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传我军令,退!”

    裴剑环顾了一眼全场,一挥手,带着武生军徐徐退入了曹家堡中。

    见曹家堡的大门关上,易溪人也退后一段距离,一半戒备,一半缩入了临时搭建的营寨中,换班休息。

    裴剑是不得不退。

    即便已经有了破阵之法,但现在士气不可用,怎么也得等到明天才能尝试。

    曹家堡议事厅内,一众上舍生正在坐着。

    不过大部分人都没有发言。

    而是静静等待那十几个今日观看阵法的武生完成议论。

    “我看这阵法,似乎有些像五行轮转阵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是二龙戏珠阵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对不对,依我之见,当是九宫盘旋阵……”

    一众武生,我说我有理,你说你有理,各执一词,争辩得脸红脖子粗,就是无法下一个定论。

    这让在旁边等待的上舍生们愈发不耐起来。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,都住嘴!”

    裴剑忍不住爆喝了一声,场面才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们都懂不懂阵法,这易溪人,不过蛮夷之辈,这弄出的一个阵法,把你们全给难住了不成?”

    乔屹冷声道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些讨论阵法的武生都有些尴尬之色,其中一人忍不住说:“乔师兄,这也不能怪我们,阵法之道,千变万化,今天那长宁军三百士卒,根本就没坚持多长时间就全军覆没,那易溪军阵,今天也只是演化了其中的几个变化,我们能得到的有用信息并不多,无法窥出阵法的全貌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多少人,才能让你们窥出全貌?现在已经牺牲了三百普通士兵,还剩下两百,就算全上也没什么用处,总不能让我们武生自己冲进去试探阵法吧?况且就算我们下了这样的命令,师弟们不大规模反对才怪。”刘曜也一脸的不满之色。

    这番话,说得那些懂阵法的武生都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“裴师兄,刘师兄,乔师兄,我就实说实话了吧,那易溪人的阵法不简单,如果让我来主持破阵,像我们这样的武院军,至少得给我三千人我才有把握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在这些人中,阵法修为属一属二的一个上舍生,荀亚,长叹了一口气道。

    “荀师弟,你没开玩笑吧,至少需要三千人你才能破阵?”刘曜惊道。

    “这时候我怎么敢开玩笑,那易溪人的阵势,可将我等卷入其中,面临四面八方之敌,但其弱点,就是当入阵的人越多,其威力越小,人数若是少于一定程度,很容易就陷入其中,出不来,若是强行破阵,就算能胜,我们恐怕也绝对会损失惨重。”荀亚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以我们这么多内家高手也不行?”

    “不行,师弟们大多只是三流修为,若是野外相遇,一个三流高手杀十个外家高手都毫无问题,但是军阵之中,完全大不一样,若是身陷重围,三流高手能发挥出的战斗力就会大受限制。”荀亚摇头。

    “荀师弟,那你有什么高见吗?”乔屹问道。

    “最好的方法,还是固守待援,易溪军阵再强,我们倚仗曹家堡地利,他们也完全拿我们无可奈何。”荀亚道。

    “死守是肯定不行的。”裴剑扫了一眼众人,无奈地叹息了一声,“事到如今,我也不瞒你们了,只是你们千万不要说出去,我们的粮草已经不足了,估计根本撑不了几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粮草已快告磬了??”

    还不知情的武生们,听到这话,骤然色变。

    这可真不是个好消息,若真到了断粮的那一天,饿了肚子,武生们的战斗力肯定得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“本来我说,今天直接击破易溪人的,但现在既然事不可为,唯有派出一支队伍,杀出重围,向长宁军李军使求援。”裴剑缓缓一说,又看了一眼懂阵法的众武生道,“若只是将少量人,送出去,你们可有办法?”

    “有,大阵运作需要时间,若我们大规模出动,绝对瞒不过去,但若仅是少量的高手,可趁着夜色,选一角进行突围。只是……”荀亚露出迟疑之色。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,说。”裴剑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,需要出动的,至少得是二流高手,而且,那易溪人若派出高手追击,恐怕……”荀亚的话并没有说完。

    只是众人已理解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支武生军中,二流高手就那么几个,全都是身份高贵的内院生,让他们甘冒奇险,不顾自身安危去求援,怎么可能?

    “裴师兄,刘师兄,乔师兄,我倒是有一个办法。”这时候,马斌忽然出声。

    众人看向了他,不过,显然并不认为这个人能出什么好主意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向内院的三位护法求援,他们都是一流高手,想必突破这军阵去求援绝对毫无问题的。”马斌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这么一来,我们就等于直接放弃历练了?”

    “或许不用派人求援,那李大人隔两天就会杀到呢?”

    他这个提议,让不少人出言反对。

    “诸位师兄啊,这都什么时候了,火都烧到眉毛了,还历什么练!”

    马斌情急道,“万一出什么纰漏,那李军使没能及时赶过来,我们难道在这里等死不成?你们说,究竟是历练重要,还是自己的性命重要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马斌虽然贪生怕死,但他说出的这话,倒也切中了很多上舍生的想法。

    的确,他们都是身份高贵,前途无量之人,用这历练镀金固然好,可不镀,也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    现在情势这么严峻,放弃似乎是最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三位师兄,我觉得马师弟言之有理,还是放弃历练,让三位护法去求援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的安危重要,我附议。”

    “附议。”

    众上舍生纷纷出言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刘师弟,乔师弟,你们陪我去,请三位护法出手吧,这次的历练就到此为止,我们争取早日回武院!”

    面对群情汹涌,裴剑也终于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,尽皆松了一口大气。

    “回武院”三个字,他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过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