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倒也不怪穆湄不信。

    此事确实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一个二流高手,培养何等困难,即便是普通的二流高手,那也需要大量时间的打熬内力,且需要有机缘在。

    一辈子卡在三流巅峰,无法打通任督二脉,进阶二流的武人可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可现在,这桑艾居然说,一头鹰也能匹敌二流高手?

    “很奇怪吗?我觉得很正常啊,师父选鹰,都是选的异种凶禽,培养耗费的精力,也不比培养一个二流高手轻松,而且,鹰还有得天独厚的优势,别说二流了,就算一流高手也比不上。”桑艾说。

    “飞行?”穆湄脱口道。

    “对,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。若能做到这一点,在军队作战的时候,简直无往不利。”桑艾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毕大宗师的手段真心高明。”穆湄赞叹着。

    的确,若能驯养出那么一头在高空盘旋,你拿它没办法,它却能将你的踪迹全部侦察下来的飞鹰在,换哪支军队,都得头痛无比。

    桑艾露齿一笑,对别人夸赞她师父,也显得颇为得意,又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就像当年,朝廷军队想进攻我们飞鹰堡,却被师父驯养的飞鹰侦察到踪迹,我们飞鹰堡的人及时脱逃,才避免了一场噩耗。”桑艾道。

    “当年我们武林,若每家都有毕大宗师这样的飞鹰在,这一场武林浩劫,或许,就不会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穆湄脸色一黯。

    旁边听到她们谈话的武林高手们,也都一下子神色消沉。

    武林浩劫,那是一场武林人永远抹不过去的伤痛。

    数日之后。

    十多辆马车,在官道上,徐徐地奔驰。

    周玉真驾驭着一匹骏健的战马,慢悠悠地缀在这支车队中。

    她旁边还有一个同样骑马的人,正是穆川。

    当日,裴剑下令杀马,不过由于马肉已足够,有些人也不愿意杀,所以有一些马匹活了下来,并没有能被他们的主人带走。

    周玉真骑的那匹,是乌月晴的马,特意交给她,让她代为照顾一下。

    一匹好马,即便是死,也应该死在战场上。

    而穆川的马术并不精湛,这几天骑乘的路上无事,他索性跟着周玉真学习了一下如何控马,骑术倒也有不少长进。

    “穆师兄,你有没有听说过,人马合一?”周玉真道。

    “人马合一,是用来形容骑术高超的吧?人即是马,马即是人。”穆川想了想,作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也没错,不过,我父亲生前曾跟我提过,有一些奇特的内功,具备一种特殊属性,可以将真气传达给马匹,使得马匹也仿佛如同内家高手一样,这是人马合一的另一层含义。”周玉真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事?”穆川眉毛一轩,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,“如果马也有真气,那么其速度,冲击力,岂非可以大大的增加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是这样的。若是驭马的人,再达到二流,马匹还能具备护体真气,在战场上,即便面对高手,也不会那么脆弱。”周玉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周师妹,不知道你会不会?”穆川立即问。

    “并不,包括我父亲也不会。能人马合一的内功,是比较稀少而难求的,据说在草原民族中,有一些大部落好像有传承,在大炎朝我就不清楚了,或许内院有,但我不肯定。如果有机会进内院,我一定拼尽全力,争取学得这样一门能够人马合一的功法。”周玉真憧憬地说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你一定有机会的,若是哪天我去草原,会帮你留意。不过,那些草原民族,向来对我大炎朝可不友好,想谋夺他们的功法,恐怕不是易事。”穆川颔首说着。

    “穆师兄,周师姐,武院是不是快到了?”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车厢中,一武生探出头,朝着两人询问。

    穆川看了看周围的景色,说道:“这里离成丨都府地界好像不远了,不出一个时辰,应该可以到。”

    车厢之中,顿时传来一片欢呼声。

    无论这次的军事历练,经历了怎样的劫难,但能绝处逢生,重新回到家,已是一件天大的幸事。

    当他们终于赶到武院下车时,仿佛就连泥土都是芬芳的。

    而他们的回归,也很快在武院中,掀起了一场轰动。

    穆川和周玉真两人还没到中舍,一大堆辰院和巳院的人已经蜂拥着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第一眼看到穆川的时候,李笑、朱豪、许明航还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,旋即又喜极而泣,疯狂地冲过来,和其他人一起,将穆川高高地扔上了天空。

    “远游,我不是在做梦吧!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,你没那么容易死!”

    “远游你这个混蛋,害我哭了那么多眼泪!”

    听着这些话,穆川在半空中,望着晃眼的日光,伸展四肢,露出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一切,终于落幕了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武院而言,事情远没有就此结束。

    武院高层一方面是震怒,另一方面,也快愁白了头发。

    震怒的是,竟然受到了易溪部和武林人,这么歹毒的谋害。

    直接导致了,武院有史以来,最为惨痛的一次教训。

    一千名武生血洒疆场,永远没能回来,而他们本是可以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的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也在发愁,怎么跟那些世家贵族交代。

    据统计,这次阵亡的上舍生,已经达到了一百之数。

    这也就意味着,他们武院,需要向一百家世家贵族进行慰问,而这些世家贵族能不能接受还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必要的抚恤和赔偿,是绝对不可能少的,甚至要大出血,出让一些利益给这些世家贵族。

    这都是让武院非常头疼的问题。

    另外,武林人找不到,易溪部可逃不了,再次组建一支军队,讨伐易溪部,也事在必行。

    这次出战易溪部的经费和粮草,那不用说,肯定得由武院出,这也是一笔很大的开销。

    至于中舍生和下舍生的抚恤,可能单个并不需要如何,可一次阵亡这么多人,累计起来,那就是一笔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据说,陈琦院长,已经为此,几天几夜没有合过眼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