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客厅坐好后,狄玉荷却一时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面容上,浮现挣扎和犹豫之色。

    似乎很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穆川看着她,眼眸闪了闪,出声道:“狄师姐,都是辰院同窗,你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就好。”

    其实后面,本来还有一句“我能做到的,一定不推辞”。

    但他硬是把话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情事最为复杂,若是涉及情感纠葛,可不是一个做到不做到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下午的时候……我要去栗园居找梅教授,远游你能跟我一起去吗?”狄玉荷鼓起勇气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哦?找梅教授?”

    穆川这才想起来,狄玉荷确实还跟他有一个交集,就是两人都报上了《药功真抄》。

    最初十个人一起上课的时候,他很跟狄玉荷简单聊过两句。

    后来,由于变成了分散上课,他自己都是单独前来,并未遇到过狄玉荷,一时间,倒是忘了这事了。

    “是,远游你看……”狄玉荷紧咬嘴唇,低着头,显得紧张而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我能问一句,狄师姐你为什么要我跟你一起去么?”

    穆川若有所思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有些害怕。前几次,我去向梅教授请教学问,但我总感觉他的眼神有些不对……所以,我就想找一个人,陪我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狄玉荷沉默半晌后,低声地将原委道来。

    “那么,为什么找我?而不是找别人,比如,许明航?”穆川试探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也在上这门课,万一出了事情,比较有立场解决,别人我不想麻烦。”狄玉荷解释了一句,见穆川还在迟疑,她咬咬牙,站起了身,“算了,既然穆师弟你不愿意,那我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狄师姐,我可没说不愿意,你这么着急干嘛?我只是想把事情问清楚罢了。”穆川忙一摆手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狄玉荷期许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陪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穆川沉吟一下,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感觉此事,可能会出现麻烦,但他穆川,也不是一个畏首畏尾的人。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你了,远游。”狄玉荷立刻开心地展颜一笑。

    仿佛是荷花在绽放,她那长长的睫毛,水光闪闪的眼眸,清柔的容颜,都透着别致的美丽。

    穆川这时候才明白,为什么许明航,会对她这么着迷了。

    虽然狄玉荷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,但这份动人的风姿摆在这里,可一点不假。

    两人约定好了时间,狄玉荷就先告辞了。

    穆川走上三楼,从窗户上,看着狄玉荷离去的身影,眉毛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隐隐有一些不好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希望事情不会那么糟糕。”穆川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依他性格,并不畏首畏尾,认为该做的去做就是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他也并不是一个喜欢麻烦的人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时分,穆川和狄玉荷两个人一道,缓缓接近了栗园居。

    “狄师姐,一会儿若有什么情况,你就出声喊我。不过,梅水岩这个人虽然品德不端,但他毕竟是武院的教授,跟他起冲突,终归不是明智之举,所以,不到万不得已,我认为我们武生,还是尽量忍耐一下,你觉得呢?”穆川忍不住又叮嘱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狄玉荷怀着满腹心思,压抑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见到管家之后,两人禀明了来意,穆川又问,能不能两个人一起进去。

    却被那管家拒绝了。

    说是,梅水岩教授的规矩一向如此,同一时间,只单独教一个人。

    没奈何,狄玉荷就先进去了。

    而穆川只好来到那栗树下,背手看着远方的白云,默默地等待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不是干等着。

    他的耳朵无风自动,却是已经全力催动了《希音铁耳》功。

    因为栗园居的隔音效果好,窗户和门也都关着,所以他只能隐约听见,究竟里面说的是什么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不过,又过了一段时间后,里面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却是骤然变大了,似乎是在争吵,穆川这才能够将话听清楚。

    “梅教授,我不明白你的意思!”

    “狄玉荷,我知道你一心向上,这很好,但是,光努力是没有用的,很多时候,没有贵人的帮助都不行。现在,我给你一个机会,你只要把我伺候好了,不仅这《药功真抄》的所有秘诀我都悉心传你,日后,我还可以举荐你进入内院,享受大好机缘,岂不妙哉?”

    “梅教授,请你放尊重点!玉荷不会靠出卖自己来获取进身的阶梯,你的举荐,我也不稀罕!”

    “狄玉荷,你不要给脸不要脸!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底细,一个还没结婚,就与男人媾和,生下野种的荡妇,我梅水岩让你伺候我,是你的荣幸,你给我装什么装!”

    “你!!!梅水岩,你不要过分,否则我向武院揭发你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揭发我?这话说得可真有意思,我梅水岩,可是武院的老教授,你一个无权无势的区区新生,也敢跟我斗?信不信,只要我联合几个教授一起向武院反映,就能够立刻将你逐出武院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你的课我不上了,我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想走?我告诉你,今天,在没用你的身体把我伺候好之前,你哪都别想去!”

    “你别过来!!!救命!!!”

    “救命?哈哈,我告诉你,今天就算天王老子来了,也救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门碎了。

    梅水岩脸上的狞笑僵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冲过来,将衣衫被撕出几道裂痕的狄玉荷护在身后,凝眉挡在了他的前面。

    “穆远游?”梅水岩惊怒,朝门外吼道,“娄黎,谁让你放他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娄黎?是你的那个管家么,他应该一时醒不过来了。”穆川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梅水岩闻言,面色阴沉了下来,冷冷地看着穆川。

    他那管家,修炼多年,武艺在三流高手中,也算不弱,没想到,竟然无声无息得,就被这个穆远游解决了。

    “穆远游,你给我出去!我在传授狄玉荷知识,你闯进来,难道是想偷师!”梅水岩呵斥道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