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这笑声,在这气氛肃然的上院子云厅之内,却是大过嚣张和目中无人了,主位上,项副院长忍不住一拍椅把,喝问着:

    “穆远游,你为何发笑?”

    “回副院长,我是笑这梅水岩,有眼无珠,枉为教授,却连我使用的是什么武功都看不出来,还在那里振振有词,直如跳梁小丑,因此忍不住发笑。”

    穆川在笑声中,如是说着。

    “你!!!”梅水岩被气得双目要喷火,却还是胸有成竹地恶声道,“穆远游,徒逞口舌之利!你以为花言巧语,就能够蒙混过关!你使用的武学,绝对能步入二流水准,而且当日你使用的二流武学还不止一种,试问,你一个新生,如何能在半年的时间内,学得这么多的二流武学?说啊?”

    梅水岩这么一说,全场人看向穆川的眼色又不对了。

    原先已经觉得不该怀疑他的,又忍不住开始怀疑了。

    就连不少辰院生,甚至李笑、朱豪、许明航,都忍不住心中打鼓了。

    难道远游,真的是奸细?

    是啊,上院之中,三流武学你就算会得再多也没人管,但二流武学的学习,却绝对是受到很大的限制,别说新生了,就算是讲师,教授,想新学得一门二流武学,也需要颇费力气。

    如果这穆远游,真的身傍数门二流武学,绝对是有问题,大大的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梅‘叫兽’,废话少话,你敢不敢,就在这上院子云厅,在诸位院长、舍老、长老,诸位教授、讲师、院首之前,跟我做过一场,你没有眼力认出我的武学,却不代表,诸位强者们也认不出!”

    穆川忽然转头看向梅水岩,冷厉地发出挑战。

    他此言一出,顿时全场哗然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这是?

    上院子云厅,可是上院最重要的场所之一啊,几乎是见证了上院的历史。

    在这一个恢弘的大厅之内,诞生了上院很多重大的决定,开设过很多次接待重要人物的宴会,也举办过多次扣人心弦的比武。

    比武,倒也不算罕见,但有幸能在这里参加比试的,那都是上院之中,赫赫有名的精英啊。

    这穆远游经过这次的事情,倒是有名了,若说他有资格来这子云厅中进行比武,倒也不值得诧异。

    可问题的关键是,他竟然在这堂皇的子云厅中,在武院这么多重量级人物的视线中,

    以一个新生的身份,悍然向一个教授发出了挑战?

    一个初入三流,一个是进入二流多年,这有什么可比性么?

    再说了,就算是那些天资不凡,获资格进入内院,并最终在内院修行到二流境界的上院英才们,也不可能向教授发出挑战啊。

    毕竟,你一个武生,哪怕修为再高,武艺再强,你也是一个学生。

    而教授,即便年纪老迈了,修为衰落了,不是学生的对手,那他也是一个老师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尊师重道,都是大炎传统,这一点,没有因为任何的变迁而发生过改变。

    你一个学生,就这么在一个大庭广众之间,悍然挑衅老师,也太过离经叛道,胡作非为了!

    “胡闹!穆远游,你给我退下,这子云厅,是你撒野的地方么!”项副院长脸色都变了,第一个发出呵斥。

    “学生并没有胡闹,只是这梅叫兽信口诬人清白,学生急于自证罢了。再说了,诸位大人不是也很想知道,当日事情的真相,不如,就在这里,让我跟梅叫兽,将当日的事情还原一遍,岂不甚好?”穆川淡定地说着。

    项钟还想再说些什么,不过这时候,陈琦却发话了。

    他饶有兴致地看了一眼穆川,摆手道,“好了,老项,年轻人有这份胆气,倒也难得,我也很好奇,一个新生是怎么跟我们上院的老教授战斗的,既然如此,就让他们两个战上一场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,好吧。”陈琦都发话了,项钟也只能应是。

    梅水岩老脸有些挂不住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场合,被逼得和一个新生进行战斗,就算是赢了,他作为一个老教授,也是颜面无光啊。

    不过,只要能借着这次机会,致穆远游这个让他颜面尽失的家伙于死地,就算丢脸,也是值得。

    所以,他恶狠狠地看向了穆川,抬起了手掌:“穆远游,你如果想着,不施展那些二流武学,就可以蒙混过关,那你就太想当然了,你若是表现得太弱的话,小心我将你这个武林奸细,直接毙于掌下!”

    这时候,狄玉荷有些急了,向主位上的陈琦出声请求道:“启禀院长,当日,是我和远游联手,才从这梅叫兽的掌下逃脱的,我请求,跟远游一块战斗。”

    然而,未待陈琦回答,穆川却直接拒绝了:“狄师姐,你伤势未愈,也帮不上我什么忙,就在旁边观看就好,对付这只叫兽,我一人足矣。”

    狄玉荷还想再说些什么,陈琦也在上边发话了:“狄玉荷,没关系,这场战斗,主要是为了看看穆远游武功的来历,不是为了分出胜负,你且退到一旁。其他人,也给他们两个,让出空间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声令下后,还在场中央的人纷纷退散。

    最后,只留下了梅水岩和穆川相对而立。

    “梅叫兽,拜你所辞,我吃了三天的牢饭。这三天的时间,我每次回想起来,对于上一次,你我未能尽幸的战斗,都深表遗憾。没想到,这个弥补的机会,这么快就来了。”穆川缓缓地摆好了精门拳的起手式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也很遗憾,上次让你这个武林的奸细逃脱了,不过这次不会了。无论此战,你是隐藏手段也好,还是使出真手段也罢,你都必死无疑!”梅水岩发出得意的奸笑声。

    穆川使真功,就会被坐实与武林勾结,不使真功,他就拼着受武院责罚,将其直接毙于掌下。

    所以,在梅水岩看来,无论这场比试的经过如何,结果都从开始就已经注定。

    穆远游,必死无疑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PS:本章是为“书友161209191339756”兄弟的第一次加更。

    感谢你一直以来,对文桀的支持。

    本来,按照我0,5,0,5的更新规则,今日是无更的。

    但是,我想起来我二月份还欠下两更,今天就给还上吧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