忽然,一道身影从旁边窜了出来,急声央求道:“马师兄,远游他也不是有心的,你看他刚才一直在躲避,根本没有还手的意思,你就放过他这一遭吧!”

    “哦,是朱豪啊,怎么你认识他?”马斌怪声怪气道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“他是我舍友,穆远游,马师兄,我们都是初次参加军事操练,犯了错也情有可原,以后远游他肯定不会再这样了,这次就算了吧。”朱豪继续央求。

    倒是旁边围观的人一阵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远游?”

    “难道他就是那个,战胜梅教授的穆远游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,就是他!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他,这头盔遮住面目,刚才没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马斌也听见了周围的议论,却神色更厉,他看着穆川,发出冷笑:“看来你在武院中,名声还不小,哼,一个武生,却敢对教授不敬,你这等大逆不道之徒,若不好好教训你,却会平白坏了我军中规矩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手一指穆川,朝左右喝道:“来人,将他按住,脱去盔甲!”

    旁边的人,基本都是他这个佰的,不敢违抗他这个百夫长的命令,因此,虽然不少人心中不乐意,但还是向着穆川围了过来,只是,他们的动作,非常的缓慢。

    显然,穆川的名声他们也是听过的,怕被他出手伤到,因此谨慎地合围。

    穆川的脸色有些阴翳。

    看着周围的人,他深呼出一口气,眼神闪过一道凶色,狠狠地瞪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却直接将他们给吓了一跳,仓促间后退了一步,还把后边的人给撞到了。

    马斌看到这一幕,神色更加不爽了。

    一阵轻微的骚乱之后,这批人才再次合围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,穆川叹了一口气,一动不动,似乎是按捺住了。

    “穆师兄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这批人小声地说了一下,见穆川还是没反应,这才纷纷出手,将他的四肢给按住。

    很快,他这身札甲,连着兜鍪和护颈,全被拆除了,露出真容。

    “再把他的上衣给脱了,按到地上去。依照军法,他这冒犯上官之罪,就处以一百军棍好了。”马斌又喝着。

    这批人便即照作。

    于是,穆川便被脱光了上衣,按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的脸接触着地面,保持沉默,一语不发。

    就仿佛,即将被处罚的不是他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但这时候,穆川突然身躯一颤,心中泛起怒火。

    原来,那马斌突然阴笑一声,看向了朱豪:“朱豪啊,这穆远游虽然是你的舍友,却犯了军法,军法面前,不可容私情,我就给你一个大义灭亲的机会,来,这一百军棍之刑,就由你来处置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朱豪瞬间惊呆。

    脸色顿时变得无比苍白。

    这马斌,竟然让他来抽打远游哥?

    远游哥,可是他朱豪在这武院之中,最敬重的人,可是现在,马斌竟然让他亲自出手,用军棍抽打远游哥!

    这怎么行!

    “朱豪,别怪我没提醒你,你现在能混得这么好,我马斌可赏了你不少银子吧?你要是不打的话,也可以,先把我赏你的银子还回来。而且从此之后,上舍的活儿你也永远别想干了,给我滚回你的中舍去!”马斌阴阴地冷笑着,看着朱豪的目光,带着无尽的嘲弄。

    穆川也在这时故作轻松地一笑:“豪弟,打吧,没事,不就是一百军棍么,你远游哥撑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朱豪的双目中流下眼泪。

    巨大的痛楚像潮水一样淹没了他。

    这一刻,对他来说,实在太过艰难了。

    打的话,对不起远游哥,可不打的话,得罪了这恶霸一样的权公子马斌,他以后在武院,真的是没有活路。

    他又想起在上院,忍受马斌羞辱的那一幕幕了。

    为了得到赏银,他不知多少次忍受过,马斌对他的折辱。

    他曾跪下,让马斌一口唾沫吐在他脸上,然后一脚踹飞;

    他曾充当过人身垫脚,让马斌顺利地乘上马车;

    他甚至还为马斌舔过鞋面,只因马斌答应他,会多给他五十两的小费……

    这些他都忍受了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需要钱。

    自古穷文富武,他一个贫寒农家子,若没有钱,在武院的诸多修炼计划根本就无从开展,甚至有些课程,不用银子孝敬那些讲师和教授的话,根本学不到真东西。

    他朱豪,也想要一个伟大的前程啊!

    而只有在武院中学得更多的东西,他才有可能,将来混出一个好前程,改变他家世代贫寒的命运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梦想。

    为了这个梦想,他甚至情愿割舍自己的尊严!

    “远游哥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朱豪一步一步,噙着眼泪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走到穆川旁边的时候,他茫然地接过了旁边人递过来的一根棍子,身躯发颤,黝黑的脸一片死灰。

    “朱豪,还不快点行刑!”马斌双手环抱,冷笑着催促,似乎对策划了眼前的这一幕,令他感到非常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豪弟,下手吧,我没事。”穆川也平静地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啊!!”

    朱豪痛苦地嘶嚎一声,蓦然闭上眼睛,抬起军棍抽了下去!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棍子抽在穆川裸露的背脊上,将他的皮肉抽出一声脆响!

    “朱豪,你给我用力!刚才这一棍,不算数!”马斌又喝着。

    “啊!!”朱豪咬咬牙,在大叫声中,再次举起军棍,狠命地抽了下去!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道道鲜血的痕迹,在穆川的背脊划开了。

    纵横交错,狰狞恐怖。

    可穆川在这样的重打之下,却依然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人群中,李笑和许明航看着这一幕,气愤得浑身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可他们两个人微言轻,心知在这种情形下,他们就算出面也没什么用,只能忍耐。

    “裴师兄,马斌这样也太过了,你要不要阻止他一下?”

    乌月晴这时也认出了穆川,向裴剑开口求情。

    若是在平时,她早就忍不住自己出手了。

    可院方已经提前说了,编成队伍,一切按照军制。

    她乌月晴在队伍中的官衔也只是百夫长。

    虽然她这个百夫长有些特殊,就算三位统领也都会让着她,但马斌毕竟也是百夫长,跟她平级,她并没有资格进行干预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