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啊!”

    却听一声痛叫传来,那章子越一拳轰在穆川的扎甲上,却受到一股巨大的反震力,反将他自己硌得生疼。

    周围人看到这一幕,不由发出了一阵哄笑声。

    章子越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双眸中浮现杀气。

    他是倚仗着自己修炼有硬功,根本没将穆川的扎甲放在眼里,所以直接一拳轰下,要将穆川给打趴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这个人的身板竟然这么扎实,他拳头上的力道都被这个人生生吃了下来,而他自己却被反震的力道和札甲的甲片硌得有些疼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手下的小兵,却害得自己出了大丑。

    章子越哪里还忍得住,挥拳就再次狠狠地砸下。

    只是这次,他学聪明了,砸的是穆川没包裹在盔甲中的脸。

    穆川脚步微微一动,避开。

    “长官要教训你,你竟然还敢躲!”

    章子越愈发觉得愤怒,出手更狠,但是,

    他一连狂攻了十招,却连穆川的一片衣角也没摸着。

    这边的打斗,着实引发了不小的动静,站在台上检阅的统领和百夫长们都发现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这成何体统?这校场点卯,竟然自己人先打起来了,传出去,还不让人笑话死我武院,那两个人是归谁管的?”

    发话的这男子,位居台上正中,英挺面容,穿一身帅袍,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他正是这次武院出征的领队,剑南道安抚使家的公子,裴剑。

    剑南安抚使,在军权上,仅次于节度使,而这裴剑,自小就家教良好,受正统的兵法教育,平素也在内院修习,武功高强。

    因此这裴剑,不论是身份地位,还是武功能力,都是这次武生中,当之无愧的最强,任命他为统领,名副其实。

    实际上,裴剑本人并没兴趣参加这次所谓的军事历练。

    他父亲可是剑南安抚使,给他安插个什么职位做不到?用得着参加这个破历练么?

    包括大多数内院生也是如此,对他们来说,进入内院已经相当于捧着一个金饭碗,加上大多都身份不凡,这个所谓的历练,真心不放在他们眼里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章子越么?裴师兄,他们什是归我管的,我去看看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接话的这个人,一身名贵的华服,眉宇间透着一丝阴厉之色。

    这人在武院中,名声很大,虽然不是什么好名声。

    权公子,马斌。

    他来参加这次的历练,其实明眼人都心知肚明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这马斌,虽然文不成,武不就,但他有一个好父亲。

    成丨都知府马峰,一心想将他这个小儿子,送入内院镀金。

    但是内院,自有他的规矩。

    就连陈琦,对于内院他也不敢放肆。

    因为他虽然名义上是上院的院长,但是内院中,却有一个他也需要恭恭敬敬的人物。

    管立夫,管大宗师。

    宗师强者,那是任何一个势力最大的威慑。

    就说在成丨都府吧,没有他陈琦,还可以换一个,李琦,张琦,刘琦……

    但是没有管大宗师,这成丨都府绝对要完蛋,一个个高来高去的武林人士,绝对要嚣张到没边,天天在这里生事。

    这就是宗师的威慑。

    所以说,即便这马峰,身为成丨都知府,但对于内院,他也影响有限。

    他想把这个小儿子送进内院的话,可不是易事。

    这次的军事历练,他将他这个宝贝儿子安插进来作百夫长,说白了就是混功劳的,争取能在之后有机会进入内院。

    “那你去吧。”裴剑瞄了马斌一眼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其实他心里,并不看好这马斌处事的能力。但成丨都知府的分量还是挺重的,尤其现任的知府马峰,还跟京城的大人物有不菲的关系,所以他裴剑,也需要给这马斌一些面子。

    “咦,那个人……”这时候,台上唯一的一名女子,正看着骚乱的那处,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她一身蓝色战袍,腰间挎一把鲨鱼鞘宝刀,英姿飒爽,不输须眉风范。

    乌月晴。

    作为内院生,她参加这历练也没什么用。

    但她这个人,众所周知,有一个毛病,就是不喜欢别人看不起女子。

    这次的军事历练,她就特意前来,要帮女生们压阵。

    “乌师妹,你认得她?”

    这时出声的,是担当副统之位的刘曜。

    他在武院中,也是颇有名声。

    作为成丨都府郡望世家刘家的公子,又是内院生,他担当这副统之位,旁人也无异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感觉有些眼熟。”乌月晴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因为这时候,穆川穿着带盔的札甲,又裹着护颈,面目被遮挡了不少,因此不从近距离看,确实不太能认得出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马斌已经冲了下去,来到旁边就是一声厉喝:

    “干什么呢,给我住手!”

    “马师兄?”

    章子越闻言立刻停下了手,而穆川也就没再动。

    “子越?怎么回事?你怎么在校场上动起手来了,这不是让别人看我们佰的笑话么?”马斌不满地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马师兄,是这样的,这家伙好生无礼,藐视我这个什长,还出手攻击我,我迫不得已,只能和他动起手来,但是这厮仗着自己身法快,我拿他没办法。”章子越哭诉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个院的人,胆子不小,现在出征,一切按照军制,你胆敢出手攻击长官,该当何罪?”马斌闻言,立刻用手指戳着穆川,厉声呵斥。

    “我并没有攻击章什长,谈何知罪?”穆川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在马师兄面前,还敢胡说!”章子越立刻向着周围大声道,“诸位,刚才可是他先攻击的我,你们可要为我作证啊!”

    “马师兄,我可以作证,刚才确实是这位师弟先攻击的子越。”与章子越交好的上舍生宋康,第一个出声。

    “马师兄,我也可以作证……”

    “马师兄,我刚才也看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不少人,纷纷地出声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卢天羽,在那里着急地辩驳:“不是,这位师兄刚才是为了帮我,才阻止的章什长,而且只是抓住了他的手腕,没有任何攻击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抓住手腕,那就是攻击!”

    马斌恶狠狠瞪了卢天羽一眼,然后看向穆川,露出狞色,要将他治罪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PS:今天就五更。

    说实话真心累。

    脑力跟不上,体力跟不上,时间跟不上,还有最烦人的是手指,码多了关节痛。

    唉,先走一步算一步吧。

    我只能说,不会懈怠,但是限于这个客观条件的限制,有时候我也是真的没办法。

    反正能更新的话,我一定给大家尽量更出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