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别傻站着了,坐下吧,老师去给你沏壶茶。”

    姬幽若招呼穆川坐下。

    “欸。”

    穆川傻笑着应了一声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小玉蹬蹬蹬地上来了,拎着一个冒热气的水壶,她探头探脑地瞅了两人一眼,笑嘻嘻道:“小姐,水我烧好了,你们两个合好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事给远游说,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姬幽若接过水壶。

    “嗯,那我走了。”临走之前,小玉又同穆川招了招手,咋呼道,“穆公子,你也别怪小姐,小姐一个弱女子,对你们这些身高体壮的男子有一些害怕也是正常的么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就你多嘴!”姬幽若没好气地瞪了小玉一眼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也是关心你么!”

    说着,小玉刷的就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姬幽若看了穆川一眼,就去沏茶。

    她动作很优美,也很娴熟,显然对于茶道也有着精研。

    穆川看着她忙活的背影,觉着心中的恨意也渐渐消散了。

    确实,姬幽若是令他失望过。

    但人与人就怕相比,经历过梅水岩那个事件,穆川这时才觉得,像姬幽若这样的教授,简直是圣人一样了。

    虽然说,她有些自以为是,也有些绝情,但如果这么说的话,穆川觉得首先他自己站不出脚。

    他本来的目的,就不单纯,怀着偷师的目的,心怀不轨,所以人家姬幽若起了警惕之心也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如果这姬幽若真愿意重新接纳他,传授他琴学,那么,他穆川也不是小肚鸡肠之人,可以原谅她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不包括柳曼青。

    对那个暗地挑唆是非的恶毒女人,他恨意难消。

    茶泡好了之后,姬幽若很优雅地给他倒好了,然后坐在了对面,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这蒙顶黄芽,你尝尝好不好喝?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,又清又甜。”穆川抿了一口,说着。

    “白天的时候,记得不要来。”姬幽若忽然说。

    “老师你的意思……”穆川放下茶杯。

    “我怕你跟曼青打起来。所以,你就晚上的时候来好了,好吗?”姬幽若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显然,她也是清楚,穆川和柳曼青的嫌隙,在上次是彻底结下了,没法化解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穆川无所谓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只要能学会姬幽若的琴学,柳曼青,他可以等以后有机会再报复,不急在一时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远游,我有一件事情很好奇,你跟给我讲讲,你之前进入的顿悟状态,究竟具体是什么样子吗?”姬幽若定定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老师,你是想……”穆川一愣。

    “嗯,我在琢磨,如果能知道你顿悟时的具体情形,那么,我能不能通过琴声引诱,再次重现你的那种状态。”姬幽若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穆川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没想到姬幽若竟然想到了这一层,如果真的如她所说,能用琴声让人进入顿悟状态,那滋味……简直不要太恐怖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这什么顿悟,根本就是假的,实际上是赤参果的功效。

    不过,他当然不能照实说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当时的感觉,好像是我的泥丸宫打开了,精神进入了异常的活跃。不过就在那之后,我的心神也受到了严重的受损。”穆川答着。

    “泥丸打开,心神受损?”姬幽若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应了一声,穆川又把夏一月那一天跟他讲的说辞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的琴学应该是无能为力,毕竟打通泥丸,那至少需要宗师修为。”姬幽若闻言略有些失望,不过又说道,“至于你的心神受损,我倒是有一个办法,不过,我目前并不能传给你。”

    穆川怔住,看着姬幽若,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什么叫,“我并不能传给你”,难道,你之前所说的,重新传授我琴学,是假的?

    “你想到哪去了,老师也有苦衷。”姬幽若说完,见穆川还是那副受伤的样子,她只好再解释道,“算了,有些事我也不瞒你,老师也是有师承的,虽然来到这武院,教学生,但是,碍于师门的规矩,一些核心的传承,我是不能教给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穆川顿时一惊。

    修复心神损伤倒还是小事,他可以再另寻他法,可是娘亲的心魔,却是重中之重啊,按照姬幽若的意思,就算他能在她门下学习了,可还是不能学到真正传承,那又什么用?

    他可不认为,一些粗浅的琴学,就能这么简单的,将《恨天绝地功》的心魔治好。

    “对,你知道,武侯么?”姬幽若说。

    “当然,整个剑南,又有谁不知道?”穆川理所当然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也应该知道,武侯生前有一大遗憾,就是他的一身惊人所学,没有传人吧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因为武侯实在是一个奇人,不仅修为高强,还精通琴学,机关术,阵法,军略,天文,地理,文赋,政治,书法,绘画,辩论,匠作……”穆川佩服地说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也就该明白,像他这样的天纵之才,想找一个传人是多么的困难了,甚至根本就找不到。”姬幽若一叹,又继续说,

    “所以,他只能把他的所学,分拆开,传授个不同的人,这些接受他各种所学的武侯传人,便在后来,渐渐形成了武侯门。”

    “武侯门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便是当世的武侯门琴宗传人,像你和曼青、祁远、小皮,顶多算是我武侯门外门弟子,传授你们一些粗浅的琴功还可以,真正的核心功法,却并没有资格得授。”姬幽若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……”穆川冷静下来了,可是又忍不住道,“那么,不知道学生我有没有机会学得真正的传承?”

    “除非,你拜我为师。这个你能做到吗?”姬幽若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穆川高喊着,就要起身下拜。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姬幽若却将他按回了坐位,嘴角噙出一丝笑意,“你先别忙着拜,我好像没说,愿意收你这个弟子吧?”

    穆川虎着一张脸瞪着姬幽若,故意的,你绝对是故意的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