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彩云仙游诀》这门顶级功法,难道,就要在今天面世了?

    穆湄的身形开始动了起来。(无本创业 behindfansub.com)

    秦素娘和小紫璇立刻面露紧张之色,死死地看着。

    “彩云无定,梦逐天远,步随意走,身似云行,万端变化,十方自在……”

    混沌的镜花水月真气在体内流转,却渐渐地按照某种规律在韵动。

    穆湄一身黑色的丝衣,脚下踏着轻快的舞步,如同在漫步云端,透着无比的曼妙和优美。

    这《彩云步》的姿态,当真是美丽已极,若不知情的,一定是以为,穆湄是在练习跳舞。

    穆川的感受却无比深刻。

    他虽然看不到妹妹的舞步,但却能明显地感觉到,她体内正在渐渐发生的变化。

    这一刻,就如同他自己在修炼一样。

    体内镜花水月真气,在这曼妙的舞步之下,沿着四肢百骸,穿过周身大穴,逐渐活跃,又自觉地排起队伍,像是一个个勤劳的蚂蚁,在体内有序地行走。

    在这一过程中,镜花水月真气,也在慢慢地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原本的灰色混沌真气,竟然随着时间的推进,演变出了一道道彩色的光晕,光华流转,如天上彩云。

    随着穆湄舞步的逐渐加快,这彩色的真气也在渐渐凝实。

    到最后,就如同一道道彩色的云朵一般在穆湄的体内飘流,形成瑰丽奇景。

    蓦然,穆湄仰头发出大笑声。

    “娘,小璇儿,看我施展,云舞九折!”

    穆湄展开双臂,脚下一蹬,身形好像一只振翅的彩蝶,直接冲天而起,拔高了数丈。

    在抵达顶点时,风吹起了她鼓动的衣袂,令她如一个飘飘的仙女,却在一种奇异真气的力量下,一时没有下落。

    “一折!”

    她身形一掠,如彩云横空,直接在半空中横跨了三尺之远。

    “二折!”

    朝着斜对的方向,她又是横空一掠。

    “三折!”

    当再次朝着反方向施展了第三折后,她身形突然一个不稳,好像坚持不住了,竟然往下跌落。

    这看得秦素娘大惊,慌忙施展轻功,冲了过来,打算在底下接应女儿。

    “娘,没事!”

    穆湄却并不慌张,在体内重新运聚了彩云真气,整个身形便如同撑伞的状态一样,晃悠悠地飘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啊,得意忘形了吧,刚刚练成,就敢这么往天上冲,也不怕摔着。”秦素娘责怪地瞪了女儿一眼。

    “娘,我也是高兴么,怎么样,我这轻功,不赖吧!”穆湄吐吐舌头,发出得意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姐姐好厉害,我什么时候才能跟你似的,飞上天!”小紫璇也一脸羡慕之色,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小璇儿你可是个天才,相信用不了多久,你就可以跟姐姐一样。”穆湄捏了捏她的小脸,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能得到这门功法,也是你的福份,别的不说,以你三流的修为,竟然就能做到短暂的滞空,如果逃跑的话,想必一般人还真追不上。”秦素娘很满意地说着。

    这《彩云仙游诀》确实很中她的意。

    作为母亲,她最担心的,自然是儿女的安全,而有了这《彩云仙游诀》,保命的能力自然是大增。

    “娘,我们来切磋么,我要在实战中,试试这门步法。”穆湄激动难捺地说。

    “行,我把我的修为,压制在三流,你要是能躲得我的雪煞掌,就算是修炼有成了。”秦素娘点点头。

    于是,秦素娘便和穆湄在这桃林边,展开了切磋。

    秦素娘一只手掌,如冰似雪,散发凛凛寒意,向着穆湄发动了攻击。

    表面上看,威势似乎还不错,但实际上,她估计也就用了一、二成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娘,你的掌法能快点么,我没事,你不用害怕伤着我。”穆湄却不满意,她身形飘飘,以优雅的步伐躲避着秦素娘的攻击,非常的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秦素娘挑挑眉,开始认真了一些。

    随着穆湄的轻松躲避,秦素娘的掌法也施展得越发凌厉。

    穆湄变得渐渐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大约在一百招的时候,秦素娘却收了掌法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真气不继了?”

    她看出了穆湄有些变得吃力。

    “是啊,娘,这彩云步虽然厉害,但是消耗也太大了。”穆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发出苦笑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修炼成功,真气还控制不好,施展的过程中,浪费了许多不必要的真气。”秦素娘指点道。

    “这只是一方面,其实,应该还有另一个原因。”穆湄思索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“这门功法,不圆满。仙游者,如仙人之游,而仙游必可远,我感觉目前的这《彩云仙游诀》,或许叫《彩云诀》更加合适,比较注重彩云的变幻无端,却无法如仙人乘云一样,轻松驾驭。”穆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是她今天《彩云仙游诀》初成之后的感悟。

    这门功法,强就强矣,但是,消耗大。

    如果把消耗大的问题也可解决了,那绝对能在顶级功法上,也位列前茅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想修成圆满的《彩云仙游诀》,必须要得到滇王金印,可那什么金印让我去哪里找啊……”穆湄又发出一声喟叹。

    她这时候,才理解当年滇王的心境。

    功法若不圆满,就像心头始终有一个遗憾一样,若无法解决,就只能残留这心病。

    “古滇国都消亡了一千多年了,云南之地,自此便没有了滇王金印的消息,想挖掘出线索,何其之难。”秦素娘蹙着眉头,她也是深知,想办成此事的难度。

    “娘,没事,反正短时间内,就算只有《彩云诀》也足够用了,它再不圆满,也毕竟是一门顶级功法。”穆湄却比较看得开,然后精神抖擞地说,“娘,我这闭关几个月,身体都生锈了,我打算去好好做做任务,你在家好好歇着吧,有什么事我帮你去做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素娘应了一声,只是她的语声,却显得并没有什么诚意。

    心怀满腔的仇恨,她的脚步,又如何能这么轻松地停歇下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