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就只有那个少女,还在好奇地倾听他们之间的谈话,却没想到,鬼羊先生话刚说到一半就突然出手了,这使得她,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。(无本创业 behindfansub.com)

    楚、田二老双目如电般扫过她,然后非常有默契的,一起向她冲了过去,一掌一爪,要将她直接擒拿!

    这就看出二人的老练之处了。

    鬼羊先生,蛟龙童子,都是黑榜高手,他们心知不是对手,根本就连对拼的念头都没有,只想逃跑。

    而这少女,却只是二流修为,若能将其擒拿,就可以将其作为人质,轻松脱逃。

    “畜生,畜生!”

    那鹦鹉一声怪叫,就拍着翅膀飞远了。

    只留下那少女,独自面对二老强绝的攻击!

    “两个老头不知羞!”

    少女气呼呼地说了一句,令得二老脸上一红,手中攻势却丝毫未减!

    打定注意,就算这么做有失身份,也得将这少女擒下。

    然而,那少女却不闪不避,双只玉手如穿花蝴蝶一般伸出,迎击二老。

    二老是想将其擒下,作为人质,因此并没有将招式击实,而是连续地使出了几个变化,要扣住少女手腕。

    但少女两只玉手变幻间,招式竟比他们还要精妙几分,令他们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终于,三人招式变老,轰击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正当二老遗憾,这美丽的少女要在二人先天真气下香消玉殒的时候,让他们惊愕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两声巨响几乎同时响起,少女的身躯剧烈摇晃了一下,但是,竟然一步未退?

    二老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

    开始怀疑自己的先天真气难道是假的?

    这少女不过后天修为,竟然能扛住他们两个先天高手的合力一击?

    这时候,鬼羊先生和蛟龙童子也已经杀到,二老无奈,只得返身迎击。

    五个人大战到了一处。

    作为黑榜高手,鬼羊先生和蛟龙童子带来的威胁太大了,二老只能抽空向那少女发动攻击,但都被那少女轻松拦下来了。

    二人暗暗惊骇那少女的修为。

    二流就这么强,等这少女晋阶一流,那还不得逆天了?

    虽然很想除掉这少女,但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,都暂时打消了擒下少女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两人且战且退。

    虽然说不是这三个武林高手的对手,但二老也并没有如何慌张。

    因为到了一流之境,想分出胜负是更加的艰难。

    先天真气,生生不息,持久作战的能力,远远地超过二流高手。

    只要差距不是特别大,就算不敌,也可以逃么。

    而且二老对自己的轻功修为也比较有自信。

    然而,两个人还没逃出多远,脸色很快就绿了。

    马蹄声响起,几个头插彩色翎羽,身高体壮的大汉策马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为首一个,威风凛凛,正是易溪左将军,陶豹。

    “给我杀!”

    陶豹一挥手,这几个将领就纷纷执着武器,打马向二老狂冲!

    观其修为,也尽皆是一流高手!

    “天亡我也!”

    楚、田二老,不由面露绝望之色。

    要是仅仅面对鬼羊先生、蛟龙童子和那少女,他们两个还有逃脱的希望,可现在,一下子又追来几个易溪将领,还都是骑着马的,他们两个,除非背生双翼,否则如何脱身?

    绝望之下,他们两个又面露凶光,放在了那少女的身上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目前唯一的生机了。

    逃是肯定逃不了,当今之计,只有擒下这少女,才有可能获得一线希望脱身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,这少女怎么修为那么强,但是,她毕竟只是二流高手,没有先天真气,就算能短时间力敌一流高手,消耗也必定很大,这,就是机会!

    二老如同两条饿狼,扑向了饿死之前唯一能看到的食物。

    少女毫不畏惧,挥掌与二老大战。

    鬼羊先生和蛟龙童子,还有几位易溪将领,将二老给团团地围住了。

    这下子,两人是彻底没了直接逃脱的机会。

    战了几十招后,两人竟还没拿下这少女,而他们自己,却已经接连挨了几记重创,眼看就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日月轮转,生生不灭……”

    楚老吐出一口鲜血,望着少女,满脸惊骇,似乎在最后的时刻认出了少女的武功路数,但此时他已经避无可避,被蛟龙童子一锤子砸在了脑门上,血浆迸溅,立时丧命。

    “你,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田老惊瞪着少女,后悔不迭,如果早知其来历,他们二人,又怎会为了擒她,作出错误选择,葬送掉了自己最后的逃生机会。

    随着鬼羊先生收尾的一杖击出,田老心脏被戳穿,软软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两个一流高手,至此,尽皆毙命!

    围杀的几人也全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毕竟,围杀一流高手,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若是他们俩一心逃,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轻松被杀。

    几个易溪将领看向那少女的目光带着点异色,不过却没有一点惊奇之意。

    显然,他们也是知道此少女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陶将军,还有诸位将军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鬼羊先生笑眯眯地跟几人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先生你传给我们易溪人的阵法确实不凡,按照约定,我们会将曹家堡覆灭,尽力多杀一些武生,但那曹家堡易守难攻,我强行进攻的话,伤亡会很大。”陶豹点了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,只要你们再等几日,等到那曹家堡断粮之后,甚至不用浪费兵力强攻,就可不战而胜了,桀桀……”鬼羊先生狡诈地笑着。

    “谢先生指点,我等还要回去主持军务,就先告辞了。”陶豹拱了拱手,和几个易溪将领纵马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畜生,畜生。”

    那不知飞哪去的鹦鹉,这时俯冲到二老尸体的上空,一边盘旋一边怪叫。

    “黄毛,你添什么乱,给我回来!”

    少女一跺脚,那鹦鹉这才不甘不愿地飞回来,重新趴在少女肩头,歪头晃脑地抖着羽毛。

    “姐姐,厉害。”

    蛟龙童子看着少女,傻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蛟,过来,你看你脸都脏了。”

    注意到蛟龙童子脸上的血迹,少女向着蛟龙童子招了招手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