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这些年,修为确实不进反减。

    混到了这个老教授的位子,他也没什么追求了,加上他开的课程《药功真抄》也跟修为没什么关系,更促进了他的懈怠之心。

    不过,最关键的,还是纵欲过度。

    本身他这个年纪,就不是应该放纵的年龄。

    但是,他痴迷这种对门下女学生进行侵犯的淫乐,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本身,作为教授,竟然对门下女学生犯下淫行,这是不合伦理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不过也正因如此,他更加迷恋这种禁忌的感觉,为此,还倚仗着自己药功高强,频繁地配置壮阳药物,以更持久的,对女学生进行侵犯。

    他本就年迈的身体,为此深受损伤。

    在内力充沛的时候,他还能倚仗自己修为的高强,对穆川进行压制。

    可随着战斗的进行,这一情况,却产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穆川年轻力壮,专心致至,越战越勇,而他却受老迈身体的拖累,加上心中焦躁,无心战斗,因此,胜利的天平竟然产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穆川渐渐战稳了脚根。

    梅水岩,却露出颓势。

    台上的众位大佬,当然都察觉出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可是,由于让他们进行比试的是陈琦,陈琦没开口说停,其他人自然也不好越俎代庖。

    这时候,穆川又是一声仰头的咆哮,轰出了“百兽吼天”。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我想起来了!”

    突然,观战的讲师群中,一个中年男子发出惊喜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想起什么来了,樊权?”

    周围人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他这招式,有些像《金虎拳》虎王咆哮!不对,又好像是《暴狼拳》,饿狼夜嚎?”

    这个叫樊权的中年讲师,兴奋地说着,不过说着说着,他又挠挠头,自己也不确定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樊权,你不确定,就别在那里瞎咋呼好不?没看那么多武院的教授和长老都认不出来路,就你能是吧?”

    旁人看他这副样子,顿时失去了兴趣,不再看他,甚至有的还奚落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对是,刚才那一招,怎么又好像是《蛤蟆拳》,蛤蟆疯叫?”

    樊权继续陷入了苦思。

    他在武院之中,开授的课程名叫《三流拳学大观》。

    课程的内容,是对武生普及各种三流拳学的精要之处。

    作为这门课的讲师,对于武院藏书阁之中,各种的三流拳学,他自然都是如数家珍。

    因此,才从穆川施展的武功中,看出眼熟的迹象。

    激战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这一会儿,穆川和梅水岩又是战了一百多招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就连一些眼力普通的武生都感觉出不对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两百招过去了,远游竟然丝毫不显疲态?”

    李笑发出惊叹。

    “还有,梅水岩,气息变粗了。”

    夏一月,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变化,并指出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哥果然厉害,快揍死那禽兽!”

    罗予珂紧绷着双臂,一脸紧张地观着战斗,这时见穆川露出优势,小脸立刻激动得发红。

    讲师、教授群,眼力却更高明一些,指出了造成这一变化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这穆远游,在肉体的锻炼上,造诣不低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肉身的力量还是很重要的,如果肉体的力量强大,自然就会相对的,减轻对真气的消耗。相反,肉体力量不强,单靠真气,等真气逐渐衰弱,自身的战斗能力也会急遽减少。”

    “年轻就是有这个好处,身体更适应长时间的消耗,相反我们老年人,就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话不是这么说,其实像梅水岩这五十多岁的年龄,也谈不上多老,若是勤于修炼,肉身并不会怎么衰落。就像陈老院长,七十多岁高龄,依然老当益壮!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拿梅水岩和陈老院长相比,你也太抬举他了,这家伙做下的龌龊事,以为别人都不知吗。”

    穆川这时候,却是酣畅淋漓。

    虽然战到这时候,他浑身也已经无比的疲惫了,真气更是空虚,但是,他眼中的战意,却仍然炽热如火!

    只因为,气喘吁吁的梅老贼,比他更加的不堪!

    穆川其实一开始也没想到,战到后来,这梅老贼会表现得如此不济。

    所以,他在中途,也适时地转换了策略,少了硬碰硬,而是更频繁地动用精门步,以期将战斗拖得更长。

    果然,等现在拖到三百招后,战局已经发生了逆转。

    “老贼,受死!”

    觑准梅水岩疲惫之余露出的一个破绽,穆川怒嚎一声,将满腔的愤恨和不屑融入铁拳中,蓦然挥出一道灿烂的拳芒,径直砸在了梅水岩的脑门上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梅水岩痛呼一声,涣散的真气无法再保护他,竟就这么被一拳砸得脑袋一晕,而后,穆川抬手一脚,将其给狠狠地踹飞了。

    “噗通”一声,梅水岩如狗吃屎一般,趴在了地上,一时半会,竟然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穆远游对梅水岩,经三百四十四招,梅水岩,败!

    全场顿时一片哗然!

    “梅教授,竟……竟然败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,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他可是一个老教授啊,就这么……败给了一个新生?”

    “穆远游好厉害!”

    “远游哥当真神武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太好了,总算是给玉荷姐出了一口恶气!”

    这些各式各样的议论声,也落入了从地上爬起来的梅水岩耳中。

    他像是斗败的公鸡,满脸的耻辱和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被一个新生所败,从此之后,他在武院之中,恐怕再也抬不起头来了!

    可当目光转向穆川的时候,他的眼神中,立刻又充满了无比的怨毒。

    他是丢脸了,可是,这个带给他耻辱的人,却必须死!

    “院长,请你为我做主啊!我是输了,但是这穆远游的武功,实在高强,而且有几次,我的光破掌力已经打在了他的身上,却只是造成了一些轻伤,他的硬功修为,是真的不低。试问,拥有这么多来历不明武功的人,怎么可能不是武林的奸细啊!”

    梅水岩泪如雨下,向着主位上的陈琦苦诉。

    陈琦看着汗如雨下,正站在场中央剧烈喘息的穆川,缓缓地说着:“穆远游施展的武功,我的确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全场顿时惊呆。

    梅水岩,更是发出了报复的快意狞笑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