蛟龙童子立刻小跑过来。

    少女虽然在刚才激烈的战斗中,也出了满头的大汗,但她却没有管自己,而是取出手帕,小心将蛟龙童子脸上的血污给擦干净了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中,蛟龙童子都是一副憨憨的样子,似乎对少女擦他脸的动作很享受。

    鬼羊先生却没有管他们,只是对着二老的尸体进行了搜身。

    在摸索出一些杂物后,他扔下没用的,将两份纸张掏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冷锐,刀法高超……”

    “周玉真,骑术精湛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这个穆远游,只是中舍新生,却盘拨滚石,脚功一流,被评潜力远大?此子,当重点击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鬼羊先生将两张纸张的内容都读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楚、田二老,在这些天的观察中,对于潜力优秀武生的自己的记录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两人都在自己的记录中,对穆川进行了着重的表扬。

    毕竟他在之前伏击战中的表现,确实很抢眼。

    如果穆川知道,他竟然因为这一点,被一流高手给惦记上了,不知会作何感想……

    这时候,那少女发出赞叹的声音:“先生,如果这一次,真能将那一千多武生全部杀了,你的功劳,还不知道会有多么大呢!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我受盟主所派,到这剑南之地,执行破坏任务,当然得做的像样一点才合适,不然的话,岂不让天下人,小看我武林盟?”

    鬼羊先生将纸张揣入怀中,摸起胡须,一副小人得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不过先生,将你的阵法就这么传给那易溪人,合适么?”少女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“无妨,我传下的,也并不是什么高明的阵法,再说了,这易溪人民风彪悍,又对大炎离心离德,他们越强大,能起的掣肘作用也会更强。”鬼羊先生不在意地道。

    “先生,那我们下一步的计划怎么办?”少女又道。

    “那长宁军主力,已经被易溪右将军,用我传的阵法所败,短时间内,这曹家堡内的武院军,就是一支孤军,我估计,他们撑不了几日,在断粮的情况下会选择突围。

    而且,我断定,他们一定会选择在晚上,分散突围,而以易溪军的力量,绝对不可能将其全部拦下。

    我们的任务,就是出手,尽力斩杀武院的好苗子。

    比如按这份名单所说,这冷锐我们虽然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,但他既然刀法高超,那么在突围的时候,他就必定会显露出来,还有这周玉真,既然骑术精湛,那么突围的时候也应当会骑马,听名字又是个女性,那么,女性的骑马突围者我们就要格外注意。

    当然,尤其是这个穆远游,那就更好找了,使脚功的人可不多,只要是在突围中,使用脚功大肆逞威之人,就必定是他,我们不管是谁发现了此人,都务必出全力,将其扼杀在萌芽之中,让他有再大的潜力,都成长不起来。”鬼羊先生阴笑着。

    “嗯!我记住了,只要发现脚功厉害的人,就一定打死他!”

    少女握紧拳头,恶狠狠地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穆川当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大祸临头。

    这几天,曹家堡的情况很不好。

    渺无音信。

    自从楚、田二位护法前去求援后,就一直没有音信传回来。

    而曹家堡里的粮草,已经不足了。

    “裴师兄,怎么办,马上就瞒不住了,虽然已经减少了粮米的发放量,但是,明天肯定就发不出来。”议事厅中,乔屹一脸发愁。

    “既然瞒不住,那就索性告诉他们,让他们再忍耐忍耐,李军使的援军就算耽搁了点时间,但再过两天怎么也该来了。”裴剑沉住气道。

    当断粮的事情在曹家堡传开后,所有的武生们几乎是立刻就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“什么,粮草已经没有了!”

    “裴师兄,你们没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“万一李大人没能及时赶过来,难不成,我们要被活活饿死?”

    面对这群情汹涌,裴剑只给出了一句话,“要么忍饥挨饿,等待长宁军救援,要么直接突围,自己选一个”。

    他这话一出,指责的声音顿时少了一半。

    确实,那一天,三百长宁守军冲击易溪军阵的惨状还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他们又怎会不知那阵法的凶险。

    在生命面前,肚子饿,就饿吧,饿几天应该也死不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武生们纷纷按捺下来。

    静待李贸的救援。

    又是数天过去。

    “唉,肚子好饿……”

    房间中,穆川他们这个什的人正恹恹地躺在地铺上,无比萎靡。

    “咕咕”的肚皮打鼓声,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卢天羽躺在床上,揉着自己的肚子,发出苦笑声。

    他已经很久没有从床上动过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毕竟也懂得一个道理,没有东西吃的时候,最好是节省些力气。

    “我眼冒金星。”

    “吃,想吃肉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只要豆腐就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一颗石头,我也能给你吃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吃吧,门外就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干躺着还是太无聊了,几人用细如蚊呐的语声发着牢骚。

    “如果这时候,有人能给我送来一碗热粥,我甚至能甘心做他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当孙子!”

    “你们走开,我可以当孙女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牛!”

    几人胡侃着。

    倒是穆川躺在床上,不知在想些什么,并没有加入几人的聊天。

    “咦!”这时候,不知某人发出一声惊咦,“你们有没有闻到,粥的香味?”

    “粥,粥!”

    “有,有!哪来的!”

    顿时有好几个人的鼻子抽了抽,一咕噜从草席上坐起。

    口水,已经第一时间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吱呀”一声,门开了。

    进来一个脸色有些红的少女。

    似乎对众人的目光不敢多看,她垂下小脸道:“穆师兄,承蒙你这些天的照顾,鸿图它好得很快,正好我那里还有点米,就给你熬了碗粥喝。”

    “呃,这个,怎么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穆川从床上坐起来,却立刻身体一哆嗦,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他的四面八方,全是绿着眼睛,几欲喷火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穆师兄,你不是人!”

    “何止不是人,简直就是个混蛋!”

    “啊!!!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!”

    “我要跟你决斗,谁都别拦着我!”

    一个个的,悲愤咆哮,恨不得将穆川大卸八块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