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穆川这副样子,姬幽若发出银铃般的笑声。

    穆川的脸庞抽搐了一下,央求道:“老师啊,你到底怎么样才肯收我吗?”

    “首先,你要放弃那些,那些……不该有的想法,这是最起码的师徒之礼……”姬幽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老师啊,你就放心吧,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,才动了尘心,我发誓,我以后一定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。你要是还不放心的话,我甚至可以,自宫明志啊……”穆川赌咒发誓地说。

    “还贫嘴!”姬幽若耳根子都红透了,羞怒地望着穆川,说,“你以后要是再敢说这种恶心的话,你给我出去,不许再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学生明白,总之老师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诚意啊。”穆川就差没把心窝子掏出来。

    经历过上次的失败,那种惨痛的教训,他这一生都不想再经历第二次。

    所以,他绝不能让这好不容易回来的,第二次机会,就这么从指缝间,溜走。

    “想拜我为师,可没那么容易。你先跟我好好学琴吧,最起码,在琴功上,你必须要让我满意才行,毕竟我们是琴宗,首先考验的,就是琴学,而且我可以稍稍透露你一下,在你,曼青,祁远,小皮之间,我最多只会收一个人。当然,也有可能,一个都不收。”姬幽若慢慢说道。

    穆川心中微微一凛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他要和柳曼青,祁远,皮辰,进行竞争?

    只有琴功最高明的,才有可能得到,姬幽若的青睐?

    皮辰还好说一些,可是柳曼青和祁远,天赋甚高,又比他早入门一、两年,想超越,谈何容易?

    不过,就算再不容易,他也必须争取到这个机会!

    “老师,你放心,我一定尽我全力,好好学习。”穆川坚定地说。

    “嗯,今天,我就先教你一首《从军征》,你用心学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夜,穆川是兴高采烈地回来的。

    虽然今天学得这个《从军征》,他并没感觉有啥用,但是,他都必须认真地习练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下一步目的,就是获得姬幽若的认可,拜入武侯门琴宗,学得真正传承。

    在琴功上,哪怕耗费再大的力气,也是值得。

    只要认真学下去,他相信,距离治愈母亲心魔的路程,一定会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,又过了两天。

    穆川再次收获了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那梅水岩,已经将他《药功真抄》的心得整理成册,同时,武院也把应该属于他和狄玉荷的那份下发了过来。

    穆川便抽时间,进行苦读。

    在他教狄玉荷《精门武典》的时候,还跟她一同参详这《药功真抄》上的内容,一起制定修炼《精门体》所需要的药物考量。

    由于穆川现在实在太忙,因此这个进度,并不算快,大约过了半个月,他们两个,才算是将修炼整套《精门体》的对应药方参研周全。

    穆川又抽时间,携带着这份药方和对应的药材,去看望了龚纬,让他勤加修炼这《精门体》。

    不过,当再过了一个月的时间,穆川再次拜访龚纬的时候,却得知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小纬,这个《精门体》,你难道没有好好修炼么?”

    两人在院中,用《残月阴缺功》进行对拼,一番鏖战之后,结果并无二致,还是穆川获得了胜利。

    他发现,龚纬还是跟上次一个毛病,体质有些弱,战斗时间长了,有些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一开始也有好好修习的,可是,我好像并不适合修炼这门功法,我发现,我修炼《残月阴缺功》事半功倍,进度可谓是一日千里,可修炼这《精门体》却是事倍功半,进境很缓慢。”龚纬无奈地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,这么说,你的《精门体》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练了?”穆川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感觉,与其浪费时间修炼这效果不大的炼体术,还不如一心修炼《残月阴缺功》,我现在战斗不可持久,归根到底还是真气弱,如果我的真气足够深厚,对肉身的依赖也会减小,等我进阶二流的时候,我这个弱点应该也会变得不明显。”龚纬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也有道理。”穆川沉思一会儿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一点,确实是他疏忽了。

    自宫之躯虽然强大,可凡事,有利总也有弊。

    这《精门体》虽然不弱,可毕竟是给正常人的身躯进行修炼的。

    自宫之躯,身体阳气不足,修炼这门功法,有所疲软其实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可不像你,自宫之前,就打造了一副好身体,我以前不知道上进,对于炼体很松懈,没想到现在想修炼,却晚了。”龚纬很是惋惜。

    “这也不一定。”穆川却忽然说。

    “嗯?大哥你的意思是?”龚纬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任何功法,都是人创的,这门《精门体》,不瞒你说,其实就是我创的。”穆川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啊?这门《精门体》是大哥你创的?”龚纬还真不知道这个消息,闻言立刻陷入了震惊之中。

    他这个大哥,可是三流修为,以三流修为,却创出了这么一门厉害的二流炼体术,了不得,实在是了不得。

    这下子,龚纬是更加崇拜他这个大哥了。

    穆川被龚纬看得有些飘飘然,笑着说:“所以,你应该明白了吧,既然是我创的,那我为什么不可以,对其进行改进,以更适合……你我的体质?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!其实我也不要求,身体素质像大哥你这么好,只要别太拖累我就行!”龚纬很兴奋地说。

    “嗯,你把修炼《精门体》时,遇到的一些状况告诉我,我研究研究。”穆川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大哥,你不也自宫了么,需要问我么?”龚纬奇怪道。

    穆川一滞,却很快说:“我的《精门体》已经练成,而你的进度不一样。而且我一个人作为参照,难免会不够全面,功法的改进,是一个谨慎之事,万万不得马虎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我明白了,我在修炼《精门体》时,总感觉……”龚纬立刻一边回忆,一边叙说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