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小子想什么呢!”

    陈琦一瞪穆川,笑骂道,“还顶级武学?你当顶级武学是大白菜?先不说,我们上院有没有顶级的腿功,就算有,又怎么可能堂而皇之的放在书阁?事实上,我上院的顶级武功都由管大宗师负责保管,我可没有动用的权力。你就老老实实的,去内院挑一门喜欢的腿法吧,还有异议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穆川的嘴角咧了咧。

    他发现自己确实是想多了。

    顶级武学,哪有那么容易得。

    不过,如果能挑一门一流的腿功,那也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场上的其他人再看穆川的眼色又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大多数的男武生,都忍不住产生了羡慕嫉妒恨的心绪。

    暗叹这穆远游,还真是走了狗屎运。

    先是莫名其妙的,产生了顿悟状态,然后又利用一天的顿悟,创出了一整套的二流武功。

    结果现在,不仅利用二流武功战胜了梅水岩,还通过一番慷慨陈辞,收获了无数女生的芳心,可谓是名声大噪。

    而这还不算完,陈琦院长又表现出了对他的赏识,让他任选一门腿功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穆远游还得到了一个获取一流武功的机会。

    一流武功,那可是高级武学的范畴啊!

    去除高不可攀的顶级武学和神级武学。

    一流武学,就是绝大多数武人可以向往的顶点。

    如果这穆远游,将一流武功修炼好,别说新生了,恐怕就连很多老生里的高手,都绝对打不过这厮啊。

    毕竟,功法差一个品阶,悬殊还是挺大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今天的事情就到此结束。我宣布,散会!”

    陈琦一挥手,今天的这场上院公审算是正式落下了帷幕。

    按照身份的高低,先是大佬们离场,然后教授讲师们和各级管理人员也先后离去。

    等到穆川离场的时候,他是被一大堆人簇拥着离去的。

    他成了今天绝对的主角。

    出尽风头,名利双收。

    可是啊,面对着众人羡慕、钦佩、感动、嫉妒、恭维、愧疚、欣喜、谄媚……林林总总,不一而足的眼神,穆川自己却是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他强颜欢笑,一边不住回答凑过来的众人的道谢和恭喜声,一边加紧脚步,赶紧回去。

    不过,人群还是太热切了,他一时半会不好脱身。

    “诸位诸位,远游今天大战一场,实在太疲惫了,需要赶紧回去休息,咱们有什么话,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李笑察觉出他的状况,大声朝着众人挥了挥手,然后和朱豪、许明航一起,架起穆川就往外冲。

    费了好半天劲,几人才冲开热烈的人群,一路狂奔,回到了辰院。

    “总算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等到了穆川的卧室后,几人才算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远游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,许明航看了看穆川,嘴唇蠕动,似乎想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老许,有什么话,明天再说吧,远游今天可实在累得够呛,咱们先出去,让他好好休息吧。”李笑却拉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明航哥,有话说也不急在一时。”朱豪也说着。

    “好吧,远游,你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说着,许明航就和李笑朱豪一同离去了。

    于是房间里,只剩下穆川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他猛地倒在床上,脸色苍白,浑身汩汩冒出冷汗,衣物和被褥都被打湿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他虚脱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他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别人以为,他是风光无限。

    可只有他自己知道,自己是必须硬撑,撑不住,就是死!

    这次的公审,实在太凶险。

    只要他的应对之中,出现什么破绽,被人察觉出不对,他绝对要大祸临头。

    好在,他幸不辱命,成功地渡过了这一次,他进武院以来最凶险的危机。

    他得感谢那三天被关禁闭的时光。

    说长幸好不长,说短也幸好不短。

    如果时间长了,被那梅水岩将他的底细摸索得更清,在公审中,他就会陷入更多的被动。

    好在只有三天,还不足以让梅水岩,做出足够的调查。

    而如果时间短呢,他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,这次也同样会遭殃。

    在听到那执法队的队长说出“勾结武林”这个罪名时,穆川就开始心中一紧了。

    所以被关禁闭的时候,他确实修炼武功了,不过修炼得却是《魔言术》。

    这是一门话术。

    除了功法的部分,还有半部是讲解,如何增强语言感染力,如何欺骗,如何辩论等诸般的话术技巧。

    功法那部分,他在公审的时候,他根本就不敢用。

    一个是,怕露了陷,另一个,就是不管他模拟自己现在掌握的几十门内功中的任何一个,都发挥不出《魔言术》的威力,还不如不用。

    他在脑海之中,万般的思索,面对诘问之时,自己应该做出怎么样的应对。

    又一万次的对自己进行催眠,告诉自己就是真正的穆远游。

    甚至将自己记忆中,将属于“穆川”的那一部分临时的剥离开。

    这就是《魔言术》中所讲的,欲骗人,先骗己。

    所以说,别看穆川在那子云厅,看似从容不迫,对答如流,却实在是多亏了这三天被关禁闭,给了他充足的准备时间。

    如果他刚刚被捕,就直接被拎去审问。

    暴露的风险,一定会增加不少。

    所以他确实很庆幸。

    在冷汗终于干透了之后,穆川长呼出一口气,心神渐渐安定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便感觉到自己的四肢百骸,都传来疲惫不堪的感觉。

    浑身传来一股剧烈的困意。

    今天这场大战,让他消耗很大。

    “战意……”穆川忽然喃喃地念出了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仿佛全身又忽然有劲了。

    其实,对于今天跟梅水岩战斗的那场结果,他自己真的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当日,他跟狄玉荷联手对抗梅水岩,他清晰地感觉到了,自己和梅水岩之间的差距。

    所以他做出判断,目前的他,还不是梅水岩的对手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只是再过了几天,当他一个人独自面对梅水岩的时候,他竟然赢了。

    面对这一不可思议的结果,穆川陷入了沉思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