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信知生男恶,反是生女好。

    生女犹得嫁比邻,生男埋没随百草。

    君不见,青海头,古来白骨无人收。

    新鬼烦冤旧鬼哭,天阴雨湿声啾啾……”

    铮铮的琴音,和低回婉转的咏叹声,在这一片战场,似乎格外的清晰,仿佛一阵阵噬脑的魔音,钻入人心!

    武生们,都已经不自觉地运用内力抵抗了,所以感觉还好,而那些易溪士卒,大多都是外家高手,可没有内力,被这噬脑的琴音弹得苦不堪言!

    “远游!”

    李笑回头看向了曹家堡的位置,眼角溢出了眼泪。

    朱豪几拳出去,将涌过来的敌军杀败,再回头时,已忍不住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许明航手中折扇飞舞,轻松灭敌,可当目光转向钟楼上的人影时,却已忍不住发出一声撕心的嚎叫!

    其余,狄玉荷、夏一月、乌月晴,以及所有认得他的人,心中都是既酸涩又悲哀。

    穆川,这是在用自己的生命,为他们保驾送别!

    当这琴音落幕的时候,或许他们已经能冲出重围,可是穆川,却永远无法回来了!

    这是一首生命之曲,一首友谊之曲,也是一首离别之曲,一首死亡之曲。

    用自己的死,来换取朋友的生,这等壮烈的情谊,恐怕他们这今生今世,都永远无法忘怀。

    就算他们在急剧的厮杀中,已经冲出了易溪军的包围,呼吸到自由原野的空气,也远离了曹家堡,可当他们回首的时候,看到的却永远是那一幕,月洒钟楼,美人为侍,少年青衫,抚琴高歌的情景!

    “叮”的一声,婉转的琴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穆川看着手中的断弦,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额头处,正往下滴落浓重的汗水。

    这一曲琴音,和着一首高歌,看似潇洒,可对他的消耗却也极大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用来催动的是顶级内功《彩云仙游诀》,恐怕这时已经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,自从与那姬幽若修复了关系后,他就时常前往幽林小筑,请益琴学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他的主要任务,所以格外的用心,进步之速,就连姬幽若也时常表示赞叹。

    除了《从军征》等几首曲子,姬幽若也教导了他一些音攻的技巧和法门,比如如何控制音攻,往特定的方向催动。

    穆川刚刚,就是把音攻的全部威力,催向了女生队逃脱的方向,才收获了这么大的成果。

    毕竟他的三个舍友,和其他的朋友,大多都在这支队伍中,他无法不用心。

    不过其他队伍,他可就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他这时候已经无以为继。

    音攻之道,最吃内力,对付的人越多,施展的区域越广,消耗的内力就越恐怖。

    所以当年,武侯以一曲琴音迫退了十五万大军,才这么为人所传诵,那等修为,简直骇人听闻。

    不过,听姬幽若说,武侯当年之所以能音攻那么多人,也不单是内力的原因,还因为武侯的内功属性,可对音攻增幅。

    他们琴宗,自然也有这种,具备音攻增幅属性的内功,可惜的是,必须核心弟子才有可能得传,像穆川这种外围的学生,肯定是没戏的。

    “穆远游,你把我们害成这般境地,现在遭到报应了吧!你琴弹得再好又如何,现在弦断了,你也逃脱不了一个死字!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一个蠢货,他们都把你抛弃了,你还用音功帮助他们?你知不知道,那帮人就应该下地狱!”

    怨恨的声音,来自那被他打残的六位偷马武生。

    他们本来是有机会加入这次突围行动的,可全被穆川毁了!

    一方面,他们恨穆川,另一方面,他们也恨突围而去,却将他们抛弃的大部队。

    所以,见穆川落到这步境地,他们快意,可穆川这么去帮大部队,又激起了他们的愤恨之心!

    穆川的目光扫过去,发现那六人,都挤在堡墙上。

    还有几十个重生武生,这时候也都挤在那里。

    这个堡墙的位置,就是那上舍生队伍突围的方向,只是不知为何,这帮人并没有跟着杀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不跟着裴剑他们杀出去?”穆川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杀?杀个屁!我们被你伤成这样,连这墙都不敢跳下去!”其中一人,恨声瞪着穆川。

    “杀出去又有什么用?那帮上舍生根本不会搭理我们,跟在后面,也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“呵,我刚才想跟得紧一点,却被他们队后面的一个人给一脚踹了回来,让我不要紧跟着他们,可我现在再跟的话,又怎么可能跟上!”

    “谁要突围就突吧,我宁可在这堡墙上等死,也不会杀出去,起码能多活一段时间!”

    这帮重伤武生,你一言我一句,将没有跟着突围的原因,用愤懑的语声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穆川想了想,也确实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“穆师兄,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有一个人忍不住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对啊,穆师兄,你觉得我们还有活路么?”

    紧跟着,又有几个人出声。

    大家都把目光,紧紧地盯视在了穆川身上,就连那六个被他打残的武生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穆远游的大名,他们早就有所耳闻,这次军事历练的表现,也完全显示出了盛名无虚士。

    人在六神无主的时候,总希望选一个主心骨出来,无疑,穆川就是现在他们的主心骨。他们迫切地想知道,穆川对于此事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穆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有?”众人当即惊呼。

    “怎么,难道你们不想有?”穆川瞄了众人一眼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不过,以我们这点人手,根本不可能防御得住曹家堡啊!”

    “一旦易溪人攻过来,我们必死!”

    “什么长宁军的救援,根本不用指望,要来早来了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颓丧地出言。

    “那要是,易溪人不打过来呢?”穆川忽然说。

    “不打过来?”众人愕然。

    易溪人围困他们这么久,现在好不容易能破堡了,还能收手不成?

    这当他们纳闷的时候,有一个人惊声道:“你们看,那帮上舍生,情况不妙啊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