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明星稀。

    冷风吹来,夜色的薄雾中弥漫着浓重的杀机。

    曹家堡高墙上,一道道身影如同灵燕,向堡外的四面八方落下,又排成一条条长蛇一般的队伍,在黑夜中飞纵!

    这就是内家高手的强大之处了。

    外家高手组成的军阵虽也不弱,却绝不能像他们这般施展轻功,飞跃高墙。

    “敌袭!”

    手持火把,在军寨和曹家堡之间巡逻的易溪战士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可随后,他们就在惨叫声中纷纷倒地。

    为了维持长蛇破袭阵,武生们并没有脱离队伍擅自袭击,但他们前排的人物,手中却早已扣好了暗器,此时纷纷发出,将一个个拦路的易溪士卒射成筛子。

    “呜呜!”

    长鸣的号角声响起,这表示,易溪军已发现了他们的行藏!

    “大家加快速度,一起冲!”

    八支突围队伍前面的人物,尽皆发出厉喝。

    这长蛇破袭阵,冲在最前面的,都是整个队伍之中,修为最高之人!

    比如上舍队是裴剑、刘曜、乔屹,女生队是乌月晴和几个上舍女生,冲过巡逻队时,他们出手毫不容情,施展自己高强的武学,将他们斩杀一空。

    而当他们冲到易溪军的营寨前面时,易溪军也并未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他们是实行轮班休息,有一半的易溪军始终披坚执锐,在黑夜的营寨中进行值守。

    号角吹响的第一时间,他们就已经结好阵势,冲过去抵抗武生军,而另一半正在休息的易溪军,则也纷纷地从营寨中冲出,一个个加入军阵。

    “冲啊!”

    “杀出去!”

    武生军们很刁钻地选择了易溪各部之间的空隙,进行狂冲。

    他们深知,若一旦易溪军的人马完成合围,他们的突围行动,就会宣告失败!

    当双方短兵相接之时,激烈的鏖战,正式于今晚拉开序幕!

    可几乎是瞬间,敢拦在武生军面前的易溪战士就大量阵亡。

    尤其是上舍生那一队,裴剑剑气纵横,锋锐无匹,身后护住两翼的刘曜和乔屹也各自施展得意武学,一路强势碾压,令他们这边的战局呈现一边倒!

    这正是长蛇破袭阵的可怕之处,将所有精锐集合到尖端,可在易溪军阵的破绽处,快速撕开一道口子!

    不过,当易溪战士纷纷围过来的时候,位于阵势中央和后端的武生就有些难过了,他们本就实力偏弱,虽然在紧紧跟随大部队,尽力维持阵势,可依然出现了危险,甚至几个下舍生队伍中,不少武生都在易溪战士的屠刀之下,惨烈阵亡。

    就在这战局,逐渐进入白热化之际,忽然之间,不管是武生,还是易溪人,几乎是所有人的动作,都在刹那间,陷入了一瞬间的停滞。

    一阵低沉婉转,如泣如诉的琴声,仿佛是六月间突降的飞雪,登临了整个战场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这喊杀和交战声无比激烈的战场中,这琴声却似有一股奇特的魔力,能穿越嘈杂,直抵人心。

    与之伴随的,是一阵慷慨悲歌的声音:

    “十五从军征,八十始得归。

    道逢乡里人,家中有阿谁?

    遥望是君家,松柏冢累累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是谁,竟然在这等惨烈厮杀的战场,抚琴高歌?

    不少修为高强,还有余力面对战况的人,当即扭头看向了琴声传来的方向。

    入目的景象,让他们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只见,在曹家堡中央那高高的钟楼上,月色的银辉洒落,一少年身姿端坐,正在缓缓地抚弄琴弦,发出一阵阵铿锵的琴音,仿佛在倾诉,那少而从军,归乡却已白头的无尽凄凉之情。

    这少年面容落寞,星眸微闭,悲歌的声音,从他轻启的嘴唇间发出,似含着无尽的怅然。

    而一个身段玲珑,面容娟秀,站姿却很坚毅的少女,正一手持枪一手持盾侍立在他一旁,似侍女,也如卫士。

    “穆远游?”

    “穆师兄?”

    “远游哥?”

    “远游?”

    “穆师弟?”

    认得他的人,陡然失声。

    他,不是因挨了六百军棍的重罚,被困在这曹家堡中,不得脱身的穆远游么?

    对于他的境遇,有人畅快,有人同情,有人痛苦,有人遗憾。

    可无论有着怎样的心绪,他们都一致认为,像穆川这样的重伤武生,这回真的是十死无生了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,在这必死的情境下,他却还有着这样的闲情逸致,于这惨烈的战场上,抚琴悲歌?

    “君不闻汉家山东二百州,千村万落生荆杞。

    纵有健妇把锄犁,禾生陇亩无东西。

    况复秦兵耐苦战,被驱不异犬与鸡……”

    当这琴声与歌声愈演愈烈的时候,战争带给人的巨大痛苦,也通过这首《从军征》,直抵人心。

    易溪军的士气猛然跌落了。

    一个个的易溪战士,仿佛看到了自己,满头白发,垂垂老矣,带着一身战争的伤痕返回故乡,却无人相识的情景。

    是那样的悲痛,那样的哀伤,那样的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他们手中的动作迟缓了。

    “不许听!”

    易溪军官发现不对,脸色大变,慌忙运聚内力,大声斥喝。

    易溪战士们,这才惊觉不对,不敢再听这魔音,转而凝神对敌。

    武生们,则好多了。

    毕竟,他们本身并没有当过兵,这次也不过是历练,战争的惨痛他们还没有深刻体会到,另外,他们一个个的,都是内家高手,还可以用内力抵挡琴音的侵蚀。

    音攻虽然不分对象,但内家和外家高手对音攻的抵抗力却是有不同的。

    武生们这才知道穆川的目的,竟然是要用琴声和歌声,来干扰易溪军,以便他们脱逃。

    想明白此点后,很多武生顿时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这穆远游,已经是一个弃卒,却还在尽力帮助他们突围,这等胸襟,何等的伟大?

    “穆师兄,真壮士哉!”

    “这份心意,不轻!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当年,勇战梅水岩的穆远游!”

    “在裴剑处罚穆师兄的时候,我应该站出来阻止,这样的壮士,怎能如此轻易的死于这曹家堡!”

    他们在心中发出感慨和惋惜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