敌军一片惊骇!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个人,一双脚,穆川却掩护着他附近的部队徐徐地后退。

    易溪部战士,看向他的脸色都变了,哪里还敢再杀过来。

    《流光迷踪腿》,威力不俗啊!

    穆川耷拉着双臂,一边后退,一边在心中发出感叹。

    世事无常啊,没想到,这才刚打第一仗,他的一双手臂就废了。

    如果他一身功力,全在手上,没有修炼这《流光迷踪腿》,恐怕这次的后果,不堪设想!

    章子越却嫉妒得连眼珠子都快突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流腿功,绝对是一流腿功!

    而且这穆远游的心法,绝对对这个腿功有增幅作用,不然威力不会这么强!

    如果穆川知道,这章子越竟然猜得这么准,他定然得夸赞一声,夸赞这章子越也不是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起码对他这《流光迷踪腿》的猜测,还是显出了这章子越上舍生的见识。

    章子越自然要嫉妒。

    虽然他是上舍生,起步条件比中舍好了太多,可这也是有一个限度的。

    起码一流功法,他没有资格接触到。

    一流功法,那可是只有内院生,才有可能接触到的领域啊!

    可这穆远游,一个中舍新生,竟然也学到了这等高明的武学?

    这心法和腿法的配合,这么厉害,恐怕即便是一般的内院生也没有这个本事啊。

    “穆远游,你这腿法,是谁偷偷传授给你的?你知不知道,在武院中,私相传授武功可是大罪!”章子越忍不住了,厉声地喝问。

    “你要治传授我武功的人的大罪?”穆川的脸色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“没错,你一个区区的中舍新生,竟然能学到一流功法,绝对是有人破坏了规矩!”章子越越想越觉得肯定。

    “很好,我欢迎你去治,那破坏了规矩的人,姓陈,陈列的陈,名琦,琦玮的琦,你治去吧。”穆川煞有其事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陈列的陈,奇伟的奇?很好,陈奇是吧,这个陈奇我非得……”章子越话说到一半赶紧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在周围人看傻子一般的目光中,章子越的脸涨成了猪肝色,恨不得钻入地缝。

    他竟然被穆远游这厮的文字游戏给耍了!

    面对章子越双目好像要喷火的眼神,穆川很无辜地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这时候,整个战局在向有利的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在最初的慌乱之后,武院军渐渐安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与易溪部战士的交战之后,他们发现,自己这内家高手的修为还是挺有威慑力的,只要不自乱阵脚,力敌几个敌军毫无问题!

    所以,当武院军成功从后方突围后,这些易溪部战士知道事不可为,也没再恋战,纷纷地撤退。

    裴剑也没下令去追杀,因为他这时候正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“什么,大量敌军在袭击粮草,不好,轻功好的人,速跟我前去救援!其他人原地待命,保护受伤的同伴!”

    裴剑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支主力在前方行进,而在后面,还有三个百人队在押运着粮草辎重跟随。

    要是粮草被劫他们可就完蛋定了。

    须知道,武院就给了他们三十车的辎重,没有援军,也没有后续的补给。

    要是一下子断了粮,他们这批武生军,就算能忍着不被饿死,也绝对会士气大跌,怨声载道!

    裴剑带头就往后方狂冲。

    其他人,也意识到了目前形势的严峻。

    不敢怠慢,纷纷催动轻功,跟在裴剑后面。

    穆川想了想,也跟着冲。

    易溪部去而复返的几率太低,干待着没什么意义,他还不如一块去抢救粮草,多混些功劳。

    催动《精门步》,穆川混在轻功高手中一路急赶,保持领先的地位。

    彩云真气的属性,还对速度有大量的增幅,如果穆川狂催真气的话,甚至可以一马当先,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但是这么做太显眼了,完全没必要。

    这时,一阵马蹄声响起,穆川往旁边一看,见是一个少女,在兴冲冲地策马奔腾,逐渐超越了他们这些轻功高手。

    是周玉真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,才是真正的骑兵啊!”

    穆川不由发出感慨。

    相较而言,其他人就全是骑马的步兵了。

    在刚才的动乱之下,好多上舍生为了方便厮杀和逃命,全部下了马。

    这也是正常的事情,就比如穆川,让他待在马上,等于自己废了自己的《彩云步》《流光迷踪腿》,实力肯定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这周玉真就厉害了,好像之前还纵马跨跃了滚石,又一直在马上作战,没下来过,骑术是相当的精湛啊!

    当穆川赶到的时候,看到的正是一片火光冲天!

    一辆辆满载粮草的大车,正被漫山遍野的易溪部战士发动围攻。

    他们手持火把,到处纵火点燃粮车,带出一道道滚滚的浓烟。

    虽然,负责守卫辎重的武生们已经在奋勇厮杀,但是,那些易溪部战士却狡猾得很,根本不与他们正面对敌,只是见缝插针,焚烧粮草。

    第一个赶到的裴剑,看得目眦欲裂,抽出腰间的宝剑,狂怒地挥出道道剑气,斩杀敌军。

    他这剑法,极为的凌厉,就算是易溪部的三流高手,也根本接不住他一招。

    其他一些紧跟而来的轻功高手也加入战团,疯狂地对这些纵火的易溪战士发动剿杀。

    周玉真娇叱一声,纵马前冲,手中长枪化为一道道毒蛇般的影子,每一次戳击,都能精准地带走一个敌军的性命。

    穆川也随后赶过来,一些敌军见他双臂残废,想捡个便宜,结果被他施展《流光迷踪腿》,一个个的全部给踢死。

    随着救援来的武生越来越多,易溪部战士感觉不对,一个呼哨,开始撤退。

    一些武生杀得兴起,便向那撤离的易溪部战士发动追击。

    比如周玉真,就是最积极的一个。

    她拍马而去,带出滚滚烟尘,手中的长枪挥舞间,将逃跑的易溪战士一个个地击杀,速度却丝毫不减。

    不过,更多理智的武生还是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救火啊,大家赶紧救火!”

    裴剑着急地下令。

    粮草一旦被烧完了,这仗也不用打了,全部回去吧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