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远游,你这时候说什么胡话,我还欠你一个大人情没有还呢,我们去乌师姐那个队伍吧!相信她一定不会拒绝你的。”狄玉荷也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这伤势重不重,有我在,都担保你绝对无碍,你究竟在想什么?”夏一月凝视了穆川一眼,气苦地说着。

    她实在被穆川气得不行,隐藏修为再重要,难道还比得上生命更重要?

    作为医者,她最痛恨的就是轻生的人,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,世上有很多在生死线上苦苦挣扎,只为求一线生机而终不可得的绝症患者。

    “穆师兄,你放心,我们几个会护着你,到时候我们一块杀出去!”卢天羽他们也纷纷出言。

    相处的时间虽然短暂,但他们这个什的人,对穆川是打心里存着敬意。

    只有周玉真手扶在穆川靠着的椅背上,一语不发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不用劝我了,我只问你们一句,你们可有把握,护着我杀出这重围?”穆川发出一声悲笑。

    众人都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外面重兵围困,这一次冲杀,生死未卜,他们连自己都不敢保证能活着冲出去,又何谈保证穆川的安全?

    “我现在只是一个废人,你们若护着我,反而可能使自己陷入危险。你们若听我一句话,就赶紧走吧。我和重伤的师弟们一块留下来就好,那样等到长宁军的援军队伍到来,我们生存的希望反而比冲出去更大。”穆川摇摇头,凄凉地一笑。

    如同一个末路的英雄。

    “远游!”

    众人的语声顿时都哽咽了。

    什么留守的希望更大,这是远游不想拖累他们啊!

    他们却哪里肯罢休,劝说无果,就要将穆川搬起来拖走。

    而相较于穆川的淡然,其他重伤者,表现则很不堪了。

    一个在战斗中,双腿被滚石碾压而过,现已没有了下肢的武生,叫莫生,双手撑着拐杖,挪到了他的一个舍友面前。

    “元志,我参加你们这个队伍好不好!”他的声音已近乎于哀求了。

    他那舍友露出了不忍之色,可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旁边的人已经冷漠地出声了:

    “要冲杀出去,何等凶险,我们队伍,不收废人!”

    “元志师弟,你要非得拉他一块进来,请你自己也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赶紧走,别拖累我们!”

    往日的舍友情谊,在这样的生死考验下,终显薄弱,元志长叹一声,终于还是说道:“莫师兄,你去找别的队伍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!!!元志,你这忘恩负义之徒,枉我莫生平日里还把你当兄弟,算我瞎了眼!”

    莫生戟指怒骂一声,满脸的失落和痛心,他咬咬牙,又去找其他队伍,可没有一个愿意接纳他。包括女生队也不愿,因为她们本就实力最弱,再带上这些累赘根本不可能突围。

    “你们为什么不带上我!为什么不带上我!”

    莫生双手的拐杖跌落,如同一个被抛弃的木偶一样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一脸的麻木,又用手疯狂地捶打着地面,发出绝望而不甘的咆哮声。

    还有几个同样重伤的人,也受到了类似的待遇,不免在校场里又哭又叫,很是引发了一些骚乱。

    “重伤的师弟们,请听我说!”

    裴剑发出一声大喝,冷冷地说道,“长蛇破袭阵,需要演练,无法保证正常行动的师弟请不要加入,等我们八部全部突袭之后,你们可以跟在后面,甚至跟在我这支队伍后面也行,只是,现在绝不能干扰其他人的正常操练,否则,直接按军法论斩!”

    裴剑的想法很简单,他才不管这些重伤的人能不能出去,只是现在先安抚下来,不使他们干扰军阵的操练。

    至于跟在后面一说,他可不觉得这些人真能跟得上。说一句空话而已,可不妨事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不仅所有重伤的武生心如死灰,穆川旁边的这些人,也立刻都呆滞了。

    不仅劝说的语声咽回喉中,甚至还在尝试搬他的李笑、朱豪、许明航三人,身形也完全僵硬。

    军令如山,裴剑这一声令下,他们想带着穆川一起走的想法是完全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一旦他们这些武生主力突围而去,仅靠着这几十个重伤的武生,还有那两百饥饿得没有力气的长宁守军,不管是跟在后面杀出去,还是守堡待援,恐怕都是凶多吉少!

    “去吧,去吧,不用管我了!这是我命中的劫数,让我合该有此一难,等我度过了这一劫难平安回到武院,定会与你们把酒相叙!”

    穆川却挥挥手,洒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远游!”

    众人的眼睛红通通地溢出了泪水,步伐如同千钧,根本迈不动。

    或许过了今夜,他们就要丧失一个兄弟,一个朋友。

    可在这残酷的命运面前,就连他们自己也只如草芥一样,不知道在今夜的突围后还能活下来几个人,却又哪里顾得了穆川。

    他们很恨,恨命运的捉弄,也恨自己。

    不管是因为力量渺小,还是因为身不由已,他们终要活生生地抛弃自己的兄弟和朋友!

    “还没找到队伍的也请加快速度,否则,你们也不用突围了,干脆留守在此地好了!”

    这时候,裴剑也注意到他们这边磨蹭的情况,发出催促声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势下,众人虽然痛苦不堪,万般不舍,也只能含着眼泪,一步三回头地,走向了场中。

    穆川却依然在笑,笑着与他们挥手告别,只是,当他注意到身后还有一个人时,却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“周师妹,你怎么还不走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走,你是为了给我出气,才将自己落到如今这步境地,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走,哪怕陪着你,战死在这曹家堡!”

    周玉真面容平静,声音却无比坚定。

    她甚至已将生死置之于度外。

    “周师妹你……”穆川哑然半晌,心头有些酸涩。

    他知道周玉真这丫头认死理,只是没想到,她竟然认到这个地步,现在连自己的生死都不顾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好吧,如果上天真的注定,我们两个要战死在这曹家堡,那么黄泉路上,如能有个伴,便不孤单了!”穆川发出喟然的悲叹声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