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对。”穆川张开了嘴,在停滞了一刹那后,还是重重一点头,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……何苦如此,这可是条不归路啊。”心中的猜测被验证后,龚纬忍不住心中一痛,发出凄楚的声音。

    其实他刚才就已经肯定了。

    毕竟,残月步和阴缺爪这两门武功,若是没有《残月阴缺功》心法的支持,施展出来,威力很低。

    而想修练《残月阴缺功》,不自宫是绝对练不成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,穆川竟然真的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穆川却先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他凝目看向了墙上的一幅书法,悠悠地吟诵了出来:

    “夜雨落蓉城,风打芭蕉泪。忍却风华少年时,金缕污泥渍。

    人间多悲欢,缺月生阴晦。自古神功必自宫,挥破红尘昧。”

    吟诵完了之后,他就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好半晌之后,他才喃喃地发声:

    “好词啊好词,人生在世,就像是行走在苦海的岸边,或许一个浪涛打来,就会拍起岸边的泥沙,将人的身上弄脏,而穷尽人的一生,即便是这一生都在走路,也恐怕连苦海的一个角落都走不过去。

    苦海浮沉,谁又能逃过悲欢爱恨的折磨。

    你莫以为,只有你受过莫大的屈辱,其实我身上的恨,也并不比你少。

    而你应该也知道,恨这个东西,足够驱使人做出一切事。

    如果自宫,真的能使人打破红尘的束缚,那么,又有什么不可以呢?”

    龚纬抿着嘴,深深地点头,看向穆川的目光中,却多了一种奇特的亲切。

    他在这世上,终于不再是孤单一人。

    一切的非议与白眼,若是多了一个人承担,也将没有那么可怕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放心,我现在的修炼进度很快,我相信,或许用不了多长时间,我就有足够的实力,可以开展复仇的行动。”龚纬的神色很郑重。

    在说出“大哥”两个字的时候,他的语气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多了一股发自内心的,真正的认同。

    从这一刻开始,他将穆川视作了真正的大哥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急,成丨都府的警备,一向森严,若要报仇,一定提前通知我,这样我也可以帮忙。”穆川叮咛了一句,然后又说,“除了内力的修行,肉身的修炼也不能放下,现在,我先把《精门体》这门功法传授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龚纬那里又待了一段时间后,穆川却没有立即返回武院。

    而是先去找了三儿和兔生。

    “搜集成丨都府内,所有琴家的情报?”

    听完穆川交代的这个事情,两人有些一愣。

    “对,能做到吗?”穆川确认道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你放心,这点小事,我们一定完成。”两人立刻拍着胸脯担保。

    上一次,穆川让他们去寻找八叶碧玉兰的下落,他们都失败了,为此很愧疚,所以这一次,他们鼓着气,下决心一定要把远游哥这次交代的事情办好。

    毕竟,远游哥对他们,可是有着再造之恩。

    再稍微指点了一下他们《发奋图强功》的修炼,穆川才返回了武院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让他们去搜集琴家的情报,原因很简单。

    姬幽若这里的路子,暂时是堵死了,穆川只能想想办法,去挖掘一切,可能存在武侯心琴之学遗泽的线索。

    成丨都府的众琴家,就是他的第一个着眼点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穆川又在武院继续修行武功和学习各种知识。

    梅水岩那里,他又通过用银两行贿,弄了两个方子。

    一个是养肩之法,一个是护腰之法。

    但他并没有交出《精门体》,而是交出的,自创《精门体》时,那些用作参考的三流炼体之法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他想将这些药方改造成适合《精门体》的修炼,就会多费一些周折。

    但是也没办法,总比将《精门体》直接交出去为强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的是,那梅水岩的态度却越来越差。

    教这两个方子的时候,已经有着明显的敷衍。

    似乎是第一次的时候,弄到了《软骨功》让他颇为高兴,可后来,穆川却只交出,三流功法,让他感受到了反差,因此不满。

    穆川无奈之下,只能提高每次行贿的银两。

    才算是将这梅水岩的胃口给暂时满足。

    对此人的嘴脸,他内心是深深的反感。

    但是没办法,形势比人强,要么,他就当从来没有报过这门课,要么,就只能继续忍受当着肥羊。

    这一天,穆川这里,却来了一个意外的访客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女子,一身简朴的衣装,不施粉黛,素净的容颜如雨中的荷花一般,清美又透着惹人怜惜的柔弱。而在她的眉宇之间,又在沉默之中显露隐隐的倔强。

    柔弱与坚强,在她身上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这女子的气质,非常独特。

    “狄师姐?稀客啊稀客。”

    听到敲门声,穆川下楼打开了门,可看到她,穆川愣了一愣后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狄玉荷,在这武院之中,可是出了名的孤僻。

    一般在路上遇到别的武生,她只会低着头,匆匆地走过。

    向来沉默如金。

    不管别的武生,怎样对她取笑和嘲弄,她都是不作出回击。

    除非是有人骂了她的孩子,她就会瞬间像疯子一样扑过去,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那股护犊母狮子一般的气势,可着实将不少取笑她的人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而因为将别的武生打伤,狄玉荷为此没少被武院的老师进行批评。

    但鉴于她是护子心切,倒也没真受什么太重的处罚。

    而前段时间,因为发觉许明航对这狄玉荷产生了一丝不该有的情愫,他们三兄弟还商量着,委托李笑去破坏此事。

    不过可惜的是,据李笑的汇报,效果甚微,甚至起了反效果。

    许明航,似乎对这狄玉荷情有独钟,让三人非常不解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,她今天来的目地是什么?

    难不成,跟许明航有关?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远游,我有一件事……想请你帮忙。”狄玉荷有些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狄师姐,你先进来坐吧。有话慢慢说。”穆川让开一个身位,请狄玉荷先进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