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路上,一支军队正在前进。

    当然,其外表看起来,非但不像正规军,反而像一支贼军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兵,一个个的,就没有一个统一的衣着,丝、麻、葛、锦……蓝、红、青、黑……各色各式的衣着拥挤在一起,看上去花里胡哨。

    还有的骑着马。

    如果仔细去数,这骑马的,大概有个一百多人,尽皆是担当军官的上舍生。

    因为对于中舍和下舍生来说,养马是一个很大的负担,而且即便能负担得起,也基本派不上多大用场。

    作为武生,大多时间都是在武院里边修炼,要马匹何用?

    上舍生就不一样了,作为这次出征的军官,就算平时没有马的,借那也得借一匹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作为军官,却跟士卒一样步行,岂不丢人?

    穆川又重新穿好了他那一副甲胄,混在队伍中,慢悠悠地前进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不时会往他这里瞅一眼。

    除了关心他受了一百军棍之后,还能不能正常地赶路,另外,也比较好奇,他身后背着的那个长条形大包裹里放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候,那正骑着马的章子越落后几步,故意等到穆川走到了他旁边。

    他才居高临下地看了一眼穆川,发出冷嘲热讽的声音:

    “穆远游啊,你知道你现在的状态,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,是什么吗?那就是‘马前卒’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,别以为你在武院里有了莫大的名声就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我承认,你是武功高强,可那又什么用?做什长的是我,而不是你。我有马骑,你却只能步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上舍生,才是武院真正的骄子,你们这些中舍和下舍生啊,也就配作我们上舍生的一个马前卒,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穆川却根本没有抬头往他那多看一眼,只是伸手,做了一个掏耳屎的动作,淡淡地说:“章什长?你说完了?我还要赶路呢,你说得不累,我耳朵却已听得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章子越被噎得够呛,伸手指了指穆川,发出一声冷哼,“我只是警告你,咱们离地头不远了,你到时候,最好严守军令,不要犯什么错误。我的眼睛,会一直盯着你!”

    说完,他也不待穆川回答,打马上前几步,走在了十人的最前面。

    穆川垂下目光,默默地继续行走。

    不过整支队伍。却完全无法做到像他这样默然。

    武生们的目光,每每的总是往队伍的中间瞥。

    那里有一道靓丽的风景。

    一百名女生,被夹在了队伍的最中间。

    受着待遇最好的保护。

    乌月晴骑着高头大马,走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面对众位男生的目光,她满是不屑的样子。

    有些盯得狠的,她还会回瞪过去,让那些男生讪讪地转过头,却在隔了一会儿后,又忍不住装作无意地瞥过来。

    一个身材娇小,却骑在马上,一脸兴奋之色的少女,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她的这匹马,却是一匹老马,可以在马的眼角看见皱纹,步伐也不够俊健,远不如那些上舍生骑的年轻战马,可周玉真骑在这匹老马上,却昂起头,无比的骄傲。

    这匹老马,是他父亲生前骑过的。

    骑在这匹马上,仿佛能令她回忆到,当年的父亲抱着她,纵起马缰,在无垠的花海之中奔驰。

    当听闻到这个军事历练的消息,她兴奋得整夜没能睡着。

    她的愿望,就是做一个将军,重现父亲的荣光,并最终有一天,击破吐蕃,为父亲报仇。

    这次的机会,就是她无比渴望的良机。

    她下定决心,一定要趁这次机会,好好地表现,不负父亲的名声。

    不过,吸引男生们频频往这里探头探脑的最大动机,却既不是乌月晴,也不是周玉真。

    而是一个花容月貌的极美少女。

    牧雪君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,她为什么会选择参加这次的历练。

    甚至不顾,万流云的无比反对。

    做出这个抉择的女生确实比较少。

    上舍生中,即便算上乌月晴,也根本没有几个人来。

    她们身份高贵,可没必要参加这个劳什子的历练。

    来的几个人,都是如乌月晴这般,不输须眉的巾帼女子。

    中舍生,来得也不算多。

    比如辰院,只有夏一月,狄玉荷,牧雪君三个女生选择了参与。

    夏一月,是充当随军医师,希望在这次的战役中,以她的能力,多救助一些人。

    狄玉荷是为了战功。

    她甚至将宝儿都托付给了罗予珂照顾,目的,就是为了多获得战功,然后换取武院的奖励,变得更强。

    至于她为什么执着于变强,就没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牧雪君是最奇怪的。

    以她的美貌,就算武功平平,也一定会有男人争着护她。

    完全不需要变强。

    相反,就算是历练,一旦卷入战场之中,对她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子还是有不小威胁的。

    可不知什么原因,她还是来了,万流云都快磨破了嘴皮也没能令她改变想法。

    队伍还在前进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们已经过了数日的跋涉,并成功渡过了岷江,正在一个山道中穿梭,距离目的地曹家堡已经不远了。

    曹家堡,正是长乐军按照约定,给他们武院军提供的驻扎地点。

    等抵达曹家堡后,长乐军就会派人前来,与他们磋商下一步的军事部署。

    队伍中央,距离女生们不远处,裴剑骑在一匹俊马上,一身银甲,披帅袍,无比威风,正一手揽缰,一手捧着一副地图在观看。

    旁边两个人,也尽皆气度不凡,一个是刘曜,还有一个叫乔屹,是提点刑狱公事家的公子,不仅身份高,还颇有几分智计,也是这次的副统。

    “裴师兄,乔师兄,你们对这次战事怎么看?”刘曜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看,区区一个易溪部,还能翻出天不成?”乔屹漫不经心地答着。

    “不出意外,应该可以轻松镇压,别看我们只有一千五百人,可全都是内家高手,真正的战斗力,应该可以当一万五千人用……”裴剑很自信地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时,异变突生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