闻言,重伤武生们,立刻又趴到堡墙上,凝目望向了远方的情景。

    由于他们这个方向,正是上舍生突围的方向,所以看得还比较清楚。

    厮杀很惨烈。

    已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易溪军的伤亡固然惨重,因为这帮上舍生确实厉害。

    可现在,上舍生们也不好过。

    鬼羊先生被彭全敌住,可蛟龙童子却在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还有那神秘少女,虽然只是二流修为,可等闲的二流高手,却完全不是她的对手,往往被她在阵势中,直接打出个横穿。

    那十多个武林高手也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去找那些厉害的上舍生,专挑软柿子捏,动起手来,一个个似有深仇大恨,毫不容情,甚至上舍生们都死了,还要一脚跺下去,恨不得踩成肉酱。

    还有一道飘逸的身影非常厉害。

    她虽然也只是三流修为,但身法极为的高妙,在黑夜中,如同鬼影一样飘忽来去,无影无踪,经常在不经意间,就飘到了一个上舍生的身后,一指点出,燃出火星,将其戳毙。

    她用的武学,名叫《飞火指》。

    这门指法,品阶不算高,只是二流下乘,虽号称一指飞火,但燃出的火力较为有限。

    不过,这门指法毕竟是家传。

    所以她比较喜欢施展。

    在他们这批武林人士加入围攻之后,上舍生的伤亡是急剧的增加。

    彭全和那些执事急得快疯了。

    院长下的死命令,是把伤亡控制在,上舍生一成,中舍生三成,下舍生五成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这批武林人士,即便是突围之后,这个伤亡标准或许也不会越线。

    可现在,只是短短的时间,上舍生们就已经抛下三、四十具尸体了!

    “收缩阵势,冲出去,给我冲出去!”

    裴剑声嘶力竭地大喊。

    然而,所谓收缩阵势,又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这长蛇破袭阵,他们本就只操练了一日,并不熟悉,再加上有武林人士的袭杀,连原有的阵型都是越来越紊乱。

    “裴师兄,要不要我们先杀出去!”

    马斌脸色惊慌,在那里焦急地说着。

    这个权公子的意思很明显,就是不管后面的上舍生,他们这些在前列的直接冲出去。

    之所以暂时没有这么做,是为了等待后面的上舍生跟上,只能放慢脚步。

    裴剑犹豫了一下,还是摇头道:“不行,再坚持一会儿!”

    裴剑深知,一旦做出放弃那些上舍生的决定,他的名声就会彻底毁了。

    那些上舍生,就算身份不比他高,但在整个剑南道中,也都是有头有脸人物的子嗣,一旦全部阵亡,而原因却是由于他这个统领下的放弃命令,那么,即便以他身份之尊,恐怕在剑南道也混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没把话说死,如果真到了事不可为的地步,肯定还是他自己的性命重要。

    惨烈的厮杀中,上舍生一路冲出包围,却也留下很多尸体。

    裴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如果照这个势头下去,恐怕就算他们能冲出包围,也不会剩下多少人了。

    那样的话,反正后面的人都必死,倒还不如他们这些前列的人先杀出去?

    裴剑心中天人交战了一会儿,终于还是对死亡的恐惧占了上风,咬牙做出了决定:“诸位,阵势解散,各自突围!”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刚刚做出这个决定,还没来得及实施时,前方的树林中,蓦然出现了几十道人影!

    当前四人,身形如大鸟一般掠来,观其修为,都是一流高手!

    “裴公子恕罪,我等奉李军使之令,救援来迟!”

    裴剑的脸色一下子又喜又尬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能来援军,自然是惊天大喜,但是却正好赶在他下完了放弃后军的决定,令他颇为恼怒。

    其他上舍生则如绝处逢生,大喜过望,原先疲惫的身躯又再次迸发出一股无比的力量,奋力抵抗武林人士的攻杀!

    “能杀多少是多少!”

    鬼羊先生脸色一变,立即下了这个决定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竟然在大功即将全竟的时候,朝廷居然来了这么多援军。

    其余武林人士知道这是最后的时刻,立刻施展出了浑身的解数。

    蛟龙童子怒吼一声,身躯如陀螺一般旋转,手中那两只链捶疯了一般,抡成了大风车,将途经的上舍生绞成了肉碎!

    “受死!”

    神秘少女,蓦然双掌前伸,顿时,一股炽热如日光,一股清泠如月华的两股真气分别自双掌的掌心冲出,却在中央汇聚,形成一道诡异的气轮,如彗星一般冲出!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磅礴的力量,如风卷残云,沿途之人,被这气轮之力冲到,立刻像掉线的风筝一样哀嚎倒下,非死即残。而那诡异气轮却还在前冲,直到有一个朝廷一流高手赶过来,才将其接下,面色却已大变:“《日月转轮诀》?你是‘日月飞鹰’毕大宗师的弟子?”

    宗师弟子?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的人,看向那少女的脸色都狂变。

    心里告诫自己,这个人,万万惹不得。

    宗师两个字,就代表着保命符。

    哪怕属于敌对地位,哪怕击杀这少女能带来无数的好处和荣耀,但说实话,并没有几个人真敢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因为害怕,宗师报复。

    宗师,作为人间最高武力,一旦惹得宗师发疯,前来报复,说实话,就算你防得了一时,能防得了一世么?

    所以在场的朝廷高手们心下已先怯了几分,打算护着上舍生们逃出去就算了,再拼杀下去,他们也不见得能捞得多少好处。

    那俊美少年眨眨眼,也有些意外地看向了那少女。

    虽然混入了这些主盟的武林人士之中,但她还当真不晓得这少女的身份,只知道她叫桑艾。平日里,也没什么架子,没想到,竟然是宗师弟子,这在武林人士当中,身份可是相当的尊崇了。

    鬼羊先生一杖下去,将彭全打得口吐鲜血,可两个一流高手立刻冲过来,将其护住。

    “撤!”

    鬼羊先生不甘地下了撤退的命令。

    众位武林高手们,各使绝招,再杀了一批武生后,就且战且退,回到了易溪军阵中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