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场中,七支分组已经快要完成了。(无本创业 behindfansub.com)

    卢天羽他们八人,分散开各找队伍。

    狄玉荷和夏一月是去的乌月晴的女生队。

    许明航要当护花使者,也跟去。

    朱豪是跟着许明航一块去的。

    李笑则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看见了牧雪君。

    即便在这乱成一片的校场中,她依然有着娴静优美的姿态,胜似百花的容颜。

    此时她正和万流云一起,待在一个比较强大的中舍生队伍中,两人无愧是“辰院双璧”,并肩站在人群中,掩映生辉,如鹤立鸡群。

    如果李笑要去的话,以他中舍生的身份,大概也能被这支队伍接纳。

    可是,在心中黯然地一叹后,他还是奔向了朱豪和许明航那边。

    既然女人并不是他的,他还是选择跟兄弟们在一起。

    只是,三个人在选好队伍,看向穆川那里的时候,又忍不住鼻头一酸,泪水如泉涌,模糊了视线。

    穆川依然坐在轮椅上,被周玉真推着,却在含笑和他们挥手,仿佛在告诉他们,不要为自己担心。

    “最后给你们一柱香的时间,再没有队伍的,就不必参与突围了。”

    裴剑又下了最后的通牒。

    不少实在找不到队伍的下舍生和女生,只好去了乌月晴那里。

    其他七队看向乌月晴这一队的目光,已带上了一些怜悯。

    这支以女生和下舍生为主的队伍,在武生军八队之中,无疑是最弱的,恐怕在今夜的突围中,损伤也将特别的惨重,甚至突围失败也很有可能。

    将台上,除了裴剑,还站着一些人。

    刘曜和乔屹站在一块,待在裴剑的身后。

    刘曜的目光有些奇怪,他似乎对现场的情形并没有过多在意,目光始终凝视着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那是万流云和牧雪君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怎么,刘兄,有些心动了?”乔屹注意到了他的情况,发出低笑声。

    “只是没想到,中舍生也有这么漂亮的女子罢了。”刘曜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是成丨都刘家子弟,平日里虽也跟中舍生有一些接触,但他接触的只是一些比较出众,如万流云一样的人材。

    这些人材,都是他日后招揽的对象。

    毕竟作为刘家子弟,想步入官场再简单不过,而他总归是需要一些手下的。

    牧雪君,虽然在中舍区是很出名的美人,但刘曜之前还真不知道。

    对于在这次军事历练中,还能发现这样的美人,刘曜在意外之余,自是不免多留神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刘兄,既然如此,不如等回到武院之后,你就将其拿下回去暖床,以你的身份,呵呵,这些中舍女子,必定要争着倒贴。”乔屹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你却有些不知,她与万流云,在中舍区中,是有名的‘辰院双璧’,一向成双结对,而万流云,是我比较看重的人才……”刘曜露出迟疑之色。

    “万流云?此人我倒也有一些听说,据说是没落的官宦子弟。如此一来的话,事情反而很好办了。”乔屹眼珠一转,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“乔兄,你此话何意?”刘曜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刘兄,你想想,那万流云,如果想飞黄腾达,攀上你这棵高枝,确实再好不过。你不如以此为名,让他将牧雪君献给你。这样的话……一幕落魄官宦子弟,为了光耀门楣,将心爱女子献到权贵床上的好戏岂不是要上演了,呵呵呵……”乔屹发出阴笑声。

    “乔兄,莫要开玩笑了。”

    刘曜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不过,当他的目光再次扫过牧雪君的时候,却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,下腹窜起一股火来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花容月貌的美人,若是能被她心爱的男人主动献到别人的床上,光想一想,就很有些刺激呢。

    抛开这两人龌龊的谈话,将台上,十五个内院派出的二流高手则在忠实地做着记录。

    虽然历练已经中止了,但他们并没有丢下自己的任务。

    彭老则孤独地站在一个角落中,凝视着全场,面有哀容。

    楚、田二老,与他在内院中,交情不浅,没想到一去这么多天都没有消息,恐怕已经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不过当务之急,还是和武生们一起突围。

    当他的目光扫过穆川时,则露出一些惋惜之色。

    这是个好苗子。

    被处以六百军棍的事情他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,否则他一定出言将其保下。

    虽然依旧想带着他杀出去,可当他的目光扫过裴剑、刘曜、乔屹时,却无奈地放弃了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穆远游虽有些潜力,但身份还是太低微了。

    作出武生军唯一的一名一流高手,他最大的责任还是保护裴剑这三人的安全,否则回去之后,完全无法交代。

    “现在,荀亚师弟,由你们负责传授大家,长蛇破袭阵的具体布法。”

    这时,看场中秩序已定,裴剑吩咐着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荀亚当即带着那些懂阵法的武生走上了将台,开始演示长蛇破袭阵。

    武生八队,无论之前有着多么复杂的情绪,此刻都全部收敛心神,聚精会神地观看。

    面对这关乎他们生死的阵法,他们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。

    而被抛弃的重伤武生们,此刻也已经被全部赶出了校场,

    他们满脸的麻木和绝望,呆滞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,心如死灰。

    数个时辰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这长蛇破袭阵并不算多难,经过了这一天的操练,武生们大多都熟悉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有人愿意,将自己的战马贡献出来,让大家饱餐一顿,以便今晚进行突围。”

    眼见日落黄昏,裴剑看向了上舍生的队伍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愿意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很多上舍生,表示同意,比如马斌和章子越。

    他们对自己的马,毫无感情,纯粹是用来装点门面的。

    而突围的时候,由于要出其不意,他们要从墙头直接落下,不走堡门,所以,马反正也带不走,还不如杀了,给自己加点餐也不错。

    另外也有一些没同意的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对自己的马有感情的,虽然没法带走,也不愿意将它们杀了果腹。

    “很好,我宣布,现在全员解散,今晚马肉随便吃,大家务必将力气养足,晚间再集结突围!”裴剑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