穆川作为第一个冲上去的人,已在他们心中升华为英雄一般的人物,而章子越呢,先逃跑了,现在回来还这么嚣张,简直让人无法忍受!

    章子越脸色有些难看,他也没想到,他这个什长的威信,竟然这么就丧失了,恼怒之下,他发出冷笑:

    “行啊,那个穆远游,你不是能吗?现在敌军杀过来了,你给我断后!掩护其他人往后方撤离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卢天羽气愤得怒瞪章子越,要说什么,却被穆川给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我断后就是,你们退。”

    穆川声音不高却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“可是穆师兄,你的双臂……”卢天羽急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双臂虽然不能用了,可我不是还有腿么。”穆川洒然一笑。

    被伏击的武生们不知道的是,早在战斗打响的时候,离这里不远处的一座山上,十数道身影正顶着冽冽强风,于山巅立定,俯瞰着山道中发生的一幕幕。

    其中有三个老者,并排站立,站得靠前。

    而其他那十多个人,则都退后半步,以示尊敬。

    “怪哉,没想到这还没到地头,就遭到了埋伏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要不要出手救助?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,这还只是历练的第一战,结果我们这帮老骨头就要冲上去救场,那还历什么练,让这帮娃,回家吃奶去吧!”

    三个老者议论着。

    他们是武院派出来,尾随这帮武生兵,负责观察记录和救场的存在。

    三人分别姓彭、楚、田,都是一流高手。

    而其他的十五个人,也都是二流高手中的强者。

    有他们这帮子高手在,万一这武院军真发生了什么致命的危机,也能够将其中一些重要人物救出来,不至于惹得一些大人物发怒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是,真要是到了那等危机的时刻,像中舍生,下舍生,就只能自求多福了。

    “这次,院长定下的最大折损,是上舍生一成,中舍生三成,下舍生五成,超过就要终止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事,这些埋伏的战士应该是易溪部的兵马,高手不多,最大的威胁还是那些滚石和落木。只要撑过去,到短兵相接的时候,这帮后生反而不用虚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观战吧,诸位,做好记录,看看有没有什么好苗子。”

    这帮高手,于是纷纷地运聚目力凝望,寻找着表现不错的目标。

    其中,那十五个二流高手是有分工的。

    在武院生校场演练的时候,他们就进行了全程观看。

    十五个人,分别负责一个百人队,进行观察。

    由于每个人只需要管一百人,因此工作量并不算大。

    至于那三个一流高手,则是随意地观看,发现感兴趣却不认识的,会进行询问。

    “裴剑身为主帅,虽然因失察导致中了埋伏,但临危不乱,还能奋勇上前,带领众人抵住巨石。”

    “周玉真不错,马虽不好,骑术却高明,直接跨过了滚石,反而用长枪刺杀了数名敌军。”

    “冷锐可以,直接把落木给一刀斩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卫寅的表现也还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施林很抢眼……”

    众高手边记录边议论。

    “咦!”忽然,彭老手指着一个方向,发出惊咦声:

    “那娃是谁,这么生猛,三流修为也敢冲上去手抵滚石?”

    其他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正好将穆川冲上去盘拨滚石,然后卢天羽和众人纷纷跟上,终将滚石抵住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彭老,那个是穆远游,中舍新生,第二个冲上去的是卢天羽,下舍老生。”负责监管他们这一佰的二流高手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嗯,记下来,尤其这个穆远游,可以作为重点考察。”彭老满意地点点头,吩咐着。

    战况在继续。

    山道之中,惨烈的厮杀更加激烈了。

    已经到了短兵相接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个个凶悍的易溪部战士,向武院生发动了决死的袭击。

    虽然功力上占据优势,可之前的滚石和落木埋伏,已经将武生们的气焰给彻底打压。

    眼见很多同窗重伤甚至惨死,他们恐惧之下,一身实力的发挥也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面对悍不畏死的易溪部战士,他们甚至将原本熟练的武功给忘了招。

    而作为三流高手,没法用真气护体,如果面对数个凶残外家高手的合围,也是很危险的。

    这般情势下,武院方的伤亡在加剧。

    穆川一双手臂仿佛残废了一般的耷拉着。

    他这双手臂,很可能在这次战役中,都无法动用了,除非他想伤上加伤。

    背后背着的琴囊,他原本还可以弹一弹《从军征》振奋下士气的,现在也不用想了,完全沦为了摆设。

    一个易溪部战士见他手臂废了,想捡软柿子,朝他杀过来,却没想到,他连手中的刀都还没来得及挥,双眼就被一道刺目的强光闪了一下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这么死不瞑目地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道弹出的腿影缓缓地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只是一击,穆川就将这凶悍的易溪战士给结果了。

    接着,穆川脚步一滑,来到了正攻击卢天羽的敌人旁边,飞起一脚,带出一道流光,然后在“砰”的一声中将其一脚踹死。

    “穆师兄,谢谢你了,你这腿法也忒厉害了,应该是一流腿法吧。”

    卢天羽谢了一声,语声无比的羡慕。

    作为第二个冲上去手抵滚石的人,他承受的压力仅次于穆川。

    加上他可不会腿法,手臂受了重创后,就只能躲避,没法还手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穆川的这腿法,他是无比眼馋。

    像这种具备炫目表现的功法,不消说,肯定是一流以上。

    二流功法和三流功法,哪里会有这么强。

    “你手臂受伤了,小心一些退后,我会掩护你们的。”穆川关切地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!”卢天羽感激地应了一声,退入了队伍中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又是十数个敌军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穆川毫不畏怯,脚出如风,裹挟道道强光如烈日刺目,一个个敌军根本连他的腿影都捕捉不到,全部在恍惚中被一脚踢死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三个敌军的三流高手,联起手冲过来要将穆川剿杀,可惜,还没撑过几个回合,就被穆川刷刷的几脚给踹成了尸体。

    鲜血淋漓,惨嚎不断,穆川腿影纵横,如入无人之境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