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想到穆川这可恨的家伙,就要在这曹家堡身殒,而他却能逃回武院,重享荣华富贵,他心中就忍不住一阵的舒爽。

    “你再牛,你也只不过是一个区区的中舍生,一个我章子越瞧不上的马前卒,现在受了重伤,立刻被抛弃了吧?我看你以后还牛什么,黄泉路上……”

    章子越的话还没说完,眼珠子却像死鱼眼一般地突出了。

    “黄泉路上,走好!”

    一只玉手从他的背后缓缓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章子越身子一软,倒下了。

    他做梦都没想到,原以为能轻松杀出重围,重回那舒适惬意的武院生活,可是,就在他痛快地发泄情绪的时候,却一下子魂消梦断。

    神秘少女淡淡地瞄了他一眼,不知道此人怎么在突围的时候,还如此地聒噪,干脆就拿他第一个下了杀手。

    而她肩膀上的鹦鹉,这时已经不知道飞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!”

    见有上舍生身死,两个在旁掩护的执事陡然色变。

    这少女,无论是体貌还是装扮,明显都不是易溪人,怎么会出现在此处?

    “要你们命的人!”

    瞅了那两个执事一眼,神秘少女面容不变,也不管他们,直接挥掌杀向了其他的武生。

    转瞬间,就如同屠杀猪狗一样,连杀了好几人。

    那些修为也算不弱的上舍生,一个个拼死抵抗,可根本连她的一掌都防不住,就直接惨死!

    “好胆!”

    两个执事高手赶过来,与这少女大战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可刚一交战,就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,也都是修为高强的二流高手,不然也不会被内院派出来保护武生们,可现在以二敌一面对这少女,却感觉像是面对一流高手似的,刚一交上手就被打得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鬼羊先生和蛟龙童子这时候也在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易溪战士自然认得他们,见状都远远地避开,给他们腾出了好大一块地,生怕被殃及池鱼似的。

    他们的先天真气实在太可怕了,二流高手或许还能抵挡一下,可若是直接向三流高手出手,那简直是如同大象踩小鸡,纯粹碾压!

    “鬼羊先生,蛟龙童子?是你们武林搞的鬼!”

    彭老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两人,脸色大变,立刻就冲过来,敌住鬼羊先生。

    至于蛟龙童子,他就完全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因为楚、田二老的身死,现在武生军中的一流高手,就只有他一个。

    虽然二流修为的执事纷纷冲过来,联手对付蛟龙童子,却完全不是对手,没过几招,就被蛟龙童子一锤子砸死一个。

    “现在才发现,是不是太晚了?对了,忘记告诉你一件事,前几天杀死两老头,不知道跟你是什么关系?死状好像还挺惨的。”鬼羊先生戏谑地笑着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天杀的武林余孽,当真该死!你们知不知道,你们杀死的,都是我大炎的栋梁之才!”彭全怒喝道。

    “可笑,实在太可笑了,要说栋梁之才,我看那正在曹家堡中弹琴的,应该能算是一位,你们怎么不带他一块走呢?”鬼羊先生嘲笑道。

    彭全一下子语塞。

    他总不能说,因为那穆远游只是一个中舍生,又受了重伤,就将他放弃了吧?

    “哦,我明白了,那人的身份一定不高,又受了重伤,所以直接被你们抛弃了。这就是栋梁之才的下场啊!反观你们保护的这些上舍生,一个个的,虽然全是酒囊饭袋,但毕竟身份摆在那里,所以你们豁出命也要保护。这,就是朝廷,这,就是武院的作风,哈哈,简直荒天下之大稽,若不能将这样的朝廷灭亡,我们千千万万的普通百姓,就永远只能做上层人的奴隶!”

    鬼羊先生哈哈大笑,笑声中,充满着无尽的讥讽!

    彭全阴沉着脸,答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心知这鬼羊先生说得确实在情在理,但立场如此,他并无他法,只能奋力抵抗,希望能救下更多的上舍生。

    其他武生各路,战况也陷入了胶着。

    虽然说,并没有武林人士前来剿杀他们,但他们本身的实力要弱一些,在冲出重围的过程中,伤亡不小。

    其中两支中舍生为主的队伍还好一些。

    中舍生资质不差,只是没有上舍生的修炼资源那么好罢了。

    在这突围之中,他们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出来,奋勇地作战。

    “雪君,你小心一些,这些敌人交给我!”

    万流云使出几招精妙的剑招,将涌过来的敌人杀散,擦擦汗水,关切地朝着身旁的牧雪君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牧雪君甜甜一笑。

    如春风拂过疮痍的大地,即便是在这惨烈的战场中,也让看到的人心中一暖。

    万流云顿时又充满了干劲,一个人,担当起了两个人的位子,连牧雪君那处应该负责的敌人,也被他使出高强的武学,一一地斩杀。

    四支下舍生队伍就难过多了。

    下舍生的实力本就偏弱,在这样的冲杀过程中,基本上每前进一步,都会交出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可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,不论伤亡究竟有多大,他们都只能奋力厮杀,不断前行。

    因为后退,即是死!

    最后还剩下的那支女生队伍,没有人看好。

    甚至完全不敢去想。

    女生队本就实力偏弱,加上在血猩的战场中,本就胆气偏小的女生更容易惊慌失措,所以早在出发之前,很多武生就心中断定,女生队可能会突围失败,除了少数高手,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最后实在找不到队伍才加入女生队的那一批下舍生心中是最沮丧的。

    就像明知道前方是悬崖,却又不得不跳下去。

    只因为,跳下去可能还有一线生机,若不跳,则会必死。

    然而,令他们惊愕的是,奇迹居然出现了!

    阻拦他们这一路的易溪战士,一个个脸色苍白,精神恍惚,仿佛没睡醒似的,被他们轻松杀败。

    就连一些胆怯力弱的下舍女生,这时也好像变得勇不可挡,出招之间,将包围过来的易溪士卒给轻松砍杀,这不可思议的战果,反倒将她们自己给吓了一跳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