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就在同一时间,武生队伍的残兵败将们,正来到了曹家堡二十里外的地方驻扎休息。(无本创业 behindfansub.com)

    粗略一看,仅仅只剩下了几百人。

    还大多身上带伤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为什么李贸过了这么长时间,还没派人来救援!”裴剑发出震怒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一次,阵亡的中舍和下舍生还好说一些,可是上舍生也死亡了这么多,让他回去怎么交代?

    当今之计,也唯有将一切错过,推诿给别人才行,尽量降低这一次惨事,对他裴公子的名声影响。

    李贸,就是一个很好的替罪羊。

    “裴公子,李大人他也是没办法,本来按照约定,他是前来与你们会合的,却没想到,竟然遭到了易溪右将军的埋伏,以致大败亏输。

    回来之后,又重新集结了一批军队,可没想到,竟然有人在井水里下毒,导致很多士兵因中毒失去行动能力,因此救援就耽搁了。

    李军使无法,只好先派我们这批人过来,看看你们的情况如何……”一个朝廷高手苦笑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废物,这个李贸,简直是废物!”

    裴剑再也忍不住了,破口大骂,“看看情况?看他娘的情况,我们武生队伍来协助你们平叛,结果却将我们置于如此之险境,还连累这么多师弟不幸阵亡。李贸这个长宁军使是干什么吃的,简直是酒囊饭袋,等我回去之后,一定要禀告父亲,将他这个长宁军使,撤职严惩!”

    “是,是,不过李军使也是有苦衷的,第一次交战中,李军使是想反败为胜的,熟料那易溪人,居然使出了一种古怪的阵法,导致我军惨败,兵力损失大量,以至于后来集结士兵和请求援军,又耽误了几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废物!你们长宁军,难道连一个懂得阵法的人也没有,就这么傻乎乎地撞向敌人阵势?”裴剑闻言更怒。

    “本来是有的,李军使有一个幕僚,就精通阵法,也是他表示,可以轻松破掉易溪人的战阵,可没想到,反而招致了更大的惨败,之后他人就消失了,而提出向武院方请求援军的,也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武林余孽,肯定是这帮武林余孽搞的鬼,气死我了!李贸这个蠢货,竟然被武林人派到身边卧底都不自知,他是有多么废物啊!”裴剑气疯了一样的大叫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道,这时候,这支武生的败兵队伍,很多人都在心里冷冷地补充了一句:“你裴剑也好不了多少!”

    他们无法不怨。

    这回遭遇如此惨败,裴剑这个统领实在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“裴师兄,我们还等不等了?还是直接回程?”

    这时,乔屹过来询问,停顿了一下,他低声补充说,

    “八支队伍,已经收拢了七支,只有乌师妹的女生队,到现在还一点消息没有,大概已经……全军覆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乌师妹她们几个,也都是女中豪杰,没想到……唉……”刘曜也走过来,捶胸顿足地一叹。

    “生死各有天命,既然女生队伍已经全军覆没,那我们也不必等了,省得再出什么变故,传我命令,启程回去!”裴剑下令。

    在无比沉重的心绪中,这些武生军残兵,踏向了返程的道路。

    “裴公子,距此地三十里,有一个小村子,我们可以去那里稍事休息一下。”一个比较熟悉当地状况的朝廷高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,那我们就加快脚程,前往那里。”

    裴剑宣布了这个消息后,都不用他说,武生们的脚步已经自己加快了很多。

    可谓是归心似箭。

    然而,当众人终于赶到了那个小村子时,却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浓厚的炊烟盘旋着冲向天际,村子里边,一片嘈杂与忙碌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难道是易溪人,在打劫村子?裴公子,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下,先让我等进村探查一下情况。”一个朝廷高手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裴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支如同惊弓之鸟一样的队伍,可再也承受不住任何变故了。

    朝廷高手们去得快,回来得也快。

    当裴剑问及里边是什么情况时,他们的脸色都有些古怪,说道:“裴公子,你们进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按捺着心中的疑惑,裴剑和众人缓缓地走进了村。

    几个少女,正坐在门檐下边,择菜。

    还有几个少女,正在村中的水井里打水。

    一些少年,正在劈着木材,进行生火。

    脸上都弥漫着劫后余生的喜悦和轻松。

    “李师妹?”

    “王师弟?”

    “甘师姐?”

    武生们发现熟悉的人,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村里正在忙碌的少男少女看到他们,也停下手中动作,迎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你们不是全军覆没了么?”

    裴剑怔怔地问。

    这帮人,赫然都是女生队的成员。

    “裴师兄,你们也突围成功了?”

    这时候,乌月晴和几个女生,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,看着众人,脸色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“对,是突围了,只是,兄弟们死伤很惨重。”裴剑发出苦笑。

    “乌师妹,什么情况,我们在外边收拢败兵的时候,怎么没看见你们,然后,你们怎么还跑在我们前边来了?”刘曜忍不住把心底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场的武生,也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乌月晴。

    实在搞不清楚,原先最弱的女生队,为什么比他们突围还早,而且看这情况,似乎受损不大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此事,说来话长,你们先进村吧,我们正准备烧水做饭,大家先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乌月晴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似乎对于能够轻松脱逃这件事,她有着一种莫名的哀伤。

    但架不住众人再三的追问,她还是将原因苦涩地说了出来:“我们能脱逃,却多亏了穆师弟,他以一曲琴音,干扰了我们这一路,易溪人的心神,这才让我们,轻松地杀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穆远游?”

    众人一怔。

    “他的琴音,效果有那么大?我们也听见了,可是我们那边,没这么大效果啊?”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道出了心底的疑问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