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水岩面目阴沉地停下了手。(无本创业 behindfansub.com)

    被穆川这么一拦阻,狄玉荷已经跑远了。

    而穆川,短时间内他还真收拾不下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他这时候真擒下穆川也没什么用了,机会已经失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给我等着!竟敢冒犯我们老教授的威严!这次,我一定要将你们两个逐出武院!”梅水岩冷冷地甩下一句话,身形一纵,往武院的深处掠去。

    “哇”的一声,在梅水岩走远后,穆川吐出了一口血。

    刚才的激烈战斗,他表面装得若无其事,其实已经受了内伤。

    将这口淤血吐出来,他这才好受了些。

    那梅水岩,不愧是武院的老教授,实力真心不低。

    加上有些功法他也不敢施展,不免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总之,以他现在的修为,想硬抗二流高手,还是不够。

    除非能练成《彩云仙游诀》,或许可堪一战。

    一边改而运转《乙木心诀》疗伤,穆川一边向狄玉荷回去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狄玉荷受的伤远比想象的更严重,之前能够跑远是全靠一股意志之力的支撑。

    当穆川追上她的时候,她正整个身子拄在一棵树上,剧烈地喘气。

    伤口处,不断地往下滴着鲜血。

    “狄师姐,我先给你包扎一下。”

    穆川把自己内衬的衣衫撕了几块下来,给狄玉荷进行包扎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这次我真的害惨你了。”狄玉荷双目发红,愧疚地看着穆川。

    “狄师姐。”穆川苦笑,“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,你要是觉得真的害惨了我,那就加把劲,多在武院之内煽动煽动,争取靠着舆情,扳倒那个老贼,否则,咱们两个真的是凶多吉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会加油的,只是我在武院里面,你也知道,一向风评不好,恐怕,帮不上什么忙……”狄玉荷苦涩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咱们先回去,联系辰院的同窗,一起想办法,狄师姐,你行动不便,为了赶时间,我就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穆川说着道了声歉,一把就将狄玉荷背在了身后,往回去的路急赶。

    狄玉荷脸色一红,但这时候,也不是讲究这些的时候,她干脆将头枕在穆川的肩颈处,埋得低低的。

    一路上,有路过的武生看见穆川背着个受伤的女子一路疾奔,不由打招呼道:“远游,你背着的是哪位师妹啊,受伤严重么?你这是送她去就医?”

    穆川心中一动,故意大声道:“是这样的,我背上的是狄玉荷师姐,梅水岩梅叫兽试图强奸她,但是未遂,我将她救下来,送于一月师姐医治。”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“梅教授试图强奸女学生?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道德沦丧!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这狄玉荷故意勾引,毕竟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,那梅水岩的课我也上过,本身,他就不是一个好东西,做出这事我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这狐媚子虽然不守妇道,但姿色确实不错,被梅水岩那老色鬼垂涎也属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强奸还是太过分了,毕竟,这可是在武院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一个教授,试图强奸女生,还有没有一点师德?”

    “闭嘴吧,那梅水岩毕竟是老教授,在武院中权威不低,咱们别瞎议论。”

    穆川的这句话算是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路过的武生在惊愕之中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狄玉荷的头埋得更深了,有一些话听得她很气愤,但她平素,向来不与人争辩,只是忍着发颤的身躯。

    穆川却眼睛一眯,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

    于是乎,只要路过行人,他就必定提高嗓音,将事情加油添醋地说一遍。

    在回到辰院的时候,倒是发生了一点小意外。

    八号院的门口处,一个眼窝深沉,书生打扮的男子正手捧一副画轴,跟一个梳着马尾辫,娇俏可爱的少女聊天。

    “玉荷她不在么?”

    “嗯,玉荷姐姐好像去找梅水岩教授了,明航哥哥你有什么事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我就是刚完成了一幅画作,想请她欣赏欣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画作啊?小珂可以欣赏么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,许明航双手放在画轴上,解开了扣绳。

    “老许,我说你也太重色轻友了吧,你这画,我说给我欣赏欣赏,你死都不许,结果小珂这一开口,你就答应了,你说你还有没有一点立场?”一道声音插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笑的嘴角挂着一个揶揄的笑意,背着手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李笑,你还好意思说,我每次要画画的时候,你都嚷嚷着,让我给你作几幅春宫图欣赏,我这幅画,可不能被你这俗人给糟贱了。”许明航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明航哥哥,请问春宫图是什么,为什么李笑哥哥要让你作春宫图?”罗予珂眨了眨眼,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许明航的嘴角顿时抽搐了一下,而李笑则眼珠子一转,不知想到了什么调戏罗予珂的主意,张口就要说。

    可这时候,突然,从这条街的拐角处,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三个人都扭头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远游,上课回来了?咦,衣衫不整,还背着一个女人?难不成,你勾搭上了一个相好,然后只是第一次,就将她折腾得路都走不动了,可以啊!”

    李笑嘴角挂着一丝坏笑,啧啧地调戏着。

    穆川因为撕下衣衫给狄玉荷包扎,又没来得及整理,看上去确实衣衫不整,加上背后又背着一个女人,正好给李笑这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,提供了谈资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哥,你背上的是……”罗予珂却发觉穆川背上的人有些眼熟,迟疑地出声。

    听到罗予珂的声音,虽然对李笑的调戏感到羞恼,但狄玉荷还是从穆川的背上,将头探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,却正好对上了一双像失去了世界一样,一片死灰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啪哒”一声,许明航手里的画轴掉落了。

    画轴在地上滚开,露出了一副画。

    画中,一个荷花一般美丽的女子,正站在柳枝款摆的池塘边,露出动人浅笑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