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当日里,我一心想掩护狄玉荷逃跑,根本就无心作战。(书^屋*小}说+网)相反那梅水岩,却气势很盛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今天,面临着走错一步,就要跌入万丈悬崖的绝境,我却反而爆发了。将所有的压力,恐惧,愤怒,不屈,全部释放了出来,誓眼战胜那梅水岩。而那梅水岩,却在巨大的压力之下,患得患失,无心作战。”

    “我甚至感觉,通过今天的作战,我的修为又大大增长了几分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,这就是战意吧。”

    “作为武人,面对困难,挫折,艰险,一定不能够害怕,而是要用自己的勇气战胜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‘武’字的精义。”

    穆川感觉今天的自己,真的是成长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双眼一阖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起来的时候,穆川感觉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在经历过昨天的狂风恶浪之后,他这一觉,睡得无比的安稳。

    由于心急去内院兑换武学,穆川就赶紧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等他把《精门武典》誊抄完,进献给武院,又从院方得了进内院选武功的凭证后,他就兴冲冲地启程了。

    由于昨天名声大噪,现在他走在武院的街道上,总不乏向他打招呼的武生,虽然有些无奈,但穆川还是一一地礼貌回应。

    之后,他就到达了内院。

    内院,是一个院中之院,非经允许,非内院生是不得无故进入的。

    好在穆川有凭证,顺利地通过了守卫的审核。

    不过守卫向他指明了内院藏书阁的方位后,也警告他,其他的地方,不得擅闯。

    穆川点头应是。

    但刚一摆脱守卫的视线,他就鬼鬼祟祟地晃悠起来。

    废话,好不容易进一趟这所谓的内院,他自然是要多转转,侦察些情报。

    内院的布局很别致。

    除了一栋栋高大的建筑,假山,回廊,照壁,花坛,流水,亭台……应有尽有,好一派园林风光。

    来往的行人很稀少,瞅了一眼穆川后,就行色匆匆地离去。

    另外也有两三个一组的,相互之间,边走边攀谈。

    穆川低着头,假装无意经过,却在竖起耳朵,偷听他们的谈话。

    “哎,可怎么办,那飞霜古剑实在太难彷制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飞霜毕竟是古之名剑,我们又不能对它进行任何有可能造成破坏的研究,只能是尽力尝试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人手,也实在不足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,有两个约摸三十多岁的男子,行走之间,正在小声地抱怨着。

    穆川听得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竟然是在内院中,进行彷制古剑的工作?

    这跟武林一比,真的是高下立判。

    武林人士,如果听到有名剑出世,只会琢磨着怎么去谋夺。

    少不得,又要在武林中,掀起一场血雨腥风。

    最终,由一个实力、气运皆俱佳之辈,夺得名剑大杀四方,建立赫赫声威。

    可朝廷呢?

    竟然开始组织人力,对名剑进行研究,而不是只会使用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能彷制出一模一样的名剑,然后朝廷的高手个个都能手持一把名剑,实力岂非要大大的增长?

    不过,让穆川松一口气的是,听这两人的口气,似乎彷制名剑还是一个很难的技术活。

    “远游?”

    忽然一声叫喊传来。

    穆川顿时一惊。

    这内院中,竟然还有人认识我?

    穆川转头看去,却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男子笑吟吟地走过来,上下打量了他一眼,却正是廖院首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这么快就来兑换腿功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,是啊。院首你怎么也在这里?”穆川奇道。

    “不然我在哪?我本来就是内院的学士,平时也都在这里,去当辰院院首只是我客串的杂务,不然的话,就辰院那点小事务用得着我天天去坐镇么?”廖院首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就跟我们武生,也会在武院揽下一些话,赚点外快,廖院首你也是如此喽?”穆川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你才知道?你这个学生,可一点不关心武院事务啊!”廖院首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,不知院首你在内院,都忙些什么啊?”穆川干咳,装作不经意地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廖院首犹豫了一下,不过看了一眼穆川后,他还是很快地说道,“这个告诉你也无妨,不过不要在武院里乱传就行了。我平时,主要负责研究军队武学。”

    “军队武学?”穆川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“对,任何一个王朝强大与否,都是立足于它的军队。

    而我们剑南,位于我朝西南疆,属于边疆地区,战事不断,所以对于军队的要求就更高。

    我平时的任务,就是和同僚一起,研发军队武学,以让我朝的士兵,能够获得更快更强的成长。”廖院首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院首你的任务还真是至关重要,或许,你研究的武学,能够帮助我朝不少的士兵,在战场上存活下来。”穆川肃然起敬地说着。

    内心中,又是暗暗的一震。

    这军队武学,可也了不得。

    若真如这廖院首所说,大炎朝的士兵会经常得到更新换代的新式武学,那在战场的杀伤力,绝对是要逐年的提升啊!

    长此以往,真心的恐怖!

    “哈哈,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廖院首不无得意地一笑,又继续说道,“走,远游,你该是迷路了吧,这里跟藏书阁的方向可是相反的,我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院首了。”穆川感谢了一声。

    心里却在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他还想,在这内院之中,多逛一会呢,没想到,会被这廖院首逮到,直接中断了旅程。

    “远游啊,我知道你对内院好奇,这很正常。不过呢,内院重地,还是不能擅闯,不然被这里的巡逻卫逮到,你不免有一场麻烦。”廖院首却似乎洞穿了穆川心里的想法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,院首,咱们这就走吧。”穆川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也不用急,毕竟就在昨天,你可是连院长的赏识都得到了,等你过了新生阶段,想进入内院就要比别人容易得多。”一边领路,廖院首一边说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