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是乎,没过几天,穆川也练成了《彩云仙游诀》。

    没办法,《双生诀》就是这么强大。

    有这样一个强大的保命功法在手,穆川一下子就多了不少的底气。

    不过,还没等他高兴几天,却被一个消息惊讶到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,易溪部发生叛乱,武院打算派遣武生去协助镇压?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这可真是一个惊天的消息。

    无数的武生也被这个消息惊到了,不过很多人都在怀疑真假。

    毕竟,距离上次武院派出武生去参加军事历练,已经有快将近三年了。

    会有这么巧么?

    可随后几天,这个消息的传播却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,有院方的人员亲自出面解释,才将这个传言证实了。

    没有错,武院确实是打算派遣武生去历练。

    事情是这样的,易溪部,是大炎西南的一个羁縻部族。

    份属大炎,但由该部贵族自行统治。

    位置大概在岷江往南两百里,夹在罗氏鬼国和剑南道之间。

    该地民风彪悍,之前也屡次发生过动乱,因此,这易溪部虽然表面臣服于大炎,但发生叛乱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剑南节度使随即下令长宁军出兵镇压。

    而长宁军使李贸,又写信给陈琦,请求成丨都上院派武生进行协助。

    而院方在紧急磋商了数日后,终于打算同意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的情势,确实比较符合武院派武生进行军事历练的条件。

    一方面,易溪部只是一个几万人的部落,兵力并不强盛,二来,长宁军也会出兵作为主力,武院生只是一个辅助。

    在这样并不算危险的情况下,派武生经历真正的战场厮杀,绝对大大有助于其成长,也能方便武院甄别出真正的人才。

    当然,对于长宁军来说,也是乐见其成,因为武生虽然都没有实际下战场的经验,但毕竟修为摆在那,三流,这在任何军队中,都是妥妥的军官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。

    随后,武院就迅速出台了相应的方案。

    要求各院武生,自由报名,战争胜利之后,会按照战功给予丰厚奖励。

    这下子,整个武院都是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无数的武生,都陷入了一片鸡飞狗跳之中。

    一个个的,相互之间见面的第一句话,就是“你报名么?”

    穆川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他都不知道,短短的一天之中,有多少个人向他问出了同样的这句话。

    而他的回答也很简练。

    就一个字,“去”。

    他是肯定要去的。

    作为刀头舔血的武林人,他并不畏惧战场厮杀。

    面对这一能增长其阅历和经验的机会,他不想错过。

    其他人可就不像他这么痛快了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战争阴云之中,陷入了愁眉苦脸和纠结。

    不过无论如何,决定终究还是要下的。

    很快,朱豪也表示,要去。

    他也希望通过这次的历练,尽快地成长。

    李笑却明确表示不去。

    面对穆川和朱豪的联袂来访,他使劲摇了摇头:

    “作为一个风度翩翩的商人后裔,战场这样的地方,不适合我的发挥。你们去就好,我会为你们祝福的。”

    李笑这样的回答,自然没能跳出两人意料,朱豪很快使出了杀手锏,他眼珠子咕噜噜一转,发出啧啧地叹声:“笑哥,你当真不去?我听说,雪君师姐可打算去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!雪君她会去?”李笑当即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要是不去,等在战场之上,我来个英雄救美,将雪君师姐揽入怀中,你回来的时候可别怪我不讲义气。”穆川煞有其事地道。

    “混蛋,你也太不是兄弟了!不行,我必须得去,不能让你的奸计得逞!”

    李笑立刻义正词严地改变了立场。

    “走吧,咱们再去劝劝老许。这次突发的战争,虽然对咱们来说,祸福难料,但对老许来说,或许是挽救他失足的一个良机。”穆川一笑。

    当三兄弟找到许明航的时候,他正醉倒在家里的地板上,满身的酒气。

    李笑看见他这副样子,气不打一处来,火爆地冲过去,把他从地上拽起来,“啪啪啪”的给扇了几个嘴巴子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,你们走,你们走,让我醉一会儿!”

    许明航愤怒地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李笑更气,刚想再说些什么,穆川却在那里发话了:

    “好,我们走就是,不过,狄师姐要是不幸落入敌军的手中,可别怪兄弟没来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你说什么!玉荷,她,她要怎样?”

    听到穆川的这句话,许明航却在瞬间就清醒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明航哥,武院派我们武生去参加军事历练,玉荷姐已经报名了,你要是还在这里醉着,我们战场厮杀的时候,可腾不出手去救她。”朱豪也立即说。

    “军事历练,玉荷她已经报名了!”

    许明航整个人,陷入了又惊又急之中,挣脱李笑的手掌,身躯刷的就往外直冲,“不行,我也得赶紧去报名!”

    “那正好,我们四个,一起同去!”

    李笑、穆川、朱豪,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报名的事搞定后。穆川也没空去管别人,而是陷入了一阵子忙碌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要出征,他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。

    丹药,他得多备一些,一旦出征,外面可不像武院这里,既有医师,药物又充足。

    急切之间,一旦没有药品的补给,很可能会致命。

    他还利用学过的《护具知识》《护具制作》课程的内容,给自己当初买下来课程备用的札甲简单改造了一下。

    将甲片上好了油,又在胸口的部位改造出一个护心镜,加强了防御能力。

    然后他穿着试了试,感觉甲胄和头盔间,脖子的位置缺少防御,就又自己动手,用皮子做了个护颈。

    弄好的这套札甲,就是他准备好的,出征时的披挂。

    这时候他又无比怀念起,自己放在家中的藤甲了。

    论起防御能力,他简单改造的这具扎甲,与藤甲完全没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但有用还是肯定有用的,多少能防御些攻击。

    至于武器,是他平时用来练习《精门剑》的一把钢剑。

    不算是什么好剑,但穆川还是用磨刀石,将刃口好好地磨了一遍。

    就在这样厉兵秣马的准备之中,出征的日子逼近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