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了第二天的时候,穆川再次去找了梅水岩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并从梅水岩手里,得到了一个“透骨养髓汤”的方子。

    连带着,这个方子里所有药材的作用,相互的搭配效果,和剂量的考究,以及其余一些知识,也一并传授给了他。

    带着自己的《软骨功》秘籍和这“透骨养髓汤”的方子,穆川返回了。

    他回去之后,一刻没有耽搁,就近去了武院中的一家药店,把药材全部购置完全,就回去进行配置。

    按照梅水岩的说法,他这汤方,不是死的,需要根据自身修炼的进度进行调整,比如修炼至小成的时候,就需要剔除两种效果大,但有轻微毒性的药材,而换上另外两种药物,效果更好。

    将自己亲手熬制的“透骨养髓汤”服下后,穆川盘膝坐着,感受这汤方的效果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那梅水岩,虽然德行不怎么样,但是水平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穆川估计,有了“透骨养髓汤”的护持,他修炼《软骨功》的间歇时间,当可缩短到三天。

    比之前的十天,可谓是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但是,《精门体》的修炼该怎么办?

    除了银两,难不成,他还要把《精门体》的修炼之法透露出去不成?

    《软骨功》他可以不心疼,但这门他自己创出的功法他就不愿意了。

    应红萱他无所谓,但就是不能流入朝廷手中。

    一边思考着,一边先暂时放下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穆川集中精力,开始了《残月阴缺功》的修炼。

    三日之后,他的身影,出现在了成丨都府中。

    迈步踏入了秀枝坊附近,一个不显眼的民宅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面容俊逸却有些阴柔气质的少年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纬,我这段时间在武院很忙,直到今天才抽出时间来看你,你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这段时间很好,就是一个人有点憋闷,想找个对手都没。”龚纬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穆川眼睛一亮,说,“你的《残月阴缺功》练成了?”

    “在一个月前,就已经练成了。”龚纬自矜地一笑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!”穆川不由一惊。

    他越是参悟《残月阴缺功》,才越发现这门功法的深奥之处,因此,一直拖到昨天,他才成功将这门功法模拟出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龚纬,虽然不像他一样,心有旁婺,但比他的修炼速度要快一个月,还是太夸张了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我比较适合修炼这门功法吧,大哥,咱们两个要不要来练练手?”龚纬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“我也正有此意,挺长一段时间没好好跟人动过手了,身子骨都快生锈了。”穆川也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两个人来到了院中的空旷地,相对而立。

    “小纬,出招吧。”穆川抬手示意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一阵清风吹过,龚纬的身形蓦然动了。

    他的身形一晃,化成了三道残影,向着穆川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穆川凝神戒备。

    到接近穆川的时候,龚纬却没有急着出手,而是继续踩动残影一般的步伐,围着穆川打转。

    穆川的脚步,跟随着龚纬的步伐而不停地转动方向。

    忽然,当穆川不停转动的时候,一缕强烈的阳光正好照在了他的眼睛上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瞬间一眯。

    龚纬立刻动了,他厉喝一声,一只如女人一般修长玉美的手,蓦然伸出,如鬼魅一般抓了过来。

    穆川的背后好像长了眼睛,他使出精门掌的一招,“长蛇甩尾”,迎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爪掌相交,一股阴冷森厉的气息却瞬间钻入了穆川手部的筋脉,令他在吃痛之下,不由倒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精门掌,对,阴缺爪,精门掌完败。

    龚纬也没有追击的意思。

    穆川甩了甩手,模拟《乙木心诀》在手部运转了几圈,才算是将这股阴厉的气息给驱除了。

    “厉害,如果等你的功法再进步,这股阴气变得更强,恐怕即便是二流高手,也非得大吃苦头不可。”穆川赞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谬赞了,你交给我的这部功法确实厉害。”龚纬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也得使出点真功夫,咱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说着,穆川投身回来,与龚纬再次进行了战斗。

    但是,很快龚纬就变得无比惊愕了。

    因为穆川的身形,竟然也化成了三道残影,向他包抄了过来。

    龚纬顾不得再惊愕,同样地使出残月步,跟穆川两个人,你转我,我转你。

    “接我一招!”

    穆川大喝一声,使出阴缺爪,轰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龚纬则使出同样的招式,招架穆川。

    于是这两个人,以快打快,以招还招,使用《残月阴缺功》进入了激烈的战斗。

    转瞬间,便是数十招过去。

    两个人,并未能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龚纬的优势,是他的自宫之躯,能将《残月阴缺功》的威力发挥双倍,而且他这段时间专心修炼,对于此功的造诣更高。

    穆川的优势,是他身体素质强,肉身比龚纬强出数倍,而他内功也深厚,虽然《残月阴缺功》只是入门,但发挥出的威力也不低。

    又战了数十回合后,气喘吁吁的龚纬停下了脚步,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苦笑道:“大哥,不用打了,我体力跟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进屋休息吧。”穆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倒是脸不红,气不喘。

    在屋里坐好后,穆川看着龚纬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他发现,龚纬修炼了这《残月阴缺功》后,虽然厉害,但是弱点也明显。

    就是不可持久。

    首先,《残月阴缺功》消耗的内力蛮大,而龚纬的身体也非常差,之前,他在青楼的一段时间,算是将整个身体都掏空了,后来又自宫,再次对身体进行了伤残。

    “小纬,这样吧,我传你一门《精门体》好了,别看你现在厉害,可真是遇到大战,你这副身体,就会成为拖累你的最大负担。”穆川出声了。

    龚纬却似有些神思不属,他看着穆川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有话直说就行。”穆川奇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你,你是不是也自宫了。”龚纬吞吞吐吐道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