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琦院长,可是在坐诸位之中的最强者啊,实打实的,顶尖高手的修为,而且壮年时期,常年在外征战,作为在生死的战场中磨炼出的行伍中人,他一身的实力若发挥出来,将是极其的可怕,远不是梅水岩这种银样镴枪头可比啊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陈琦院长说不认识穆远游的武功,岂非就是坐实了他的武功来历不明这件事。

    那么,被证实了武林奸细身份的穆川,毫无疑问,今日必死!

    不少人看向穆川的目光,已经像是在看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,陈琦院长的表情却很平淡,他看了一眼全场,补充说,“不过,我一身所学,都是如何克敌死命,对于低等武学的见识,并不如何高明,我认不出穆远游施展的武学,也是正常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众人才释然。

    也是,二流武功,在他们看来,确实不弱了,但是在陈琦院长这等身份的强者看来,二流武功,也就是那么回事吧,就跟他们看待三流武学一样,不值得在意。

    所以陈琦院长认不出,也不能说明什么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看诸位之中,似乎对穆远游的武功路数,有所猜测,不妨上前一谈。”陈琦这时候又继续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院长,我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樊权第一个走了出来,他站在场中,面向着主位的方向,先施了一礼,才缓缓说道:“我在武院之中,教授《三流拳学大观》这门课,专门给武生们讲解,三流拳法的各种知识,因此,作为这门课的讲师,我对于武院之中可以接触到的各个三流拳学都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刚才,我细细观看穆远游和梅教授的战斗,在穆远游的拳法中,看出了《落枫拳》《蛤蟆拳》《金虎拳》《百炼拳》《满月拳》《虹光拳》《暴狼拳》……的痕迹。

    虽然他施展的,似是而非,而且威力较大。”

    樊权第一个带头,顿时便打消了另外一些人内心的迟疑。

    “院长,我是《步伐桩》课程的讲师,唐恒一。穆远游在战斗中施展的步伐,在我的观察中,存在着《金马步》《熊立步》《浪涛步》《滚步》《轴步》《飞叶步》《破风步》……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《指力锤炼》的讲师,米越,我认为,刚才穆远游曾经施展了几门,在我印象中比较熟悉的相似指法,《断木指》《穿石指》《横金指》《青刚指》《蝶指》《猴指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《入门掌法要诀》的讲师,邹意,刚才穆远游施展的掌法,似乎有些类似于我所会的《易力掌》《碧蛇掌》《飞鬼掌》《豹跃掌》《半花掌》《拂柳掌》……”

    这几个讲师上来,将他们观察的所得,口沫横飞地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后,又不断有人上前,道出了近似的观点。

    “《金虎拳》?我也会啊,我怎么没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看出来了,你也是讲师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学习过米越讲师的《指力锤炼》,难不成,穆远游也上过这门课?”

    “不会,我是新生,这门课,穆远游没报!”

    “不过一个人,怎么可能施展出这么多武学,讲师们是不是看错了?”

    “哼,一个看错了正常,怎么可能全部都看错?”

    等这批人纷纷地陈述完了自己的看法之后,就暂时没人上来了。

    众位武生,不由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肃静。”

    陈琦摆了摆手,等全场安静下来之后,他看着穆川,双目中闪出一道奇芒,沉声道,“穆远游,你解释解释,你施展的,究竟是什么武学?”

    “启禀院长,我施展的,都是我在武院藏书阁中,看书学来的武学。”穆川淡淡地答着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武院藏书阁,只有三流武学才对你们武生开放,而你施展出来的武功,却明显不止三流!”梅水岩立刻反斥一声。

    “大家请看!”

    穆川说着,又一次地仰头,作出仿佛在咆哮的动作,却并没有真的咆哮,而是伴随着他手部摆起的拳法架子,一边施展一边作出解释,“这一招,我将其命名为,‘百兽吼天’,乃是我融合了《金虎拳》‘虎王咆哮’,《暴狼拳》‘饿狼夜嚎’,《蛤蟆拳》‘蛤蟆疯叫’,取其近似之处,去芜存菁,而得来的,威力比起原先,提升了数倍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,怪不得!怪不得我看着这么眼熟,原来,你竟然将这几门拳法的招式融成了一炉!”樊权一拍脑门,露出了恍然之色。

    这下子,在场的所有人看向穆川的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竟然将几门三流拳法,融合成二流拳法,这等武学领悟力,也太可怕了!

    穆川却没有管这些,而是自顾自的,施展武功。

    “这一式,我命名为,‘流风破浪’,乃是我融合了《阴风拳》‘阴风怒啸’,《雷风拳》‘狂雷怒风’,《风火拳》‘风火轮转’……而得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掌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一指……”

    由于穆川特意放慢了动作,众多武生们都是看得目不转睛,不少修习过他所列出的三流武功的人,更是拍手叫绝,为穆川的别出心裁深深的叹服。

    梅水岩的脸色已经一片灰暗。

    看着穆川旁若无人的表演,他知道这回自己,肯定完蛋了。

    他自以为得意的,武林奸细的指控,反而将这穆远游的天才之处,在这上院子云厅,衬托得无比不凡。

    那些上院的大佬,岂有不保他的道理?

    果然,当他的目光灰败地扫过主位上的诸位大佬时,看到的,正是一双双赞赏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此子,不凡!”

    “三流修为,就能通过融合三流武功,自创出二流武功,日后成就,不可限量。”

    “我成丨都上院,又多一英才矣。”

    其中,那中舍舍老吕朔,更是转头看向陈琦,出声道:

    “院长,有这等天赋,这穆远游不可能是奸细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院长,真有这么天资不凡之人,武林肯定将他雪藏培养,岂舍得让他出来,做一个奸细。”

    “院长,我看此事,应该是这梅水岩故意抹黑栽赃,不可听信!”

    好几个大佬,都纷纷为穆川说话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