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贼,接我一拳!”

    穆川,仰头,发出一声巨大的咆哮,一只拳头,蕴藏着千钧之力,霍然击出!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见穆川真的使用了这门他不识路数的二流武功,顿时不惊反喜,抬手使出他最为得意的掌法《光破掌》,挥手迎击了过去。

    巨大的劲风交击下,穆川被二流高手强大的掌力反击得往后退了两步,但他面色丝毫不变,脚下一蹬,使出精门步的一式,“跨海渡江”,转到梅水岩的右侧,同时,又是疾速的一拳击出,如流风破入波涛,正是精门拳的又一式绝招,“流风破浪”!

    梅水岩和穆川两人,在这子云厅之内,展开了一场剧烈的激战。

    虽然这次,没有了狄玉荷在旁边,但穆川的实力,却不减反增。

    因为不需要保护狄玉荷,他可以更尽情地施展精门步,在战局不利时进行躲避,而不需要有所顾忌。

    这《精门步》,穆川虽然并没有进行多刻意的修炼,但在《精门武典》的众多武学中,这门步法,却几乎是他掌握得最好的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,武学之道,触类旁通。

    除了《精门步》,他还会《云游步》,《残月步》,《彩云步》,都是高深的步法,尤其《彩云步》更是世所罕见的顶级步法,蕴藏莫大威能。

    虽然穆川的《彩云步》还没修炼成功,但是当日,通过赤参果的药力,他却已经对这门步法有了巨大的领悟。

    所以高屋建瓴,他连带着对这《精门步》也使用得出神入化。

    几乎是到达了二流步法可以到达的最高阶段。

    在于梅水岩交战了三十多招后,数次的陷入危机,穆川都用这《精门步》轻松地摆脱。

    “妙,真妙,这穆远游的步法,实在太巧妙了!”

    “这门步法,当是二流上乘,每次地施展,都将梅教授耍得团团转。”

    “步法高妙是一方面,这穆远游施展得好,则是另一方面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他那拳法,威力当真不俗,而且不拘尼于一格,完全看不出是什么路数!”

    “这门拳法,是厉害,估计,少说也是一门二流武功,但是,我竟然没有见过?难不成,真的是这穆远游与武林勾结,从武林人士那里学来的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,你没见过,不代表不存在。或许啊,是某位内院的高人,见这穆远游资质不凡,偷偷传授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也有可能,虽然我们武院的模式,不允许私相传授,但是对内院的一些高人来说,可不适用啊,比如说,经常待在内院的,管大宗师?他要是想传授这穆远游一招两式,就算是陈老院长,也管不着吧?”

    “我去,你开什么玩笑?这穆远游就算再资质不凡,那也不可能入得了管大宗师的眼吧,多少内院的精英,年纪轻轻就步入二流的天才,想得他一句指点而不可得,又何况这穆远游一个区区的中舍新生?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打个比方,总之,这穆远游既然敢光明正大的施展出来,我觉得他这些武功,肯定是来自武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台下观战的众人,纷纷地交头接耳。

    不过大多数人,都是生起了疑惑和好奇之心。

    盖因,穆川战斗中,施展出来的这些武功,他们都看不出来历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看不出来,不代表别人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在这台下众人中,靠前站着的那一批人,虽然不比主位上坐着的众大佬,可论起地位,那也绝对是上院绝对的高层啊。

    他们的修为,都非常高强,应该能看出来吧?

    这么想着,不少人就干脆发出了提问。

    “刘老,这穆远游施展的,是什么武功啊?”

    刘志儒,作为中舍的舍辅,修为高强,还经常主持中舍的各种比试,论起眼光,在台下的众人中,绝对是数一数二,因此啊,他旁边的不少人,都把询问的目光,放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,远游这孩子不错,施展的这些武功,威力都不凡,展现了我们武院精英学子的风采……”刘志儒摸了摸胡子,说着。

    周围人却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什么叫,展现了我们武院精英学子的风采?

    我们是在问你,他这武功什么来历。

    你这完全牛头不对马嘴好么!

    见问这刘志儒也不好使,这批人,干脆将目光投向了主位上的武院大佬们。

    他们,可都是修为精湛的一流和顶尖高手,如果连他们都认不出来,估计,这穆远游练的,就肯定不是武院武功了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并没有能看出什么。

    主位上的大佬们,都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,一派高手风范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这时候,心里也揣着一肚子疑惑,但是,面对着台下这么多的目光,他们可不能,将这份疑惑表现出来,不然的话,万一说错了什么话,明日全院皆知,必然会老脸大大的无光。

    这时候,穆川和梅水岩又激战了五十回合。

    穆川不再局限于《精门拳》。

    《精门掌》、《精门指》中,各个强大的招式,被他信手拈来,向着梅水岩发动潮水一般的攻势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得意忘形,不该施展的武功,一个没有施展。

    内功,始终是模拟的《精门心法》。

    这门心法的长处虽然在修炼上,但也毕竟是一门二流心法,威力不俗,加上穆川这一身,常年由各种内功打磨出的精纯内力,施展出来就更加稳健了。

    “梅叫兽,我这招式,可犀利否!”

    这一次直面二流强敌的机会,也激发出了穆川的豪气。

    虽然一开始局势不利,但他愈挫愈勇,尽情施展他自己创出的《精门武典》武学,又在持续地战斗中,不断深化对这些武学的理解,实力一分分地增长。

    逆境,造就强者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面对穆川强烈的战意,梅水岩却无心战斗。

    他不时的,就要看看台上众位大佬的眼色,企盼他们能坐实了穆远游奸细的身份,当场将穆远游致于死地。

    然而,大佬们却一个个的都没有叫停战斗的意思,甚至就连那秋长老,都凝眉看着穆川的动作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梅水岩的心,不由更加惶急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PS:本章是为“挚醉金迷”兄弟的第一次加更。

    感谢你对文桀回归以来,不懈的支持。

    这二月份欠下的两更,我今日就还上了。

    因为是加更,所以明天还是五更。

    我今天得多码点字。

    以后若是再欠下个人的更新,我就先不主动加。

    你们自己在书评区留言,你们要求哪日加更,我就哪日补上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算是对我起到了一个督促的作用,不然明明是二月份欠下的更新,我居然拖了20天才还上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