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帮朝廷高手也没敢再追。

    真追进易溪军阵中,加上还有武林高手埋伏在其中,一个不好,他们说不定就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残存的上舍生们被他们护着,徐徐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然而,原先这一支将近两百人的队伍,折损已经超过一半。

    十五个内院执事,只活下来两个,彭全也受了伤,上舍生们更是死伤无数,只有在前列的那些人,因为自身实力高,又受到严密保护,才受损比较轻。

    “诸位,我们再去外围接应一下,还能救出多少是多少!”

    裴剑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这一次历练,受损如此惨重,他背负着不可推卸的责任,现在也只能尽量发挥出这些来援高手的余热,尽量多救出一些人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朝廷高手们立刻照做。

    当下这帮人也不敢分兵,直接朝着就近的一个方向掠去,而上舍生们害怕被追杀,也跟着他们一块去了。

    离他们最近的一部,是一支下舍生的队伍,当他们掠过去时,这支队伍只残存下三十多个人了。

    朝廷高手纷纷出手,将他们救下,收拢好了之后,又继续向下一个方向掠去。

    又继续收拢了两支队伍后,他们只好放弃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最后一次收拢,这批下舍生已几近全军覆没,只逃出来几个人。

    其余四支队伍的情况,不管妙不妙,都只能自求多福了。

    黑夜之中,这批人在朝廷高手的严密护卫下,往远处去。

    其中的武生们都大大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突围,对他们来说,就仿佛噩梦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至少,他们是活下来了。

    易溪人这时候似乎也受到了指令,渐渐收拢部队,也不追击,似乎是打算偃旗息鼓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,咱们要不要再追杀一波?”

    桑艾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收手吧,主要目标已经被赶来的朝廷高手护住,以我们目前的人手,追上去也无用。不过,即便未竟全功,但能杀死超过一半的上舍生,也算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鬼羊先生有摇摇头说。

    “对了,先生,请问曹家堡里,还有残留的几十个武生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俊美少年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看法么?”

    鬼羊先生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据我的侦察,可以放他们一马,说不定反而好处更大。”俊美少年说。

    “哦,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他们这批人,都是弃卒,不是重伤,就是残废。比如适才那弹琴的家伙,就是因为被打了六百军棍,失去行动能力,才被抛弃的。

    作为弃卒,他们这帮人,对于作出抛弃他们决定的上舍生,心中非常怨恨,若是他们回去,必可以增添朝廷和武院内部的矛盾。”俊美少年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倒也有道理,不过,你连这些都这么清楚?”鬼羊先生狐疑地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哈哈,没办法,我天生耳聪目明,对于探听消息,很有一手。”俊美少年也没有不好意思,只是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“行,就依你。”鬼羊先生深深看了她一眼,目光之中,很有些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易溪左将军陶豹这时候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听见这谈话,他说道:“既然如此,我军就撤退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将军不打算攻下这曹家堡了?”鬼羊先生道。

    “曹家堡里已无存粮,我军攻之无用,既然约定已经达成,我得率军返回,早些做好防御,应对大炎军队可能到来的报复。”陶豹说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多谢陶将军了。”鬼羊先生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各取所需罢了。”

    陶豹淡淡道,“我易溪人全民皆兵,也犹为擅战,但并无大炎底蕴,对战阵一窍不通,蒙先生指点,传下我们几套阵法,现在我部的实力,已经大大增加,再说了,就算没有你们,我部也早有反意,朝廷贪婪,我部却不愿一再忍受其剥削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合作愉快。”鬼羊先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继而,等那陶豹出了营帐,鬼羊先生环顾了一眼众人,道:“此间就算事毕,诸位将自己击杀的敌人数量报一下,我好回头向盟里汇报,论功行赏。”

    “五人,四个上舍生,一个内院执事。”

    “四人,全是上舍生。”

    “三个上舍生。”

    “两人。一个执事,一个来援的朝廷高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多个武林高手纷纷汇报。

    很快就完毕了。

    “十人,九个上舍生,一个执事。”

    轮到那俊美少年的时候,她也汇报了。

    却引得众人,纷纷侧目。

    他们这帮高手,大部分都已步入二流了,没想到,还没这个三流修为的分盟来客杀得多,而且,竟然还杀死了一个执事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黑隙,你是大理分盟的,我就算给你报了功劳,你不知道去哪领也没用。这样好了,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加入主盟?”鬼羊先生说。

    “主盟?”俊美少年眨了眨眼,“加入主盟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加入主盟的好处可大了,毕竟我们武林的精英,大多位于主盟之内,分盟虽然能偏安一隅,但池子太浅,培养不起真正的人才。比如说功绩吧,在你们分盟之内,应该最多也就能兑换二流功法吧?”鬼羊先生道。

    “对,普通功绩,最多也就能换到二流上乘的功法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结了,在我们主盟内,只要你攒下的功绩足够多,一流功法也可以兑换,只这一条的吸引力,就足够大了吧?”鬼羊先生抚须一笑。

    “一流功法也能换?”俊美少年立刻心动了。

    现在分盟里可供兑换的功法,大多数对她来说已经没用了。

    比没有功绩更痛苦的,是有大量功绩而没的兑换。

    “可我也不想离开分盟啊,至少现在不想。”俊美少年又迟疑道。

    大理诸事,很多都没有了结,她现在可没有法子,直接撇下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不管是分盟,还是主盟,都是我武林的一分子,这两者并没有冲突。不过,分盟之人,想加入我主盟,需要一系列的考察,并不是那么好进的,这次你立下的功劳不小,不如就以此为抵,我将你引进主盟好了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鬼羊先生说着,似乎很有信心对方一定会答应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