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方晴好。

    辰八院的门口,一容颜柔弱的女子正抱着一婴儿在晒太阳。

    一男子见此状,快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男子过来,女子似乎想回避,却被一声急切的喝声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玉荷,你等等!”

    这人正是许明航。

    “许师兄,我要回去了。”狄玉荷低着头,往回走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许明航一个纵身,拦在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被许明航堵住去路,狄玉荷无奈,只好停下来。

    倒是那宝儿,见是许明航,反而笑嘻嘻地伸出手要抓他。

    “这次历练,我想了很多。”许明航一边用手逗弄着宝儿,一边凝视着狄玉荷,缓缓地说道,“如果不是远游,我们这一次,可能都已经埋骨它乡了。

    人生在世,谁又能知道,自己能活到几时。

    只有珍惜现在,才不枉来到这人间一场。

    这次的劫后余生,我已经彻悟。

    我不会再消沉。

    我只求能在现世,追求一场轰轰烈烈的幸福。

    玉荷,你,就是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!!许师兄,请你不要再说了,我不想听!”

    狄玉荷忽然捂住耳朵,低着脑袋,拼命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玉荷,难道经过这次的生死危机,你还没能看开么?我只想问一句,在你最生死攸关的时刻,你所说的那个‘他’在哪里!陪在你身边的是我,而不是他!”许明航愈发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许师兄,请你不要再说了……请你让一下好么,我要回去。”狄玉荷身躯轻颤,低声哀求着。

    “我不让。”许明航却很倔强。

    辰院就这么大,这一幕的发生,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我说狄师妹啊,我觉得老许说得很有道理。你知道的,我以前一直反对你俩,但现在我也看开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历练,我们差点都没能回来。

    如果真没回来,我们在地府,又该有多少遗憾的事情会后悔?

    所以,又何必考虑那么多呢?

    不管过去多么甜蜜,那都已经是过去。

    珍惜眼前人。

    远游不是还跟我们唱过,

    ‘生女犹得嫁比邻,生男埋没随百草’。

    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,你们女生,最好是嫁给邻居。

    老许,不正是你的邻居么,此乃天意啊!”

    李笑走出来,感慨万千地说。

    “生女犹得嫁比邻,原来是这个意思么……笑哥哥,那按照你的意思,一月姐是不是最好也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阁楼上,罗予珂探出头,看着这里,眯着眼睛说。

    “夏一月?那也不错,娶个医师回去,配置药物就不用愁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笑煞有其事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要配置什么药物啊?”罗予珂好奇地追问。

    “你小女孩子不懂,啧啧,我要配置的是……啊!!”

    李笑发出一声惨叫,“谁,谁打我!”

    转头看去,夏一月正冷冷地站在他身后,手中还拿着一块板砖。

    李笑立刻讪讪一笑,“呃,夏师妹,你回来了,你请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这厮不免又恶狠狠地瞪向了阁楼上的罗予珂,却换来她一个得意的鬼脸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这么一打岔,许明航和狄玉荷那边的气氛倒是变得有些尴尬了。

    夏一月看着他俩,也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回去吧,许明航挡着路,不回吧,这么看着,也不是个事儿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嘛?”这时候,穆川也下课回来了,看到这一幕,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“呦,我们的‘护花琴师’回来了。”夏一月眼眸一转,在“护花琴师”四个字上加重咬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呃,一月师姐,你怎么也开我的玩笑。”穆川翻了翻白眼,颇有些无奈的样子。

    护花琴师,是他新得的外号。

    “要我说,你这个新得的外号跟你多配啊。

    先是为玉荷对抗梅水岩,完成武生扳倒教授的佳话,并捐献武学,防止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。

    后为周玉真的爱马出气,怒惩六名偷马武生,却也连累自己被罚得六百军棍,身陷绝境。

    再又于绝境之中,不顾自身安危,以一曲琴音为我们女生队保驾护航。收获无数女生之心。

    现在在整个武院之中,绝对找不出第二个人,比你在女生心目中的声望更高了。

    护花琴师之名,当之无愧!”夏一月深深地感慨着。

    “一月师姐,你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,其实我也没干啥……”穆川摸了摸脸,好像有些发烫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没干啥,你要真干啥了,估计,你就不是‘护花琴师’了,而是‘采花琴魔’,呵呵,我还是感觉后者比较带劲儿,‘采花琴魔’穆远游……”李笑从院子里探出半个身子,捂嘴发出贱笑声。

    “混蛋!还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!采你个头,你给我出来。”穆川气得要冲过去给这家伙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不出!”但李笑显然也是早有预谋,说完这句话后人就忽的一声没影了。

    “远游,我有些《精门武典》的问题要请教你,你有时间给我讲解一下么?”

    狄玉荷却像是找到了救星,用求助的目光看向穆川。

    然而也就在同一时间,许明航也用满含杀气的眼神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没有,你们继续聊,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穆川像逃难似的,冲进了七号院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远游,你重伤未愈,我再给你检查一下身体吧。”夏一月眼珠一转,也跟着穆川走进了七号院。

    “我要读书了。”罗予珂也嘿嘿一笑,“嘭”的一声将窗户关上了。

    只留下狄玉荷和许明航还尴尬地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哇”的一声,似乎是周遭的环境有些太压抑,宝儿一下子哭得稀里哗啦。

    “许师兄,宝儿是饿了,我要进去给他喂东西吃,你能让一下么?”狄玉荷灵机一动,赶紧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玉荷,我对你真的是真心的。你回去之后,好好想一想我的话好吗?我发誓,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,一生一世,不离不弃!”这种情况,许明航也不好意思再堵门了,只得将身子让开,只是又赌咒发誓般的说了一些话。

    狄玉荷解脱般的松了口气,立刻冲进了院门。

    只是,大概那宝儿会有所感觉,母亲抱着他的手并不平稳吧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