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间的时候。(无本创业 behindfansub.com)

    穆川在客厅中,正在教狄玉荷修习《精门武典》。

    这是武院分派下来的任务,由他亲自教狄玉荷,不过也仅此一例。

    至于以后,如果再发生女生举报教师而获授《精门武典》的话,倒不用再麻烦他。

    “狄师姐,这门《精门心法》,因为汇聚了众多内功的长处,在修炼方面,很有其独道之处……”

    穆川从最重要的《精门心法》开始,认真地教狄玉荷。

    时间不知不觉过去。

    让穆川惊讶的是,这狄玉荷的天分还真心挺高,对他教的东西很快就能举一反三,这让客串老师的他,节省了很多力气。

    “远游,在吗?”

    这时候,门外响起一道声音,随后,也没待穆川回应,这门就直接开了。

    然而,当来者看到客厅中的景象时,却顿时一怔。

    “玉荷,你也在……”来者,沉默的面容显得有些憔悴,正是许明航。

    狄玉荷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就低下了头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啊,武院分派的任务,让我亲自教狄师姐修行我创的那门武功,我想着,择日不日撞日,就赶紧吧。”生被再次被误会,穆川忙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那,打扰了,你们先继续,我改时间再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许明航就要退出门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狄玉荷忽然出声。

    许明航停住了脚步,以一种忐忑的眼神看着狄玉荷。

    “许师兄,我想专心练武。你以后,不要来找我了好么?”狄玉荷咬咬牙,眼神中复杂的光芒一闪,最终还是坚定着声音,将这些话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许明航身躯一颤,有如被晴天的霹雳打到,差点没能站稳。

    “玉荷,我不明白……”他脸色无比的苍白,声音颤抖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不明白的,许师兄,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,可是,玉荷现在已经身为人母,有些不该有的想法,该斩断就早点斩断吧,对你,对我,都是好事。”狄玉荷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不,玉荷,我不在乎,就算你身为人母又怎样?我喜欢的是你,而不是别人的目光!”许明航大声喊着。

    “玉荷真的不配你,而且,玉荷已经心有所属。”狄玉荷缓缓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要跟我提那个人!”许明航喘着气,眼神发红,带着一丝狰狞,“我不管他是谁,总之,他身为一个男人,却抛妻弃子,留你们孤儿寡母,在这世间挣扎求存,受尽了冷眼和屈辱,他有什么资格,担当一个丈夫,一个父亲!这样的人渣,他根本就不配你的喜欢,玉荷,你醒醒好么,我求你了!”

    “住口,我不想听到任何人诋毁他!”狄玉荷也霍地站了起来,语声很激动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在说实话而已。玉荷,过去的终究已经是过去,就算你以前喜欢过他,但你也得为以后着想啊,难道你想让宝儿长大了以后,知道他没有父亲?我知道你的顾虑,可是我发誓,我会像亲生父亲一样,和你一起照顾宝儿,决不会让他长大之后,受了委屈!”许明航赌咒发誓地道。

    “许师兄,你还要让我怎么说!我不喜欢你,请你不要再缠着我好吗!”狄玉荷快咬破了嘴唇,这时候狠声说下重话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许明航再说不出话来,失魂落魄,跌跌撞撞地出了门。

    狄玉荷怔然半晌,才落寞地回了坐。

    穆川一直目赌着这一幕的发生,却紧抿着嘴唇,一声不响。

    像这种男女之间的情事,最为复杂,他就算想劝解,也无从开口啊,因此只好,就这么假装看不见,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“远游,我们,继续吧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狄玉荷心情才平复了一些,转头看向穆川,平静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喔,好。”

    穆川也停止了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时间就这么匆匆过去。

    两日之后的一个下午,穆川正在房中参悟《流光迷踪腿》,却来了一个访客。

    是皮辰。

    寒暄了一会儿,皮辰就跟穆川提起了前两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远游,很抱歉,那天的子云厅我没资格进,你当时应该见到老师了吧?”

    “老师?你是说,姬幽若?没有。”穆川摇了摇头,旋即又说,“不过,当时在场的那么多人,我也不可能一一地留意,我也不知道她来没来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当时肯定去了。是我将你的事情告诉了她,她答应我,会到现场,如果那梅水岩真要下狠手害你,她就会出面将你保下。”皮辰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事?小皮,谢谢你了。”穆川抿了抿嘴,神色中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他还真没想到,姬幽若会答应去现场,目的还是为了解救他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谢我,若不是老师她有心,我怎么求都没用的。”皮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穆川默然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样,他还是放不下对那姬幽若的恨意。

    “其实那天的事,老师也很感歉意。今天来,是她让我找你,让你晚上有空,去幽林小筑找她。”皮辰又说。

    “让我晚上去找她?”穆川一怔。

    这姬幽若,是想干嘛?

    难不成,是想跟她道歉?可是,覆水难收,那天他受到的屈辱,可不是一个道歉能解决的。

    “对,老师是这么说的。远游,你就去吧,算是给我一个面子好不好?”皮辰央求着。

    看起来,他是非常的想化解,姬幽若和穆川之间的嫌隙。

    “你都这么说了,那我还能不去么?”穆川苦笑着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“那就一言为定!”

    皮辰露出憨笑,伸出手掌,跟穆川响亮地一拍。

    再聊了几句话,皮辰便告辞了。

    穆川暂时也没心情练功了,在房间中踱了会儿步。

    “这姬幽若葫芦里,到底卖的什么药?”

    “如果她以为,凭借花言巧语就能再次欺骗到我穆川,那她也看小看我了!”

    “有机会的话,我要不要出手,将她制住?”

    “虽然这样,肯定是不能待在武院了,但是,还是娘亲的心魔重要。只不过,带着一个大活人,我要怎么逃离武院的追捕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