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马师弟的行为虽然有些过了,但我武院军即将出征,当前立下规矩最为重要,因此,就随他去吧,杀鸡儆猴一下也好。(无本创业 behindfansub.com)”裴剑沉吟一下,没有答应。

    乌月晴暗叹一声,也只能祈祷穆川能扛下这次一百军棍的大刑了。

    “七十五。”

    “七十六。”

    “七十七……”

    军棍之刑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当第一百个军棍终于抽完后,朱豪丢下棍子,蓦然跪了下来,望着穆川血肉模糊的背脊,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他哭得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事……”穆川发出虚弱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朱豪哭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不遵军法的下场,其他人,训练继续!”

    马斌满意地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似乎这种兄弟相残的情景,能激发他心中暴戾的快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间的时候。

    穆川的房间里,传来嘈杂的人声。

    不少人都来看望他。

    “妈的,那马斌真不是东西!”

    “远游根本就没有攻击那章子越,却被他不分青红皂白,直接给定了罪!”

    “更可恨的,是他竟然让朱豪来行刑,摆明了是要羞辱远游和朱豪!”

    “这些上舍生,真不是东西,权公子,马斌?我呸!就是个畜生!”

    “远游哥……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朱豪望着趴在床上虚弱不堪的穆川,不住用手抹着眼泪,发出呜咽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马斌,为了所谓的以儆效尤,竟然不准他们给远游哥医治,直到点卯结束,他们才将伤势又进一步恶化的远游哥给抬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豪弟……你不用自责,这点伤,我穆远游还……还能扛得住……”穆川发出虚弱的笑声,安慰朱豪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……”朱豪哭得更凶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将穆川最后的伤口也给包扎完,夏一月回首看了看众人,说道:“远游需要静养,你们在这里吵吵闹闹的,反而不利于他养伤,都先出去吧,我一个人照看他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一月姐,你要是累了,就回去叫我,我跟你轮班照顾远游哥哥。”罗予珂急忙道。

    “嗯,再说吧,总之你们先离开。”夏一月又道。

    “远游,那我们先走了,你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医生都这么说了,众人也只好告辞,同时将难过不舍得走的朱豪给一并拖走了。

    很快,穆川的房间中,顿时就剩下了他和夏一月。

    夏一月看着穆川,眼中异色一闪,说道:“远游,别装了,人都走了。”

    趴在床上如得了重病一样虚弱的穆川身体一僵,居然一个翻身,矫健地从床上坐了起来,然后定定地看着夏一月,发出无奈苦笑,哪里还有半点受伤的样子?

    “一月师姐,还是瞒不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我家世代行医,我从小就跟父亲学习医术,来到武院后,医术又有提高,你这点小伎俩,能瞒过我才奇怪。”夏一月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。

    穆川耸肩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当时被处以军棍之刑的时候,他真的很难受。

    当然,难受的不是被打,而是怎么消解《神象圣皮术》的作用。

    有这门一流的上乘炼皮术护体,一百军棍他还真没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但是,大庭广众之下,若是一百军棍下去,他还跟没事人似的,岂不会大大的惹人怀疑。

    他几乎是用尽了全力,在军棍落体的时候,尽力去缩减《神象圣皮术》的效果。

    但饶是如此,他依然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。

    好在从表面看上去,他还是比较凄惨的,加上他演技也还不错,这才成功得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不过,面对亲自给他检查的夏一月就不可能不露馅了。

    “朱豪打你,你难受么?”夏一月眼神闪动,沉默了一下后,还是忍不住将心中的话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说不难受是假的,可是,我也能理解……”

    穆川悠悠地叹了口气,摇头道,“这棍子,虽然打在我身上,但是更痛苦的,却是他自己的心……我不怪他,因为他也是被逼的。他出手了,顶多我挨一顿打,可他若是不出手,惹怒了那马斌,恐怕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世家公子,实在可恨,有他们压在头上,我们中舍生的日子太难熬了。”夏一月也恼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月师姐,我问你,假如当时,那马斌是让你来打我,你打不打?”穆川看着夏一月,忽然说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打,反正少的又不是我的肉,我干嘛不打?”夏一月眼神中闪过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穆川无语地一抚额,又说道:“那如果,是让你打狄师姐,或者小珂呢?”

    这次,夏一月沉默了一会儿,才缓缓回答道:“如果我不打,也没有别人会打,我当然不打,大不了,被逐出武院呗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想说的,一月师姐你来武院只是镀金来的,可以不在乎,可是豪弟不一样啊,他身上的压力很大。所以,其实我真的可以理解。我觉得这件事情,伤害最大的还是豪弟,我想他此刻,一定无比的不好过。”穆川低声说着,语气非常复杂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提这个了。这军事操演,顶多只有两天,你就以伤重无法行动为由,先别去了,等第三天,直接跟我们大部队出发,省得再出什么幺蛾子。”夏一月也被穆川的这话弄得心情低落,没了谈兴。

    “嗯,一月师姐你回去吧,另外也别让小珂过来,省得我还要装。”穆川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那我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夏一月就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的是,在她的身影从阶梯处消失后,穆川的眼神却仍然一直凝视在那里,许久都没有眨眼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一丝冰冷的杀意突然从他的眼神处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可旋即,又被痛苦和挣扎所取代。

    此女,不能留!

    这夏一月,通过屡次地为他检查身体,却是已经得知了他,太多的秘密。

    这次出征,夏一月也随军参加。

    是否要借着这次历练,寻找机会,将其杀人灭口?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