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晚,幽林小筑,一道身影慢慢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轻车熟路地来到了,一栋临水小楼的前面,轻轻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小玉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可刚一看到这人影的时候,她立刻发出一声尖叫“鬼啊!”,然后“啪”的一声,把门重重地关上了,之后就是一阵关门闩和喘粗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?”

    穆川哭笑不得,无奈地又重新敲起了门,“喂,开门啊!我是人,不是鬼!”

    “小姐,小姐,有鬼敲门了!”

    惊叫声中,又是一阵“腾腾”上楼梯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玉,大晚上的,乱咋呼什么?”姬幽若不满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不是啊,小姐,穆远游的鬼魂前来索命了。”小玉惊慌失措地叫着。

    “什么?远游!”姬幽若失声惊叫,然后很快,门就再次“吱呀”一声开了。

    门口出现了姬幽若的身影,她定定地看着穆川,脸色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“老师,好久不见。”穆川小心翼翼地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,没死?”姬幽若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活得好好的,你这样咒我死真的合适么?”穆川苦笑着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“你,真是活人?”小玉从姬幽若的身后探出一个脑袋,捂着脸,从指缝间看着穆川,一副害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活得不能再活。你们要还不信,我就脱衣服给你们看,你们没听说过,鬼会脱衣服吧。”说着,穆川就作势要脱衣服。

    “啊!流氓。”小玉又尖叫一声,跑了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给我停手,你这成何体统!”姬幽若脸一红,羞怒地训斥。

    “咳咳,那我可以进来了吧。”穆川放下手,干咳一声。

    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法子。

    姬幽若瞄了他一眼,也不说话,自己先上去了。

    穆川也就跟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一次,威风不小啊,一曲《从军征》,救下了那么多女生。”

    坐好之后,姬幽若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那都是老师教的好,不然的话,我当时估计也束手无策吧。”穆川谦虚着说。

    他这话倒也出自诚心。

    音功的威力,在这次的事件中,他深有体会。

    “穆公子,你知道吗,你的事都在武院传开了,前两天,我还听说,女生们要给你专门开一个追悼会感谢你,小姐知道后,这几天都难过得很。”小玉在旁边插话道。

    “老师,让你担心了。”穆川看了看姬幽若有些憔悴的面容,说着。

    “能回来就好。”姬幽若扭过头,又轻轻说,“你这次能学以致用,用我们琴宗之学,救下这么多人,我这个做老师的,也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老师是不是应该,给我传授一些更高深的学问?”穆川立即打蛇随棍上,笑眯眯地说。

    “哪一个大琴家,不是数年如一日的苦功才练就的?不是我不愿意传你,而是琴学之道,要循序渐进,静心体会,长此以往,才可窥至境。”姬幽若这么一说,见穆川耷拉下了脸,她旋即又抿嘴一笑,“不过,看你这次,确实为我们琴宗争了不少光的面子上,我就破例一次,说吧,你想学什么?”

    穆川立刻大喜,说:“老师,我想学,能够使人心情轻松愉快,充满爱意,仿佛在与恋人相处的曲子。”

    “与恋人相处的曲子?”姬幽若狐疑地看了穆川一眼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要学这种曲子干嘛。

    “是的,老师有么?”穆川手一颤,忍住自己那种急不可耐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知道,想化解《恨天绝地功》产生的心魔,绝对不是一首曲子就能解决的问题,但起码应该有缓解作用。

    “我琴宗倒是有一首《绸缪曲》,应该符合你所说的,不过……”姬幽若似有些迟疑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穆川先是一喜,旋即一纠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这首曲子难度比较大,你这些天,就跟我好好学吧。”姬幽若似乎做了个决议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老师了!”穆川立刻大喜。

    看来他这次甘冒奇险的一番演奏,还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如果能学得这《绸缪曲》,他来武院的任务,也算是又前进了一步。

    这一夜很快过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,穆川又回归了武院中那些日常的生活。

    由于历练的原因,武院下令所有课程先暂停,让讲师和教授们,先把这次去历练的武生们的课程补上。

    所以接着这几天,历练回来的武生们的课程都排得非常紧凑。

    不过,其中有一些武生,情绪都很不好,甚至连补课都没有参加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在战争中,受到了永久伤残的武生,都在等着武院给出说法,根本没有心情上课。

    虽然在之前出发的时候,已经说好了,一切后果自负,但这次的历练,由于出现了武林人搅局,已经不单单是历练的问题了,武院失察之过不容推卸。

    “如果早知道这次历练这么凶险,我们又怎会参加”这种说法是闹得最凶的。

    但由于为各种事情忙得焦头烂额,院方还没有给出一个确定的回应。

    接着,又是各个阵亡武生的家属找上门,只要经过武院大门口的,永远能听见不间断的哭声和叫骂声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门口有大量高手守着,他们大概早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然后又是很多华贵的马车直接冲进来,这些人,都是世家贵族,前来为自家在历练中阵亡的子嗣讨说法的,守卫不敢拦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武院几乎是乱成了一锅粥。

    终于又过几天,一则公告才堪堪出炉。

    除了安抚,也对所有活者回来的武生安排了补偿。

    穆川对补偿的部分仔细了一下。

    所有伤残的武生,可选择留院继续学习,并免除所有日常花费。

    若不想学,武院会根据伤残程度,给予补偿并帮助安排营生。

    所有回来的武生,中舍和下舍生补偿一门二流下乘普通武功,可自选。上舍生则补偿一门二流上乘的。

    其余奖励,需要等武院忙完这一阵,再依据历练表现,另行发放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