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想了一件,尘封的往事。”

    陈琦,眼角浮现皱纹,一双沧桑的眼眸陷入了回忆。

    “那是很多年以前了。

    我刚刚入伍,幻想着,靠着战功,改变命运,将来,做一个将军,封妻荫子。

    我在军营之中,几乎没有过休息,不分昼夜,都在那里苦练武学,到了战场,我也是必定冲在第一线,奋勇地杀敌。

    也就在那段时光,我认识了一个战友。

    他叫靳舒,因为跟我有着同样的努力,我经常能够在深夜之中的演武场,见到他。

    一人独练,不免是无聊的,我跟靳舒在互相的切磋之中,渐渐地熟识了。

    他这个人有一个毛病,就是不洗澡。

    练武功,练到最后,经常会浑身出一身臭汗,因此洗澡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靳舒,我从来没见他洗过澡,邀请他一起,也总遭拒绝。

    所以私底下,我笑称其邋遢。

    可令我没想到的是,就在有一次,因为遭遇大败,我军受损很重,很多兵士们都受了伤。

    包括我,包括靳舒,都在那次大战中,受了伤。

    身在行伍之中,受伤本没什么奇怪的,常事罢了。

    可……可就在我的伤势好一些的时候,我去看望靳舒,却再也没能看到他……

    因为胸口受伤,靳舒自己又陷入昏迷,就被其他的兵士在为他包扎的过程中,发现了他实为女身的真相。

    那一场大败,军中绝望的情绪很浓。

    就在这样的环境下,见到一个女人,兵士们疯狂的欲望暴发了。

    靳舒没能挺过来,在那些,原该是她袍泽的畜生蹂躏下,永远的凋零了。”

    在陈琦的这唏嘘声中,涌动着浓厚的悲伤之意。

    一个士兵,没有在刀光剑影中死去,而是葬身在了自己袍泽的残暴蹂躏下,这是多么令人痛心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后来我才知道,靳舒原来是代兄从军,她家只有一个男丁了,为了不让她靳家绝后,她只好,女扮男装,混入了行伍之中。

    她天赋很高,与我对练的时候,时常是她在指点我,而且,从来没有一丁点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的帮助,我陈琦,也不会在军营之中,进步那么快,最终闯出名堂。

    想我陈琦,本是一个庸碌之辈啊,可是如今,却也坐在了这成丨都上院院长的位子。

    要是靳舒,她若是还在世,想必以她的天赋,一身的成就绝对不会比我低。

    可世间没有如果,靳舒,她终究早已不在人世了。”

    陈琦说着说着,伸出手,将自己浑浊的眼睛中,渗出的两滴老泪抹去。

    “女子,未必不如男啊。

    想我大炎,虽有万里的疆域,可强敌也是无数。

    辽、西夏、金、蒙古、回鹘、吐蕃……无一不是恶狼。

    在我们大炎数亿的子民之中,可有半数都是女子啊。

    她们之中,也不乏天资绝高之人。

    若她们成长起来,对我大炎守卫疆土的帮助,将有多大!

    可恨的是,以我们大炎目前这样的环境,却实在是扼杀了太多,原本可以有锦绣前程的女子啊。

    穆远游,你有这份心,我很欣慰,能看到我大炎的这一弊端,并愿意贡献出自己的力量,为其作出力所能及的改变。

    你是一个真正的,有抱负之人。

    你的请求,我准了,从此之后,但凡有武院的女生,能够举报出武院之中,教师犯下的淫行,我都会将你的《精门武典》作为嘉奖,颁发于她。”

    掌声如潮。

    一阵高亢的欢呼声,也在陈琦的话语声落下后,激烈地响起了。

    大多是女性们发出的。

    “院长英明,院长英明!”

    “穆远游,你好样的!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穆远游,我要嫁给你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她们不仅高声称赞陈琦院长的英明决定,还对穆川,发出种种的溢美之词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话,更是听得穆川颇为的尴尬。

    他也没想到,这些女生们的反应,会这么激烈。

    连要嫁给他这种话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让他脸色微微的一红。

    陈琦看得颔首微笑,又望了一眼狄玉荷,说:

    “穆远游,既然这个决定已经下了,那么,作为在梅水岩事件中,对举报起到重要作用的狄玉荷,就是符合你提出的这条规定的第一人。那么,你可愿将你的《精门武典》传授于她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愿意。狄师姐面对梅水岩的淫威,不甘屈服而勇于反抗,我很钦佩,愿以这门《精门武典》为她喝彩。”

    在狄玉荷因激动而显得通红的脸蛋中,穆川立刻深深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!好!不过呢,如果好事全让你做尽了,我这个做院长的什么都不做,颜面又往哪里搁?不如这样,你贡献出的《精门武典》就算是武院出的,我补偿你另一门武学好了。我见你的《精门武典》没有腿法是吧?”陈琦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。因为腿法,在武院的藏书阁中,比较少,想将它们归纳出一门二流武功,难度太大,所以学生便放弃了。”穆川应着。

    当日,他确实也翻阅了一些腿法,但最终选择了放弃。

    其实对于武人来说,绝大多数的武人,修炼得都是手上的功夫。

    不管是拳、掌、指,还是刀、剑、枪,运用全在于一双手。

    真正修炼腿功,并以腿功作为主要对敌手段的武人,确实非常的稀少。

    而穆川的参悟,主要是将三流武功中,存在融合可能的进行归纳,提炼成二流。

    若是基础的,可供选择的武功比较少,融合难度自然会很大。

    所以在当日,考虑到赤参果药力有限,穆川只好选择,放弃了腿法的参悟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就允许你,进入内院藏书阁,任选一门腿法进行修习,算是你贡献出《精门武典》的补偿。”陈琦微微一笑,抚须说着。

    任选,一门腿法?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不少人都是一怔。

    既然是任选,也就是说,不限品阶?

    “院长,你的意思,难不成,我还能选一门顶级的腿法进行修炼?”穆川忍不住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呼吸声,都急促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PS:露个怯。

    其实本章最后的这段,纯属胡诌。

    在我最初的设定之中,这《精门武典》其实是有腿法的。

    但是,我给忘了……忘了……忘了!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尴尬不?

    不过说实在话,腿功确实比较容易被忽略过去。

    不管是老武侠书,还是新武侠书,以腿功著称的真的很少。

    有名的腿功,和使用腿功出名的人物,你们能叫出来几个?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