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只是,一流下乘?”穆川一愕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老人家还能骗你不成,你仔细想好了,不知道你走了什么狗屎运,能让院长特批,给你任选一门腿法的机会,这样的机会可就只有一次,不要选错了后悔。”麻衣老者瞪了他一眼,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,年轻人,依我看,要不你就选《断情截脉腿》怎么样,截脉的属性可是很强的,一旦踢中,几乎就等于赢了一半。”葛衣老者这时候也出声指点。

    穆川再一次陷入了深思。

    心中,陷入了天人交战。

    无论从一楼的藏书阁执事,还是从这两位修为高强的老者身上,他得到的,都是确认无误的消息,那就是最强的三门腿功,就是《破日青焰腿》《半月奔雷腿》《断情截脉腿》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再无其它。

    而乌月晴让他选的,竟然只是一门一流下乘的腿法。

    这可就确实有些难以抉择了。

    主要他吃不准,乌月晴是什么目的。

    他对于此女,可一点也不了解,毕竟相互之间,也只有短短的两个照面。

    若是就这么相信于她,未免有些盲目了。

    相反,那三门腿功肯定是一流上乘,也肯定强大是无疑的。

    所以问题就来了。

    是相信自己的所见所闻,还是相信那乌月晴。

    “小子,想好了么?我们两个,还要吃酒,可没空陪你这么一直耗着。”两老者又催促。

    “两位前辈,我选《流光迷踪腿》。”穆川还是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一旦选了就不能后悔,也不能改换其它腿法。”麻衣老者凝视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确定!”穆川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让他最终下了决心的,是她对于乌月晴此女的揣摩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短短的两次碰面,穆川对于此女的脾性却也有了一个直接的了解。

    那就是傲气。

    无论从她那神态,语气,还是动作,都透着一股浓浓的傲气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特意来拦下他,就是为了用一个谎言来破坏他的机遇?

    感觉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真上了当,一流下乘的功法也可以了,就算不如一流上乘,毕竟也是一流,他也可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小子,有你的!”

    两位老者看了穆川一眼,忽然发出齐声的怪笑。

    “呃,两位前辈,请问怎么了?这《流光迷踪腿》难道有什么蹊跷?”穆川挠头道。

    “自己拿去看吧,看来你是有高人指点,算你走了大运。”

    麻衣老者站起身,走到书架那里,小心地拿取了一本秘籍,然后又走回来,递给了穆川。

    穆川称谢一声后,就迫不及待地盘膝坐了下来,察看起手头这本秘籍。

    只是粗略地浏览了一遍,穆川的脸上,就浮现出了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他忍不住大笑出声。

    难怪,难怪啊!

    这《流光迷踪腿》,竟然是一门自带心法的腿法!

    不同于一流和二流,从一流武学往上,会逐渐出现,自带心法的功法。

    在大理,有一个家喻户晓的例子,就是段氏的《一阳指》!

    这《一阳指》是段氏绝学,位列顶级,既是指法,也蕴含心法,非常的强大,是段氏能够镇压白蛮诸族的根本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若是自带心法的武功,威力绝对远超同侪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,心法与武功相济,发挥出的增幅作用。

    比如说这《流光迷踪腿》,若是用他自带的流光真气施展出来,不仅会具备流光幻惑之效,威力还要大增,绝对远超那三门一流上乘的功法。

    当然,凡事有利皆有弊。

    自带心法的武功,也限制了对于其他武功的发挥。

    比如说,大理段氏《一阳指》。

    段氏之人,只会苦修指法,而不会去研究拳法,掌法,刀法,剑法等等其它武功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不想,而是不划算。

    因为《一阳指》的心法,本就为指法而生,若是用这心法去施展其他武功,自不免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不过段氏之人,也不可能因为这一点就放弃《一阳指》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,《一阳指》的心法也位列顶级,即便不如单纯的顶级心法,那也不是一流内功可比的。

    类似的还有武当的《太极拳》,不过太极心法的包容性要比一阳心法强一些。

    像穆川和穆湄的《彩云仙游诀》也有类似的特点,这门功法,是与步法伴生,两者并重,也不算是单纯的内功。

    真正的纯内功,比如少林《易筋经》。

    如果以《易筋经》作为核心,施展大多数的绝技,威力都会很强大,这等包容性,不是上述三者可比的。

    所以,在任何品阶的功法中,以内功为主的功法,都是价值最高的。

    比如《残月阴缺功》,就是这样的功法。

    不论是残月步,还是阴缺功,都是其心法的衍生物。

    所以说,每次想到,只用《精门武典》就跟揽月宗兑换到了这门功法,穆川都会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把手中的《流光迷踪腿》翻回第一页,穆川开始了认真的记忆。

    当然,为了记忆不出错,穆川还特意打扰了正在闭关苦修《彩云仙游诀》,这段时间没怎么联系的妹妹,让他跟自己一块,记忆这《流光迷踪腿》。

    两位老者,这时候却在看着他,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这功法就这么给他,合适么?毕竟,这门功法的价值可不是一流下乘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,他的凭证上,可写的清清楚楚,‘任何一门腿法’。这《流光迷踪腿》虽然自带心法,但你不能否认他是以腿法为主,心法为辅,终究算是一门腿法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懒得管那么多了,反正是陈琦盖的印,真出问题也是他兜着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穆川长呼出一口气,将手中的秘籍合住了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?”两老者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穆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何止记住,他都快倒背如流了。

    “哥,你现在在哪呢?我这段时间一直在闭关,你从哪弄来的这个《流光迷踪腿》,可不赖啊,竟然还自带心法。”穆湄好奇地在心底询问着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这段时间的经历,可当真是一波三折,等我先回去,再慢慢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心里回了妹妹一句,穆川就跟两位老者告辞。

    不过在回到一楼的时候,他却被几个执事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是不是选的《破日青焰腿》,我的家当可全押在你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《半月奔雷腿》,你一定选的《半月奔雷腿》!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没选《断情截脉腿》,小家伙,我告诉你,你今天就别想走出这藏书阁!”

    几个执事,急声询问,最后一个人,更是如凶神恶煞一般,恐吓穆川。

    “抱歉了,我并没有选这三门腿法的任何之一。”

    穆川眼睛一眯,耸耸肩,在三人愕然的眼神中,大踏步离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