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没走到中央,作为吸引了最多目光的李苓,已经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压力了,忽然就这么身躯一软,跪了下来,哭诉道:

    “院长院长,我也不想啊,都是那梅水岩逼的,她说了,如果我们不为其担保,她一定会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“院长,我也是被逼的,梅水岩他简直是一个禽兽,我们迫于淫威,只能为其说谎。”

    “院长,求你为我们做主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个,都挥泪如雨,要多可怜有多可怜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目睹这一切的梅水岩已经支撑不住,一屁股瘫坐在地上,满脸的绝望。

    完了,一切都完了。

    墙倒众人推。

    现在,这些跟他最“亲密”的女学生都背叛了他,他梅水岩,以及没有任何活路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把事情的经过,再详细说一遍,李苓,你先说。”陈琦又发话了。

    “是,院长,前年,我因感觉自身修炼进度慢,就想着多借用药物之力,而在武院之中,开设的诸多药物相关的课程,多需要医理作为基础,我并不具备,而梅水岩的《药功真抄》只需要考核对药物的了解,因此吸引了我的目光。

    在准备了半年之久后,我成功通过了他的入门考核,报上了这门课程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的是,这个禽兽,心怀鬼胎,让我们单独前去,听他讲课,实际上,他却借着这些机会对我们下手。

    我抵抗不从,他却借机侮辱了我,并胁迫我,如果我把这些事情,说出去,她就让我身败名裂。

    我没办法,为了前途,我只能继续忍受,被这禽兽日复一日的侮辱。”

    李苓嚎啕大哭着。

    “臭婊子,明明是你贪图我的药功!半推半就之下就从了我,这两年来,我对你可有半点不好,不仅让你享尽了鱼水之欢,还亲自帮你熬炼各种药物,令你修为大进,这才让你在大比之中,没有被武院淘汰,你竟然还有脸背叛我!”梅水岩用手指着李苓,愤怒地喝骂。

    “禽兽,都到了这个时候了,你还要诬陷我!你知不知道,因为受过你的侮辱,在李苓在别人面前,永远抬不起头来。”李苓声嘶力竭地叫吼着。

    “臭婊子,你……”

    梅水岩还待再说,却被项钟副院长一声大喝喝止了,“梅水岩,现在,没让你说话的时候,你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梅水岩一脸的死灰。

    就连接下来,几个女学生对他各种加油添醋的说法也懒得听了。

    罢了,罢了。

    不管事情的真相,究竟这些女生是半从,还是被迫,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反正他梅水岩,对门下女生进行,诱奸,甚至强奸的事实,在这一刻,已经坐实了。

    等待他的,又将是什么命运?

    “禽兽啊!”

    “简直令人发指!”

    “我武院的教授中,竟然存在着这样的败类!”

    “跟他同为教授,简直是我的耻辱!”

    “不知还有没有女生,受得过他的祸害了!”

    “这畜生,我诅咒他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听完了这些女生们讲出的,梅水岩的种种不堪的淫行。

    一道道人神共愤的眼神,几乎就在瞬间将他给淹没了。

    如果,这里不是庄严的子云厅,他们恐怕已经忍不住,冲过去,一人用一口唾沫,将这禽兽给直接淹死。

    主位上的众大佬,脸色也很难看。

    武院之中,真的出了这等败类,他们也有失察之过啊。

    不少人,又把目光看向了,陈琦陈院长,期待他做出公正的审判。

    “梅水岩,枉为教授,有辱师德,种种淫行,令人发指,我宣布,将其废除修为,剥夺传业授道之权,并将其送交官府,处以宫刑!”

    陈琦沉声宣布了他这一决定,而后,只见他屈指一弹,一道细而绵长的真气就在瞬间跨越了数丈的距离,“噗”的一声,钻入了梅水岩的小腹,将其丹田,给直接废了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丹田被废,几十岁苦修的内力,化为乌有,梅水岩在剧烈的痛苦之出,发出凄厉的哀嚎声。又捂着小腹,在地上痛楚地直打滚。

    在这一肉体和精神双重的巨大打击之下,梅水岩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岁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太好了!这禽兽,被废了武功!”

    “院长英明!院长英明!”

    “像这样的禽兽,就应该被处以宫刑!”

    “可我恨不得,将这禽兽给直接剁成肉酱!”

    “被废武功,又被处宫刑,这禽兽就算还活着,恐怕也生不如死吧!”

    在场的武生,无一不拍手称庆,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“穆远游,狄玉荷,武院出了这一败类,连累你们受到诬陷,是我失察了。这一次,能从武院中,将这一败类揪出,也多亏了你们两个的出力,所以,我必须嘉奖你们,你们都说说,自己想要什么?”陈琦看向了穆川和狄玉荷。

    狄玉荷想了想,说道:“院长,这梅水岩是罪有应得,得到了报应,可是我们这些报了他《药功真抄》课程的学生可怎么办,好像现在已经错过了,选课的时机。”

    陈琦听完了。

    不过,似乎对处理这一事务,他并不太擅长,就看向了左右。

    “院长,你觉得这样如何,这梅水岩毕竟精修药功多年,现在虽然对他进行了重惩,但是,还可以废物利用,不如责令他,将《药功真抄》的精要整理成册,贡献给武院,而所有报了他这门课的武生,都可以无偿地获得这些知识。”一个内院的长老提出了意见。

    “梅水岩,你可愿意?我答应你,如果你将这事做成,我就不让官府对你进行进一步的惩治,否则的话,说不得,你会被发配边疆,做一个苦力。”陈琦向梅水岩喝问。

    “愿意,我……愿意。”梅水岩忍着痛苦,咬牙答应了。

    只要他不想死,就必须得同意。

    若是被废除了武功还被发配边疆,那不用想,肯定是十死无生,现在的话,好歹多了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“很好,来人,带梅水岩去做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陈琦一挥手,便有几个执法队员冲过去,将梅水岩拽起,如拖死狗一般拖了出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