穆川这才知道,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下舍生来参加这次的军事历练了。

    武院对功法的控制确实很严格,学习条件难,也不允许私相传授。

    就比如说他自己吧。

    在上院待了快一年了,唯一学到的一门二流功法《软骨功》是靠小比第三名得来的。

    其他什么《精门武典》,《流光迷踪腿》,都是他的个人际遇,不算正规途径。

    而且他还是中舍生。

    下舍生的小比奖励肯定还要差一个档次,而且由于下舍人多,想取得靠前的名次那就更加艰难了。

    但反过来说,如果下舍生真掌握了二流功法,那么,很快就可以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“我有意从军,这次历练,会是一个很好的履历,身为军人,又如何能畏惧战场?”

    “技多不压身,像这次能通过战功向武院兑取奖励的机会,其实很难得,我不想错过。”

    巩震和赵坡也表示了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几人继续聊着天。

    忽然,就在这时候,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。

    有慌乱的脚步声,还有焦急的示警声。

    “敌袭!”

    “敌袭!”

    穆川一咕噜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!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纷纷被惊动。

    穆川也没穿外衣,刷的一声就冲出了屋。

    其他人纷纷跟上。

    来到外面,只见曹家堡一片慌乱。

    长乐军放哨的士兵正在奔走叫喊,而一个个的武生也从自己的房间中蹿了出来,可因为闹不清是什么情况,乱成了一锅粥。

    穆川一跺脚,上了屋顶,又连续地施展轻功,登上了堡墙,可一看到墙外的情景,他立刻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月色下,无数头插翎羽的人头攒动,一望无际,密密麻麻,将整座曹家堡四周给包围得密不透风,恐怕连一只蚊子都飞不过去。

    其他动作缓一些的武生在登上墙后,看见这幕景象,也纷纷面露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是易溪人!

    他们眼神凌厉,满脸漠然之色,踏着整齐的步伐,竟就这么将曹家堡给包围了。

    上舍生们,也在宴会被中断的扫兴之中,出来探查。

    发现这一情况之后,他们的脸色也立即大变。

    “苗指挥使,这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站在曹家堡修建得最高的一座瞭望塔上,裴剑满脸阴沉地盯着苗海程,就差把他的衣领给揪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武院军,才刚刚来到曹家堡,竟然就被包围了?

    “下官不知啊,不知道易溪人发了什么疯,竟然出动大军包围了我们曹家堡,不过裴公子,下官觉得,我们倒也不必惊慌。”苗海程在惊慌中强作镇定。

    “你有何良策,速速说来!”裴剑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下官没有,不过,李大人有啊,他本来就准备,带领大军前来曹家堡,与公子你们武院军汇合的,现在这些易溪人盘踞在此,那正好,等李大人的主力军来了,我们就可以里应外合,大破易溪部。”苗海程连忙说。

    “可是苗指挥使,既然这易溪人敢包围曹家堡,又包围得这么巧,你觉得他们难道就没有想过这点?”乔屹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就算他们有能耐拖延李大人的行军,但我们曹家堡的防御工事还是挺齐全的,我相信,就算易溪人人多势众,短时间内也一定攻不下来。我们就固守在此,等待李大人的救援就好。”苗海程镇定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看他们的样子,好像并没有攻击的意思。”刘曜观察着易溪部的行动,作出判断。

    那些易溪人在将包围的阵势调整好后,就停止了前进,在原地驻扎起来。

    “苗指挥使,堡中还有多少存粮?”裴剑沉着脸问。

    “支撑个十天半个月应该不成问题,这段时间,足够李大人反应过来,救援我们。”苗海程立即道。

    “十天半个月么,倒也足够了。”刘曜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苗大人,你说的支撑十天半个月,包括我们武院军在内吗?”乔屹不放心地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乔公子,你们武院军来的时候,不是自己备了粮草?”苗海程奇怪地反问着,可他马上就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因为裴剑,刘曜,乔屹的脸色,一下子都变得无比难看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的路上,粮草被烧了,现在几乎没有余粮。”乔屹艰难地从牙缝间挤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苗海程心里简直想骂人。

    你说你们这武院军,一个个的,都至少是内家高手,连个粮草都看不住,都是干嘛吃的?

    可他又哪里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真说出来,估计他苗海程就没有下半生了。

    几个人都在心里默默地算了一笔账。

    曹家堡,原先有几十家住户,大概两百的人口,再加上五百守军,是七百人。

    现在武院军到达,顿时增添了一千四百多人,几乎是原先人口的两倍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就算满打满算,曹家堡的存粮也绝对撑不过五天,甚至也可能三天就告罄。

    “如果李大人不能及时来救援,难不成,我们就要被活活饿死?”刘曜满脸阴云地说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至于吧,这易溪部一下子出动这么多人马,李大人应该能及时发现。”苗海程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把希望全寄托在李军使身上,不然的话,真要存粮耗尽,我们就无力反击了,苗指挥使,你准备一下,明日里,我们两军一同出击,试探下这易溪人的虚实。”裴剑下令。

    “好的,裴公子当真是年轻有为,以贵军这么多高手在,明天说不定,都不用李大人救援,我们就可以直接击破易溪人,获得大胜。”苗海程立刻恭维着。

    “刘师弟,乔师弟,你们传令下去,让大家今夜好好休息,养足精神明天出战。苗指挥使,你们的军士就辛苦一下,今晚轮班值守,防备易溪人偷袭。”裴剑又下令。

    “下官明白。”苗海程应声说是,想把心里的一片苦水倒吐出来。

    你说你裴公子,一方面让我们准备好明天出击,一方面又让我们今晚轮班值守,真当我们长乐军的军士,是不知疲倦的不倒翁啊?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PS:回一下,“书友161209191339756”提出的顾虑。

    就是本书是否会难以收尾。

    我自己是不把它看成一个问题的,因为两百万字收不了,我可以写三百万,三百万再收不了,我可以写四百万……

    关键的问题,就是不一定能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如果订阅始终没起色,我也坦言,很多伏笔、支线、配角的剧情肯定是完成不了的,这不用说。

    但起码会完本,这是我对朋友的承诺,与订阅无关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