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诸位放心,我陈琦,可不是是非不分之人。而且,我向来有功必赏,有过必罚。只是,现在,我还需要弄清几个问题。”陈琦摆了摆手,看向了穆川。

    “穆远游,你创出的这些功法,可有名目?”

    “回院长,学生将这些武功,统一归到了一起,将其命名为《精门武典》,取百家精义之义。”穆川回答着。

    “《精门武典》?好名字。”陈琦点了点头,又说道,“那么,如果我再给你一些三流武功,你能不能将他们归纳成二流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一问出,整个子云厅的气氛都不由一凝。

    不少人心中感叹,姜还是老的辣。

    陈老院长的这个问题太关键了,如果这穆远游,能无限的将三流武功提炼成二流,那么,他这份天才的资质,将给武院带来多大的财富啊?

    甚至整个大炎,都会因此而震动。

    这代表着,一个新的,或许不逊于武帝、霸王的绝世天才冉冉升起。

    “恐怕不能了,不瞒院长,我当日是突发灵感,产生了一种顿悟状态,一日之间,将这门《精门武典》创了出来,可创出后,我就昏厥了两天两夜,并在之后,陷入了精神的萎靡,到现在,还没缓过劲来。”穆川耸耸肩,遗憾地说着。

    其实,他也希望自己是一个绝世天才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报仇之事,或许他也并不需要担忧了。

    像武帝、霸王那样的绝世天才,一旦成长起来,那不消说,肯定是当世武力的第一,同一时代,无人可堪媲美。

    就算是当世炎皇,也得在这等绝世的武者之下,俯首听命。

    只可惜的是,他并不是,他只是借着奇珍之力,侥幸当了几天绝世天才的幸运儿罢了。

    但饶是如此,他的这个回答,也令得全场,陷入了无比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这些功法,都是你一日之间悟出的?”陈琦惊愕地追问。

    “是,当日我突然灵感爆发,就急匆匆地进入了藏书阁,大量地翻阅武学,没想到,还真的幸不辱命,借此良机,给我创出了这门《精门武典》。”穆川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候,那日,作为藏书阁管理的李执事站了出来,带着激动的心情,兴奋地道:“院长,我可以作证,当日的藏书阁,就是我当值的,这穆远游一进去之后,就开始疯狂地看书,一目十行,也不见思考,几乎是片刻就翻完一本,然后将其扔下,继续翻阅另一本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大概持续了数个时辰。

    当日,有不少其他在看书的武生,都见到了这件事,可是闹出了不小的轰动呢。

    他此话一出,顿时,就有几个当时亲眼目睹了这件事的武生,出言作证。

    “是啊,院长,当时我们也看见了,确实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“穆远游从一个书架,看到另一个书架,只花费了半个时辰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以为,他是在哗众取宠。没想到,他竟然是在参悟武学。”

    “幸亏李执事开明,不然的话,当时的穆远游险些被我们赶出去!”

    他们的言语都很激动,又不无唏嘘之意。

    是啊,当时,若那穆远游在他们的非议之下,被灰溜溜赶出去,可就不会发生这精彩的一幕了。

    一个新生,靠着自己领悟的二流武学,竟然将一个老教授揍扒下。

    武院多少年,没有发生过这么有趣的事情了!

    “一日之间,陷入顿悟状态,创出诸多武学?”

    “这事,确实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活了七十多年,也没听说过这么蹊跷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些人的作证,现场又是陷入了一片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当日,你陷入顿悟状态,可有前兆?”陈琦也被这一罕见的事情激发了兴趣,兴致勃勃地追问穆川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前兆的话,因为学生是僧人出身,虽然现在还俗了,但是还是有每日诵经的习惯。那之前,学生在诵经之时,仿佛见到,佛祖端坐,菩提树下,对弟子微笑。”穆川沉吟一声,说着。

    “哦?原来如此!难怪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下舍舍老孔洵一脸激动地从坐位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孔老,难怪什么?”众人都纷纷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孔舍老宣了声佛号,缓缓道,

    “传说,佛祖在菩提树下敷草为座,终于第四十九日之上半夜悟四谛理,中半夜悟十二因缘,下半夜目睹明星,证无上正等正觉。

    穆远游能获得类似于佛祖的顿悟状态,想必,一定是受到了佛祖的青睐。

    善哉,善哉。

    此子福缘,当真不浅啊……”

    孔洵说完了,一脸感慨地落回了座,望向穆川的眼神中,不乏羡慕之色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恍然。

    孔舍老,平日间,可是一个一心向佛的善知识,难怪他听闻此事,会这么激动了。

    事实也正是如此,目睹这一佛迹,孔洵的向佛之心,确实是更加的坚定了。

    这下子,众人再看向穆川的神色,又是一变。

    佛教的影响力,在大炎可是根深蒂固。

    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大教。

    就连武林浩劫发生的时候,朝廷的大军都没有敢去进犯哪怕是只有一座佛象的小庙。

    虽然在场也有很多人,并不信佛。

    但是,还真没有人敢表示出对佛不敬的。

    穆远游的这顿悟,固然匪夷所思,可若是说,是受到了佛祖的青睐,那么,倒也变得可以让人接受了。

    真正的佛迹,自然不能用常理来衡量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没想到,竟然是佛祖显灵,这可是我武院之福啊。”陈琦感慨了一声,忽然又看向了台下的人群,说道,“对了,之前,为梅水岩担保其德行的几位女生何在,请出列。”

    他此话一出,那几个刚才曾为梅水岩说话的女学生顿时一脸的惨白。

    根本就不想站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,在周围人刀锋一般逼视的眼光下,她们不得不颤抖着身躯,迈着千斤重的步伐,一摇一晃地往前走。

    一道道可怜,嘲讽,落井下石,鄙夷不屑,静观好戏的眼神,像是一座座巨大的山头压下来,令她们在瞬间就陷入了崩溃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