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夜之中。

    曹家堡东北侧的高墙上,二道身影蓦然如大鸟一般,向外疾速地飞出。

    顷刻间,就已经离开了数丈之远。

    数十丈后,他们才堪堪从半空跌落。

    这等滑翔的距离,其实已经相当可怕。

    这多赖了二人的先天真气。

    当武人将一身后天真气炼化为先天,就可步入一流高手之列,从此境遇,大不一样。

    一流,可是一个槛,很多人在二流迟滞多年,却因为资质不够,终生无法突破一流。

    可一旦突破,实力转瞬间,就可以暴增数倍。

    这两人,正是楚、田二位护法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确实很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他们自己也已经萌生了,强行终止历练的想法。

    所以在裴剑三人的央求下,他们没有多加思索便同意了,打算亲自突围向长宁军求援。

    由于曹家堡还需要一位护法坐镇,彭老并没有来。

    其它的十五位内院执事,因为还需要记录武生们的言行,也没法前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们二位在夜色中,已经接近了易溪军的营寨。

    “有敌人!”

    负责警戒的易溪战士持着火把,发现了二人的踪迹,连忙高喊。

    “给我死!”

    楚老一掌拍下去,强悍的先天真气喷薄而出,远隔数丈就将那易溪战士拍成了一滩肉泥。

    骚乱之中,楚老、田老一路冲入营寨,见人就杀,易溪军虽然奋力反抗,但短时间内凑不出大量人手,完全拿他们没办法,只能在愤恨中,看着这两人一路斩杀易溪战士,冲破营寨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就凭这些兔崽子,也想拦我们,真是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楚老发出傲然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只是这事真的有点奇怪,从我们出发,我就感觉,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控一切一样。”田老却显得有些顾虑。

    “绝对有内奸,将我们的行踪曝露给了易溪部,但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唯今之计,还是先找到长宁军使李贸,向其求援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些武生们,可万万不能有失啊,他们现在虽然还弱,却是我剑南道以后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二位老者一边催动轻功赶路,一边小声地议论着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时候,忽然一声奸笑自两侧的林间响起:“二位,与其担忧那些武生,不如先担忧担忧你们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

    楚、田二老面色大变,骤然停住脚步,一脸戒备。

    三个人,缓缓的从两侧的林间站出来,成品字形,将他们二人给包围了。

    当中一人,正对着他们,是一文士打扮中年人,手拄一把羊头拐杖,脸瘦体削,眼睛狭长,长着一绺山羊胡子,显得有点狡诈。

    看着这中年文士的样子,尤其是他那比较有特色的山羊胡,二老不由惊呼出声:“鬼羊先生?”

    这鬼羊先生,可是他们朝廷的一个大敌,位居黑榜前列,虽然武功并不是特别可怕,但非常奸诈,曾经策划了很多次针对朝廷的破坏行动,为祸甚巨。

    “没错,正是区区在下,在下的名声,能传入二位耳中,实在是让鄙人,非常的荣幸。”鬼羊先生摇头晃脑地说着。

    楚、田二老却心下一沉。

    这鬼羊先生,摆明了就是在此地准备要截杀他们的。

    他们打量了一眼另外两个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,是一个少年,精赤上身,露出强壮的肌肉,手持链锤,还在身上纹了一条蛟龙,若光看这身躯,倒也显威武,只是一看脸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双目瞪得大大如同稚子,嘴唇还挂着点涎水,透着一股痴傻之气,正看着他们二人,发出傻笑声。

    二老立刻认出了他。

    蛟龙童子。

    有鬼羊先生,那必定就有蛟龙童子,因为这蛟龙童子,本就是鬼羊先生所收养之人。

    据说,其天生心智残缺,但不知为何,武道天赋却是极高。

    早在其八岁之际,就已经修成了内家,跟随鬼羊先生出道。

    甚至有传言说,其现在的修为,还要超过鬼羊先生。

    这第三个人,却让二老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少女,凝脂玉肤,睫毛弯弯,眉如新月,一双水灵的眼睛眨啊眨的,美丽动人。

    她肩膀上,一只黄羽红喙的鹦鹉正趴在那里,呆头呆脑地看着二老。

    不过,不论是少女的姿色,还是她肩膀上的鹦鹉,都不是二老在意的目标。

    让他们心中一动的是,这少女,居然只是二流修为?

    需知道,那蛟龙童子年纪不大也就罢了,毕竟天赋异禀,能步入一流也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而这个少女,能在这个年纪到达二流也绝对是天才,但毕竟还没到一流啊。

    一个二流高手,也敢出来截杀他们两个一流高手,找死不成?

    “畜生!畜生!”

    忽然,那呆头呆脑的鹦鹉骤然出声,朝着两人叫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却差点让楚、田二老给气炸了肺,恨不得将这鹦鹉的鸟毛给拔了。

    一个扁毛畜生,居然反过来骂他俩是畜生?

    不过,两人究竟养气功夫还不错,还不至于就为一只鹦鹉失了方寸。

    “易溪人的军阵,难道是你教的?”

    楚老看着鬼羊先生,沉声发问。

    “正是区区所为。虽然啊,那并不是什么高明的阵法,但我想,以你们那帮后生的本事应该是绝对破不了的。”鬼羊先生得意洋洋地道。

    “哼,管你什么破阵,等我们李军使的长宁大军杀过来,到时里应外合,那一万易溪军,绝对只能铩羽而归。”田老作出不屑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哦,你们此去,应该是找李贸求援吧?可惜的是,你们的李军使啊,恐怕……”鬼羊先生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恐怕什么?”楚、田二老心一揪。

    “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完,鬼羊先生就突然出手了,他那把羊头拐杖,猛然以强绝的气势砸向了两人。

    强横的先天真气,编织成一个个如真似幻的山羊,正低头顶角,悍然冲向两人。

    也几乎是同一瞬间,蛟龙童子手中的链锤也突然出手,带出万钧的力道,在空中甩出一道道锤影,天罗地网般地轰了过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