夜过去,他这份《软骨功》的秘籍,那梅水岩都不知道能翻看多少遍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是教授,但是武院的规矩在,二流武学也不是任其翻阅的。

    穆川是通过小比,苦战多场,才好不容易获得的这门武功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个梅水岩梅教授,只是动动嘴皮,就直接吃到了同样的果实。

    遭遇这种情况,要说心里没有不爽,肯定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罢了,知识无价,一些银两给了就给了,《软骨功》也不是多高深的武学,我还需要跟着那梅水岩学习《药功真抄》,暂且忍耐一下吧。”穆川按捺下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