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间中一片漆黑,没有蜡烛。

    门是铁栅栏,被铁锁紧紧扣着,也没有窗。

    这是武院的禁闭室。

    若有武生犯了大错,往往会被临时扣押在这里,等待武院下一步的发落。

    穆川嘴里叼着一根稻草,躺在角落的草垛上,似乎是在发呆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从另一个角落,发来一声愧疚的声音:

    “远游,你是不是很后悔?”

    穆川眉毛挑了挑,说道:

    “后悔?为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“你不该来的,你本来前途无量,却被我连累得,落到如今这个境地,难道不应该后悔?”

    “难道,在你呼救的时候,我选择袖手旁观,眼睁睁看着你被那禽兽侮辱,然后若无其事地离去,就会很高兴?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付出了前途,搭救的却是一个自己讨厌的人,难道不觉得吃亏么?”

    “讨厌?狄师姐,你这是何出此言,我好像从来没说过这话吧?”穆川一怔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瞒我,我知道你讨厌我,李笑把什么都说了。”狄玉荷抿着嘴唇说。

    “李笑???那家伙都跟你说什么了?”穆川声音一凝,连忙追问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是跟我说,之前他老出来打岔,我就感觉有些奇怪,就让小珂去套了一下他的话,然后,小珂就把什么都告诉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穆川张张嘴,气得愣是说不出话来,他这时候,若是能出去,非得找到李笑那家伙,狠狠抽他一顿不可。真是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啊!

    “你不用不好意思,我早已经习惯了,像我这种人,你竟然也愿意来帮我,说真的,我心里非常感激你。只是,你能告诉我,当初我找到你,让你陪我一起去,我能看出,你是不太愿意的,最后为什么还要答应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不愿意,我穆远游,不是畏首畏尾之人,我只是觉得,但凡发生这种事情,应该找自己比较亲近的人比较合适,我当时是感觉,你应该找的是许明航,而不是我,所以,才会迟疑。”穆川缓缓地解释着。

    狄玉荷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她才轻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我找谁,都不想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希望他远离我,而不是靠近我。

    这样,才不会受到伤害。”

    穆川沉默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他才委托李笑,阻止此事。

    因为,他也不想看到许明航,越陷越深。

    可是,今天发生的那件事,虽然是一件误会,但也足以说明,许明航恐怕是已情根深种,拉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远游,如果武院对此事进行公审,你就把一切过错推给我就行,我不能害了你。若是我就这样被逐出武院,或许也是一件好事吧。”狄玉荷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狄师姐,何苦自欺欺人?你宁愿带着宝儿,忍受无数非议,也要来这武院,进行修行。我想,肯定有你自己的目地,就这么被逐出武院,你很甘心?”穆川不以为然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似乎是被穆川的话触动了心事,狄玉荷声音一酸。

    “好了,狄师姐,别把事情想得那么糟糕。我们未必就输,安心等着吧,我就不信那梅老贼能指鹿为马。”穆川安慰她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狄玉荷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两人都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不过过了一会儿,穆川似乎又想到了什么,忍不住道,“狄师姐,你能告诉我,你对老许是什么感觉么?”

    “他是个好人,但是,我已经心有所属,所以,只能辜负他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也未必吧,不管你所属何人,但他就这么把你们娘俩丢弃在这,不管不顾,可不是大丈夫所为,你又何必对他这么念念不忘呢?”

    “远游,不要再说了好吗?我不想听别人编排他的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我不编排,那你能不能把他的事跟我说说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有一个毛病,就是好奇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是毛病还不改?我先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穆川被噎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夜过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时候,有人来送饭。

    是隔着,铁栅栏的间隙送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算是吃了一顿牢饭么?”

    吃着手中端着的米饭加菜叶,穆川喃喃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武院又没有权利将人判刑。顶多是将人关几天,再说,这里的环境,可比真正的牢房好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,不过这铁栅栏是真的碍眼。”

    穆川看着横亘在眼前的铁栅栏,心中涌起一股,跃跃欲试的,想要将其一拳打碎的冲动。

    似乎在这种被关紧闭的环境下,更容易激起人心中的破坏欲望。

    但他很快还是耸耸肩,扒起了手中的饭碗。

    现在可不是做这种出格事情的时候,平白落给那老贼口实。

    于是,就在这么一个被拘束的环境下,穆川也不去想其他,只默默地练功,休息的时候就跟狄玉荷聊两句解解闷,时间流逝飞快,转眼间,就到了三天之后。

    这一天,铁栅栏在铁锈的“吱呀”声中,打开了。

    一道闪亮的火光照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穆远游,狄玉荷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用手遮挡了一下许久不见的强光,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略略整理了一下衣物后就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几个执法队的师兄,正一脸冷漠地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几位师兄,这是要干什么?”穆川说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胆敢袭击教授,你胆子倒不小,走吧,院长他们正等着审问你。”其中一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院长?”穆川不由愕然,

    “你说的该不会是,我们成丨都上院的院长,征蕃将军、巴东郡开国公,陈琦,陈老将军?”

    “废话,难不成,我们上院,还有第二个院长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点小事,也不至于就把院长给惊动了吧?他老人家,不是一向不理会武院的常务?”

    “小事?你管这叫小事?你知不知道,拜你们辰院学生所辞,现在整个上院都被惊动了,院长他老人家不得不出来主持大局,你们两个,能耐不小。”又一个执法队员冷哼了一声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