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院最大的演武场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千多名武生,正乱糟糟地在这里列阵,看上去,像是一只乌合之众。

    事实上,用乌合之众四个字来形容,还真是有些抬举他们了。

    一个简单的点卯,就将这些天之骄子,整成了无头的苍蝇。

    这次报名的,总共有一千五百多名武生。

    其中,一百多名上舍生,五百多名中舍生,剩下的九百多名全是下舍生。

    最终,武院将这批武生按照军队的编制,给划分成了十五个百人队。

    设一名统领,二名副统,十五个百夫长,一百五十个什长。

    值得注意的是,其中有一百名女生,被单独列出来,不参与混编。

    其实,在军队中,有一些女性还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纯由这些男武生组成部队,上了战场,估计首先不是战死,而是饿死。

    男武生,一个个的,谈起修为,也算高强,可大部分却根本连饭都不会做。

    若就这么饿死了,岂不甚冤?

    事实上,这一百人的女生队伍,主要还是负责后勤工作。

    一支合格的军队,若没有后勤人员,战斗力真的是无法保障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这支武生兵中,所有的上舍生都是长官,只有二十多个什,因为上舍生不足,才让十名中舍的老生充当。

    每一个什,大概是按这样的比例分配的:

    即,一名中舍新生,两名中舍老生,二名下舍新生,四名下舍老生。

    不用数最后一个人哪去了,因为还有一个,上舍生的什长。

    这样分配的好处,是让每一个什的战斗力平均。

    另外也让平时较少接触的武生之间,多一些磨合。

    这时候,整个演武场,发出一阵嘈杂的声音。

    原来,点卯完了之后,统领下令,让各个什的武生,单独活动,进行相互的了解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,我现在就是你们的什长,我姓章,叫章子越,出身绵州章家,你们务必听我的号令,否则在战场之中,丢了性命,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!”

    穆川这支队伍的什长,是一名趾高气扬的少年,叫章子越。

    这时候,这章子越指着他们,颐指气使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章师兄,你放心,你叫我们往东,我们绝不往西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章师兄,军令如山,我们一定听你的指示。”

    章子越话音刚落,两个人就立刻点头哈腰地附合。

    穆川斜睨了那两人一眼,似乎是两名下舍的老生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服从指挥,才能让你们在战场上,更好地存活下来,现在,我问谁,你们就把自己擅长的武功报一下。”章子越飘飘然地说着。

    接着,他就随意地用手指了指一个人,说道:“你。”

    那人手中握着一把长枪,低声介绍道:

    “我叫巩震,擅使一杆长枪,请各位指教。”

    “你。”章子越又用手斜指着另一个人,毫不客气地说着。

    然而,被他指着的那个男子似乎生性很孤僻,低沉地说道:

    “卢天羽,用刀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回答,虽然有些简短,但到底是回答了,然而没想到的是,却一下子激发了章子越的怒气。

    “有你这样跟长官说话的么!”

    章子越仿佛是权威被挑衅,怒气腾腾地说,“记住,上了战场,你就是一个小兵,要对我这个什长服从,而且,你一个区区的下舍生,竟敢不把我这个上舍生放在眼里?给我好好说话,听见没!”

    卢天羽的呼吸急促了一下,却还是简短地答道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章子越的眼睛闪过一道冷芒。

    心中动念之间,已经下好了决定。

    他要立威!

    这还没赴战场呢,一个区区的下舍生,竟敢这么明显地表示出,对他的不在意。

    以后,还得了。

    “卢天羽,自己掌嘴!作为小兵,却对长官不敬,我现在罚你自己掌嘴!”章子越阴沉着脸说。

    卢天羽的身躯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个什的其他人,眉头也有些发皱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个章子越这么不好伺候,只是回答得不恭敬,竟然要被罚当众掌嘴?

    这么多武生,这时都在,若就这么自掴耳光,可是会大大的丢人啊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卢天羽咬着牙,还是抬起手,给自己来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继续。”章子越又在说着。

    见卢天羽果然又继续扇起了自己的巴掌,章子越忍不住得意洋洋地笑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这边的动静,却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见卢天羽在那自掴巴掌,他们纷纷地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子越,你们什这是在干嘛呢?”

    另一个什的什长,似乎跟章子越挺熟的,直接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宋康师兄啊,没事,这兔崽子有点狂,上了战场不听号令的话,那还得了,所以,我就教训他一下,让他长长记性。”章子越故作轻松地一笑,似乎在众人之前,显示权威挺得意的,他就又指着卢天羽,喝道,“你就这点力道,还不如滚回家吃奶呢,给我使劲,听见没有!”

    卢天羽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双目都发赤红。

    在章子越的羞辱下,他正扇着自己耳光的手,反而停下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还是使不出劲?很好,那我就替你使!”

    章子越冷笑一声,走过去,要出手亲自抽卢天羽的巴掌。

    然而,他手还没挥出,却被不知道从哪而来的另一只手给挟住了。

    章子越使了一下劲,竟然没挣脱,他转过头,见是他什中的一个穿着带盔札甲的人,不由怒声道: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章什长,我看就这么算了吧,卢天羽他也没犯什么大错,不至于如此吧?”

    这人,正是穆川,他淡淡地说了一声,就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“你好大胆,竟敢袭击长官,我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穆川这作为,是彻底激发了章子越的暴躁脾气,他还真没想到,自己什下的小兵,还有敢当众对他出手的。

    大怒之下,章子越直接催动拳力,轰向了穆川。

    穆川却还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章子越以为他是不敢抵挡,也没在意,一拳继续轰下去,要将这个挑衅他的人,狠狠地教训一顿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