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一间明晃晃的大厅。(无本创业 behindfansub.com)

    主位上,放了一排座椅,当中一人,年岁虽高,腰杆却仍然挺得笔直,威严的面相上,还带着一股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正是久经行伍的,陈琦,陈老院长。

    而其他主位上的人,一个个的,也都是神完气足,气度不凡。

    两侧的人,密密麻麻站了得有好几百个。

    大部分是教授、讲师,和武院的各级管理人员,不过也有一部分,是武生代表,大多是杰出的精英,而辰院生,则被破例允许全员进入。

    中间的过道上,几个执法队员,押着穆川和狄玉荷缓缓地走进了这间大厅。

    场面,无比的肃静。

    当几个执法队员将穆川和狄玉荷二人押到最前方后,就匆匆地离去了。

    面对着主位上,一众强者的庞大气势,和周围人的虎视眈眈,两人却很难得的,并没有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狄玉荷虽然身体微微发颤,但头还是高高地抬起,顽强地面对着主位上那一道道审视的目光。

    穆川,则比较从容,目光平视,不亢不卑。

    旁观的众人,则神色各有不同。

    辰院生,像李笑,朱豪,夏一月,罗予珂,是完全的关切和担忧。

    许明航也来了,他的神色中,除了这些,还带着一股浓浓的自责。

    而其他没关系的武生,好多都是冷眼看热闹。

    讲师和教授中,一部分是敌视穆川两人,对这两人胆大包天的作为表示不满,而也有一部分,则讥讽地看着梅水岩,似乎很期待他出丑。

    比较特殊的,应该就是姬幽若了,不知为何,她也来了,正一脸复杂地看着穆川。

    她周围,却空着一圈,似乎其他人也知道,她并不喜欢别人接近。

    “梅水岩,这两人,就是在武院之中,袭击你的两名武生?”刘琦用肃然的语声发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院长,他们两个,就是歹徒。”

    一个四方脸,小眼睛,大概五十余岁的人走了出来,正是梅水岩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不太好。

    显然,事情闹到了这一步,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竟然连陈琦都惊到了。

    如果早知会闹得这么大,他当然就应该退缩一步。

    但这时候,箭在弦上,也不得不发了。

    他满目阴沉地看了穆川和狄玉荷一眼,冷冷道:“这两个人,潜伏在武院中,一起报了我开授的《药功真抄》课程,没想到,竟然心怀鬼胎。这狄玉荷,不知廉耻,用色相引诱我,伙同这穆远游对我进行袭击。好在被我识破,才没有让他们得逞。”

    “梅叫兽,你脑子进水了?我们……”穆川正想反驳。

    “停!”主位上,副院长项钟呵斥一声,打断了他的话,“穆远游,在没有问到你的时候,不要插话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穆川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梅水岩,你可有证据?”陈琦瞄了穆川一眼,又继续发问梅水岩。

    “有的,我的管家娄黎,当时就受到了穆远游的袭击,陷入了昏迷,现在他的头部还残留着伤势,可供检查。”梅水岩立刻说。

    很快,他那个管家,就被带了上来,然后在一个,精擅查验伤势的教授检查下,作出了判断:受到过重掌力的袭击。

    “梅水岩,你具体说一下,你受到袭击的详细过程。”陈琦继续问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这狄玉荷前来向我请教学问,却故意搔首弄姿,脱下衣服引诱我,我察觉到不对,假装受其引诱来到卧室,而后,我警惕地发现了潜藏在我卧室中,准备对我进行突然袭击的穆远游。

    两人见事情败露,一心逃跑,我没能留下他们,没想到这两个人,竟然在武院之中,大肆造谣,对我进行诽谤和诬陷,损害我的名誉,简直不可饶恕!”

    梅水岩振振有词地说着。

    穆川却听得发出一声嗤笑。

    满脸都是一副不屑的样子,只是忍住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穆远游,狄玉荷,你们两个,说下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陈琦这时候看向两人,转换发问的对象。

    狄玉荷先问答了,轻声说:“那一天,我邀请远游跟我一块去找梅水岩,但因为梅水岩的规矩,是同一时间只教授一个学生,所以,远游便在外面等待。

    没想到,梅水岩让我服侍他,说是只要我伺候好他,他就引荐我进入内院,我不愿意,他就想用强。

    幸好,远游听到我的救命声,急时过来救下了我,没让这禽兽得逞。”

    穆川则接着说:“我们两个人,逃离了这老贼的魔掌后,回到辰院。由于害怕他动用教授的影响力,将我们两个驱逐,所以,就委托我们辰院的同窗,将这一事实在全院揭露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陈琦继续问。

    “我身上的衣服,是这禽兽撕开的,可为证。”狄玉荷指了指她身上穿着的,被梅水岩撕开几道裂痕的衣衫。

    “我曾在之前见过,梅水岩对其门下的女学生,进行侵犯,可为佐证。”穆川沉默了一下,还是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这么做,一定会伤害那位师姐,但是,他也是没办法。

    这场辩论,他绝对不能输。

    所以,他需要尽量抖露出一切有利于他的证据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道,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辰院生中,那万流云却露出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“哦?你说的哪位女学生?”陈琦问。

    “兑院的,李苓。”穆川缓缓说。

    观看列中,顿时有不少人的目光,投向了一个有七、八分姿色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李苓,可在?出列。”

    副院长项钟,注意到那边的情况,出声道。

    李苓低着头走了出来,来到了中间。

    “启禀院长和诸位大人,穆远游纯属诬蔑,梅教授一向对我,礼待有加,包括对其她女生,也都如此,断无可能做出,如这狄玉荷所说的那般,强犯之事。”

    在李苓说出这话的时候,那梅水岩的嘴角,却正在猖狂地笑。

    穆远游,就凭你这个蠢货,也敢跟我斗?那李苓,早被我调教得服服帖帖,你竟然让她出来作证?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